加载中…
个人资料
fushuo
fushu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908
  • 关注人气:5,4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应兰世立

(2011-09-13 20:53:33)
标签:

财经

兰世立

东盛

东星航空

融众集团

分类: 公司分析

 

回应兰世立

 

    兰世立举报门一个星期之后,融众集团董事长现身北京,再曝东星航空殒落内幕。到底是野蛮地掠夺?还是现代版《农夫与蛇》呢?真相正在慢慢揭开。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傅硕曹圣明】2011年9月7日下午3时,北京朝阳区圣淘沙茶楼六层。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面对媒体公开回应兰世立诽谤我集团,我今天把所有事件的真相道出来。”卷入“兰世立举报门”事件中的当事人之一,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愤怒地向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控诉道。

    9月1日,东星集团曾在京召开发布会,公开举报融众集团涉嫌高利贷(详见本刊《兰世立举报悬疑》)。谢小青在7日的发布会上则声称,这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兰世立对他的指控皆为诽谤,涉及他跟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关联的控诉皆为撒谎。

    “兰世立举报门”事件近50天,截至记者发稿,湖北省纪委亦没有事件最新调查披露。

 

法律效力下的融众高息生意

    谢小青口中的新版《农夫与蛇》的故事,第一次发生在2007年的11月7日到2008年的4月18日。

谢小青称,2007年下半年,兰世立全资拥有的东盛房地产公司(下称“东盛房产”)旗下的房地产项目光谷花园出现现金流危机,兰世立希望融众集团出手帮助他渡过这个难关。“出手帮助”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股权融资,另一种是债权融资。

    兰世立旗下的资产主要有东盛房产和东星航空。如果是股权融资,则需要拿出上述两公司股权来融资。但彼时东盛房产的股权全部被查封。兰世立旗下另一重要资产东星航空,彼时正在跟美国高盛进行航空战略投资前期准备工作,股权亦不能调整。

    如果是债权融资,则需要抵押物。但东盛房产所有的土地和在建工程被农行湖北省分行江南支行全部抵押,东星航空的资产由于高盛的战略投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亦不能抵押。

    谢小青称,兰世立当时答应说,他给融众集团投资1.5倍以上的回报。在既无抵押又无担保的情况下,融众集团第一笔钱5000万以借款形式融出。

    本刊记者拿到1份借款合同。该借款合同显示,2008年6月7日,东星集团分别与融众企业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融众管理”)、武汉市融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融众担保”)及武汉融众典当有限公司(下称“融众典当”)签订“关于融资及相关事宜的协议书”、“担保服务协议书”及“借款合同”各一份。融众集团官网显示,融众管理、融众投资、融众典当系融众集团子公司。

    这份借款合同的具体内容包括:融众管理负责提供融资服务,每月收取全部融资总金额6%,违约金额以每日千分之五计算;融众担保为东星集团履行借款合同提供担保,收取担保费用按一个当期或按月收取,担保费为69万元/月;融众典当借款月利率为0.6%,月综合管理费率为1.5%,借款期限3个月。

    根据协议约定,2008年6月10日,融众典当向东星集团出具两张期限为4个月的500万元人民币的当票,并按东星集团的要求汇入指定账户。在实际借款发生4个月17天后,东星集团总还款金额为1680万元,其中1000万元是借款,680万元(272万元+312.8万元+95.2万元)分别是融资服务费、担保费、利息和综合服务费。其中,95.2万元是借款本金的利息,该利息款计算成本金再计算复利;担保和融资服务实际行为没有发生。

2010年6月23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武民商终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佐证了这份借款合同的真实性和法律效力。

    高息回报是否合法?由于融众集团旗下的融众典当拥有典当牌照。按照相关规定,其贷款收取月息最高为4%的利息,折合年息超过40%。融众集团发放贷款通过旗下三家公司完成的,即融众典当借款收取合法的高额利息,融众管理收取服务费,融众担保收取担保费。

