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苏新沂黄云峰
江苏新沂黄云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639
  • 关注人气:17,5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那段难以忘却的岁月——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有感

(2019-01-14 16:05:53)
标签:

转载

分类: 国事、政事、家事
    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同志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随即在全国开展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热潮,此后至1978年,共有1700万知青上山下乡。它是在反修、防修的思想指导下,在文化大革命的特点历史条件下发生的,由热血沸腾到风雨蹉跎,再到冷静思考,这一代人为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留下了血色年华的回忆。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青春年少的学生娃,变成了两鬓飞霜的银发之辈。然而,我们的知青情怀却愈发浓重,是一段不可复制的人生经历,曾经的风和雨、泪和血、思与情都是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是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作为千千万万知青中的一员,其中的酸甜苦辣,我有着切身的体会,但无怨无悔,因为自己亲身参与了共和国大事记之一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拙文《那年那月——我的知青生活》所讲述的,是发生在那段岁月中的一个缩影,在此,愿与大家分享。

                            那年那月——我的知青生活
                                   鲁晓阳

[转载]那段难以忘却的岁月——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有感                 当年,我们知青小组在宿舍前留影,后排右一为笔者。

    前日,在家里整理相册时,被其中的一张老照片所吸引,那是自己作为知识青年奔赴农村下乡劳动的见证,更是一段不可忘却的人生旅程。

    1977年9月,刚刚结束高中学业的我们,来到郊区关林公社练庄大队,开始了跨入社会、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青生活。

    当地政府对知识青年工作还是蛮重视的,每个小队都建有知青宿舍。我所在的四队居住条件就更好些,有自己的小院,上工或外出,大门一锁,自然安全多了。共有5间住房,之前的两位知青各占用一间,最北头一间当做厨房用。初来乍到,我们4人在一口锅里吃饭,下乡前,谁做过饭啊,特别是男生,所以由女生来做饭,我们就干些力所能及的,比如洗个锅碗,拉煤、和煤等杂活。后来,因每个人饮食口味各异,不到半年就“分家”了,各做各的饭。

    关林离市区较近,土地平整、肥沃,我所在的四队又是全大队(六个小队)中最富有的小队,上一个工(十分制)就是1.05元,刚来时,队里给知青定的是七分,以后又增加至八分,一个月的收入相当于城里一般工人的月工资,在当时郊区各公社排名也是名列前茅。我的同学浩中在邙山上的红山公社下乡,他们那里生产队一个工最高的也就是0.60元,大部分队都在0.30元左右。我所在的生产队由于地少人多,平均每个人只有六分地且分值高,多出勤、多挣工分自然是每家每户的迫切愿望。一大早吃完饭,男男女女就纷纷来到队部等待队长派活。因为是知青,独身一人没啥负担的缘故,还有人家农民要养家糊口,相对来讲,我们出工的次数就比较少。好在,我所在的大队与关林庙只有一公里左右,没有出工闲暇的时候,就经常去远近闻名的关林会上溜达,寻求乐趣,美名曰:“参加社会实践活动”。自我调侃一番。

        我所在的大队除种粮食外,栽植桑杈是副业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它是利用桑树培育并通过加工而成的一种农具,用于翻动晾晒或碾压过的农作物,比如小麦收割以后翻晒,碾压,秸秆码垛都要用到桑杈,还常用来近距离搬运柴草之类。记得小的时候,家里养桑蚕,主要食料就是桑树的叶子,都是跑到农村去摘,另外桑果多汁味甜还能食用。没想到十几年后,自己下乡不但能干些农活,还对种桑叉的基本知识有了些许了解和实践。首先是培育桑树苗,当树苗长到预定高度时打顶,促发分枝,选定分枝后注意三个预备用作杈齿枝条的长势平衡,达到要求后砍下,趁湿进行烘烤整型,然后固定使之干燥,就可以使用了。据村里人讲,在洛南一带这里的土地很适合栽植桑树,长势良好,远近闻名,桑叉林堪称练庄的一道风景线。

[转载]那段难以忘却的岁月——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有感

    我们队长姓杨,近50岁,红红的脸膛,个头不高,因在村里辈分高,人们都很尊敬他,但脾气暴躁。上工劳动时,看谁干活懈怠或手脚拖沓,不是被骂的狗血喷头,就是立马被赶回家,所以队里村民见他如“老鼠见猫”一般。杨队长对知青却很关心,时常来我们小院过问思想、生活情况,那时粗粮是主食,他叮嘱队里会计,给我们多调剂些细粮,多年过去了还时常想起他(据悉,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因病去世)。