    2008年10月23日,融众典当与兰世立控股的子公司钟祥风景名胜旅游有限公司(下称“钟祥风景”)、东星集团、融众管理和融众担保签订一份“债权债务转让协议”,协议约定,融众管理和融众担保自愿将其对东星集团所享有的全部债权转让给融众典当,钟祥风景自愿承接东星集团对融众典当、融众管理和融众担保所负的全部债务,并愿按协议约定履行全部债务清偿责任和义务。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武民商终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截至2008年10月24日,钟祥风景应向融众典当偿还债务1680万元,在2008年11月3日前清偿完毕,同时钟祥风景还确认从2008年10月24日开始,每月按照债务总额7%的固定比例支付逾期利息、罚息、违约金、综合费和其他有关费用。

 

东盛房产股权交易细节

    武汉光谷中心花园一直在兰世立的商业版图中充当现金奶牛的角色,因此也成为双方争夺重点。

    据谢小青回忆,从2007年的11月7日到2008年的4月18日,融众集团共借给兰世立1亿元人民币。这期间,工地没有大规模复工景象,而兰世立告诉他还缺钱。谢小青说,我们已经发现兰世立拿这1亿元挪用到航空。2008年4月,谢小青决定监管资金使用投向,同时签订了《委托经营合同》。

    《委托经营合同》显示:委托经营的主体是东盛房产及旗下的光谷中心花园,未销售面积约为15万平方米,以当时市场价格6000元/平方米计算,市值约为9亿元;协议签署后3日内,东盛房产的全部印章、各类证照及文件与批文、各类协议或合同以及具有债权债务内容的文件等,均交由融众集团保管,兰世立应指定有关人员对融众集团的经营管理工作予以无条件配合协助;融众集团全面介入光谷中心花园的实际管理,不需要经过兰世立的授权,而且兰世立对于融众集团具体实施的一切委托经营管理行为负全责。

    在股权方面,《委托经营合同》显示:兰世立同意将东盛房产100%的股权质押给融众集团,在协议签署后3个月内,兰世立将东盛房产100%的股权以100元人民币转让价无条件转让给融众集团,并同时变更东盛房产的法人。融众集团在获得足额的委托报酬、足额偿还的垫付费用、资金占用费、替代兰世立融资款项后,应以100元人民币无条件将东盛房产转让给兰世立。如融众集团不能在约定时间内获得上述资金,将有权处置东盛房产股权,兰世立放弃任何形式的异议权利。

    谢小青回忆,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爆发,高盛跟东星航空公司股权重组的流产,兰世立期待中的筹资没到位,银行大门始终向他紧闭,他不能赎回东盛房产和光谷中心花园,东星航空这台烧钱机器仍在运转,亟须现金输血。

    谢小青说:“兰世立不断地找我,我说航空我不能借钱给你。兰世立万般无奈之下,恳求我来收购他的东盛房产。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到他确实已经非常危险了,在他苦苦的哀求下,我们支持了李军、杨嫚两个投资人收购了东盛房产。”

    2008年7月,到了《委托经营合同》约定股权转让或赎回的日期,兰世立旗下的东盛房产股权转让协议在武汉江汉区签署。转让方是东星集团(转让前持股13.3%)和兰世立(转让前持股86.7%)。受让方是李军 (转让后持股13.3%)和杨嫚(转让后持股86.7%)。股权转让价为3.15亿元。

    据谢小青介绍,依据东盛房产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总共需要支付6.49亿元,实际上由于东盛房产之前的债务和担保等原因,受让方实际支付8.58亿元。截至2011年8月31日,受让方已经为这个项目投资总额达到了15.1亿元。从2011年9月1日开始受让方还需要投入的资金还需要1.5亿元。

    资料显示,双方确认的光谷中心花园未售房源价值16亿元。

    原来《委托经营合同》约定转股价是100元人民币,为何《股权转让合同》变成了3.15亿元?一位东星集团高管回忆当时情景说,当时兰世立一心要救东星航空,着急用钱,他估算只要有4个亿,东星航空就能活过来,所以就跟谢小青作价4亿元。经过讨价还价,最终成交价是3.15亿元。此外,融众集团免除兰世立此前欠下借款1.54亿元及利息等综合费用,还承担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南支行本金9800万元和其他债务8200万元。