    受生产队委派外出做工(相当于出差,每天还有几毛钱的补助),也是一件求之不得的美差。农村除了种粮食外,还要搞农副业种些蔬菜以补贴村民的日常食用,菜地少不了大粪来浇灌,所以,每个生产队在市区都有自己的定点厕所。有一次,设在市区“老建校”(春都路东侧)一个居民大院里的厕所需要修缮,队长便委派两个社员和我前去。当时正值盛夏,厕所很简陋,臭气熏天,一共干了三、四天时间,晚上就睡在离厕所不远的一个破屋子里。那时,城乡差别还比较大,城里人自以为是,傲气满满,再加上在厕所里干活,院子里的大人小孩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从身边走过都是捂着鼻子绕着走,有一种遭受歧视的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有诸多的不甘:“啥了不起,你也不是不食烟火的动物,我们不种粮食,你吃个狗屎。”俨然自己已成为农民中的一员,还觉得美滋滋的,现在想起依然记忆深刻。

     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不得不提。我们一起来的四位知青中的郭红曾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那个年代,在学校男女生之间说话略显羞涩、拘谨,平时很少交流。一段共同的知青生活,思想逐渐成熟,接触就比较多了,才彼此真正了解,后来,她大学毕业后去了国外发展,在一所大学任教。在分别了三十八年后,近日我们又取得了联系,当把题头上这张照片通过微信发给远在异国他乡的郭同学时,她十分惊讶:“哇,太珍贵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让我们不禁感叹岁月的无情,它可以抹去大脑中的记忆,而永远抹不去的是那段至真至纯的情怀。

    入伍当兵是每个青年的愿望,是我从小立志的目标,自然也是“回城”的跳板。1979年1月底,每年一季的征兵工作开始了,大队知识青年积极踊跃报名应征。根据本人表现及综合素质,经小队推荐,大队筛选,我和另外两名当地青年被列入正选名单,在公社初检合格后,又来到设在郊委的征兵体检站,因为兵种是海军,体检相当严格,我还是比较顺利的,一路绿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蛮自信的,毕竟在学校读书时,就是班里的体育委员,获得过体育锻炼标准等级证书。十几天后,正在地里干农活,大队妇联主任跑来告诉,部队带兵干部要见我。在大队部,我与带兵的王连长谈的投机,当他得知我的籍贯是河北唐山时,他说,部队的基地就在天津,离老家很近。临走时,他搁下一句:你就等入伍通知吧。那一阵子,我满心欢喜,一种“我也曾经是拿过锄,扛过枪的人了”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谁料想,待入伍通知书下达后,却没有我的名字,顿时傻了眼,赶忙跑到公社征兵办询问,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体检没过关,一个腿粗,一个腿细。简直是大白天说梦话,我可是经过初检、复检、政审,又通过了部队的面试啊。眼看无法自圆其说,他们又搬出一个所谓“你父亲有政治问题”的问题。据后来知情人讲,在最后时刻,我是被公社某书记的公子给顶替了。这段知青生活中的小插曲,浇灭了我儿时参军的梦想,不免有些沮丧,再细想,这也是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它磨炼了我的意志,一点小小的挫折,在充满艰难曲折的漫漫人生道路上又算得了什么?

    当时,由于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第一次以日记(下图)的形式,简述了作为知青下乡来到农村第一天的真实感受,有幸记录下自己初次踏入人生社会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也为题头这张四十一年前旧照拍摄的具体时间提供了详实的依据。

[转载]那段难以忘却的岁月——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有感
                                           当年的日记本

[转载]那段难以忘却的岁月——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有感

      四十一年前的字迹的确难上大雅之堂,却记录了下乡的时间和感受,又感欣慰。

     两年的知青生活,我有过自豪:曾奋不顾身冲进火场灭火,减少了生产队的财产损失,得到了公社的表彰;也有过愧疚,干过“偷鸡摸狗”一类的糗事。但无怨无悔,因为自己亲身参与了共和国大事记之一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站在人生长河的岸边回眸,那些印在记忆中的村庄、人和事又纷至沓来;往日的一言一行,一人一物是如此清晰地镌刻在眸间脑海。无论怎样千回万转,都始终不改初心,那片冰心依旧是晶莹透明、岁月可鉴。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