    谢小青说,目前武汉光谷中心花园收入小于支出,但没有包括未售出商业房产和写字楼部分。对此说法,东星集团一位员工并不认同。据这位人士介绍,在委托融众集团经营三个月后才发生股权转让,融众集团有足够时间了解东盛房产真实资产负债情况,当时交接的股权转让清单,仅未售房源价值就达16亿元。双方在交接的时候并没有请独立第三方进行核算,足以说明融众集团了解东盛房产真实资产。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有记者询问融众集团在签订《委托经营合同》之前投入的1.54亿元最终是否收回?谢小青表示,1.54亿元已经在东盛房产的股权转让当中冲掉了,但是融众一分钱回报都没有,目前,武汉光谷中心花园和融众没有任何法律关系。

    兰世立坚称东盛房产是委托经营,双方为此闹到了法庭之上,此案已上诉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目前该案仍在审理过程中。融众集团净身出局,1.54亿元投资收回本金,但1.5倍预期收益打了水漂,让人匪夷所思。

 
再曝东星航空重组内幕

    “真正认识袁市长是在2008年12月。”新闻发布会现场,谢小青声明称,他跟兰世立前期的接触或者投资,跟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没有任何关系,袁善腊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后期他做过汇报。

    谢小青详细叙述了当时东星航空与中航的重组过程:2008年年底,原东星航空总经理致信湖北省主要领导,反映了东星航空面临的生存危机,这封信引起了武汉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彼时,袁善腊受武汉市政府的委托,通过自己的老同事、融众集团原总裁找到了谢小青。袁善腊当时对谢小青说,既然你们是投资集团,也可以投资东星航空。谢小青表示,融众不懂航空,也不能投航空。但可以尽他的能力在合作伙伴里面找投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谢小青到北京找了融众集团的首席顾问。在首席顾问的引荐下,谢小青找到了国航。国航董事长孔栋表示愿意接收。谢小青就把国航有意重组东星航空的意向及时报告给武汉市政府,就有了后面湖北省政府主要领导、武汉市政府主要领导到国航拜访主要领导,拉开了当时国航准备重组东星航空的序幕。

    融众集团首席顾问是谁?谢小青表示不方便透露。

    谢小青称,他参加了东星航空和国航重组的全过程,包括每一次谈判和每一个谈判细节。

    彼时融众集团和东星集团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谢小青为何参加了每一次谈判和每一个谈判细节?

    谢小青表示,一方面是报恩,融众集团是武汉的本土企业,在经营过程当中得到社会各界和政府的支持;二是责任,为了武汉航空业的发展;三是感动,在国航重组东星航空的过程当中,地方政府所付出的一切努力,他真的非常感动。所以他愿意配合政府,愿意听从政府让其配合东星航空的重组安排。

    谢小青强调,地方政府根本就不参与价格上的任何事情,这个话语权一定是兰世立的,如果兰世立都没有话语权,还谈什么重组。其他人都只能是建议。

    而兰世立在狱中悲壮地写道,“彭俊、邓万想、周智余(武汉市政府东星航空工作组)等再次带着一批人来到东星航空,逼着我停止售票、停航,我坚决拒绝。我说,你们凭什么让我停止售票、停航,这实质上是逼我自杀,对我实施强奸,我是不可能按你们的要求办的。我这个人宁可玉碎,也不会求瓦全。武汉市维稳办副主任强汉生对我说,现在我们根据上面的要求,派几个人来对你进行24小时贴身保护,直至你签字为止。”

    本刊记者拿到了一份武汉市交通委2009年2月11日下发的文件,其中记录:“各责任单位要提高认识,加强领导,把支持重组工作作为当前的大事抓紧抓好,确保20日顺利签约。如果哪个部门因工作不利签约,将严肃追究相关单位、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这份文件的附件《中航集团重组东星航空公司签约前相关工作分解表》,详细分解了东星航空重组的时间节点和责任落实人。

    本刊记者在新闻发布会后第一时间向袁善腊求证,其家中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湖北省纪委常委、秘书长李昌海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能和兰世立的代言人兰剑敏取得联系。兰世立的辩护律师严义明告诉本刊记者,他将于下周邀请媒体去武汉探监,到时候可以听到兰世立本人对融众的回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