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苏新沂黄云峰
江苏新沂黄云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8,015
  • 关注人气:17,4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百回长篇神话传奇小说  黄帝演义(3)

(2011-08-19 11:18:12)
标签:

蚩尤

东夷国

楷体

gb2312

宋体

文化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

第 二 回  雪野外蚩尤出征祭父母  藏仙洞风伯雨师传技艺

 

一支远古的骑兵队伍正静静地行走在这茫茫的大雪中。

领头的是蚩尤,身材魁梧,雄伟猛悍;耳鬓陡立,形如剑戟;须髯兜腮,硬似钢针。头戴对牛头帽盔,身穿牛皮衣甲,两只大眼,铜铃似的,在漆黑的脸盘上显得更加威猛、凶狠。他腰挂青铜虎头王宝剑,手执一柄倚天长戟,骑的是日行千里的乌龙驹。

身边的弟兄们有的骑着高头大马,有的骑着怪兽,个个头戴狰狞面具,身披兽甲。趴下似野兽,立起像野人。

他们经过一座山坡时,这支骑兵队伍突然停了下来。

山坡不远处,有一大一小两座土坟。

蚩尤跳下马来,神情肃穆,向那坟墓走去。

随行者只有一高一矮两人跟随,其他人只能站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   

那土坟已经被大雪掩盖,只不过是两个鼓起的雪疙瘩罢了。

蚩尤自己用双手先拨去大坟上的积雪,那高个和矮子将一包干枯的人耳朵和一陶罐粉黄的谷子,放在坟前。

那高个是鸠僚,乃鸟人部落的酋长;那矮子是鬼箭弦胶,鹿部落酋长。他们都是蚩尤的结盟兄弟。

蚩尤在大坟跟前连连磕了三个头,作了三个揖:“爹,仇已经报了,仇人的耳朵如今就放在你的坟前;娘,你老喜欢吃的谷子,孩儿也拿来了,你慢慢享用吧。

蚩尤又拨去小坟上的积雪,自己从身上掏出一串野核桃做的挂链,放在小坟头上:“妹妹,你想要的贝壳手链,哥给你做好了,放在你的坟头呢,你取回戴吧。

蚩尤原是东夷国国君,东夷与其他部落结盟后,成立九夷国,凭借铁马兵戈,他便成了九夷国国王,时年二十岁。

看到父母的墓,蚩尤便想到父母被外部落人屠杀时痛苦的模样,他好像听到父母的呼喊:“儿子,替我报仇!”

看到小坟,蚩尤便像看到噶娃苍白的笑脸,噶娃的话临死时的话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哥,吉煞姐姐……那个核桃挂链真好看……”

朦朦胧胧中,蚩尤好像回到了当年想到梦幻中的情景,这个驰骋沙场杀人从不眨眼、横扫千军如同席卷一般的刚烈汉子,此刻竟坐在坟前的雪地上,剧烈地抽泣起来,——

 

那是十年前的一天。

也是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

东夷国外,山野间有一个湖泊。

湖水冰冻三尺。

十来岁的蚩尤当时正带着六七岁的妹妹噶娃,来到湖面上逮鱼。

小蚩尤在湖中心,选了一块地方,用尖石块叮叮当当地凿起冰来。那冰如铁般坚硬,一石下去,冰面上只留一道小白印子。蚩尤并不灰心,一个劲地砸着。

噶娃好奇地问:“哥,鱼会出来吗?”

小蚩尤拍了拍噶娃的头,笑着说:“会。一会儿你看,哥捉条大鱼让妈烧给你吃。

噶娃高兴地直拍手,她看到蚩尤头上有汗,便说:“哥,你头上都是汗,我帮你擦擦。

小蚩尤说:“不用擦,妹妹,你冷吗?”

噶娃说:“我冷,哥,你怎么不冷?”

小蚩尤问妹妹:“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冷吗?”

“不知道,哥,你说为什么?”

“你不记得娘讲的故事?”

“不记得娘讲的哪一个故事呀。

“哥讲给你听。从前,一个穿着厚厚的皮衣皮裤的人和一个衣着单薄的人过冬。结果,穿皮衣的人冻死了,衣着单薄的那个人却没冻死。

 “为什么呢?”

“穿皮衣的人不劳动,所以冻死了;衣着单薄的人,天天劈柴、追逐猎物,所以没冻死。你看,天这么冷,哥却淌汗,不是吗?”

“哦。哥,我也帮你捉鱼,这样我就不冷了。

噶娃说着,也不问哥哥同不同意,捡起小石块,也帮着哥哥凿起冰窟来。

兄妹俩凿了好一会儿,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宽阔的冰面上终于凹出一个井口大小的圆。圆凹里的冰很薄,蚩尤没有继续往下砸。

小蚩尤让噶娃站在岸上,自己找来一块大石头,用力地猛向凹冰处砸去,然后拔腿就跑。

冰破裂,湖水“突”的一声,从裂口处蹿了出来。

很多鱼儿,以为是湖水解冻,随着清清的水流,一齐向那窟窿口处挤了过来。

几个胆大的争相往湖面上蹦。

可怜的小生灵,它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个死亡陷阱。蹿出水面,落到冰上后,连个打滚翻身的机会都没有,瞬时便被牢牢地粘在冰面上,活活地冻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兄妹俩将鱼装进网兜里,一路说笑返回家。

老远,兄妹俩突然发现东夷部落火光冲天。

小蚩尤惊慌地边跑边说:“妹妹。不好了,家里出事了,快,快回家!”

鱼掉了一地,蚩尤也没有拾。

噶娃一边拾鱼,一边喊:“哥,等着我——”

部落里一片狼藉,哭声一片。

外族的人还在部落里烧杀抢掠。

小蚩尤发狂地向家里跑去。

家里的惨景,让小蚩尤惊呆了:父亲一身是血,倒在门旁,手里还握着一把石斧,石斧上血迹斑斑,身旁躺着一个外族人,看样子是蚩尤父亲砍死的。母亲赤身裸体躺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短刀。姐姐不知去向。

小蚩尤扶起血泊中的父亲,拼命地摇晃:“爹,你醒醒——你醒醒——”

噶娃则扑在母亲身上大声哭喊:“娘,娘,你怎么啦!”

父亲渐渐睁开眼,挣扎着,有气无力地说:“快……快走……把妹妹……带好……”

小蚩尤问:“姐姐呢?”

父亲:“被,被……人抢走了……”

小蚩尤父亲说完,便断了气。

小蚩尤怒火烧心,抓起父亲手中石斧,就要冲出去报仇。

噶娃拉住小蚩尤的手:“哥,我也去!”

看到妹妹,想到父亲的话,小蚩尤忍住了,他背起妹妹,趁外族人不注意,向山林中跑去。

没跑多远,外族人便发现了,追了过来。

小蚩尤从小就在山野间奔跑,常跟大人去追逐猎物,所以体力很好,虽然背着妹妹,跑得仍然很快。

外族人一阵乱箭射来,噶娃背中一箭。

噶娃“哇”的一声,小蚩尤也像被谁推了一把,向前一个趔趄,差点倒下。

“妹妹,怎么啦?”

“我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疼吗?”

“哥,不疼,我能忍住,快跑,他们快追上来了。

小蚩尤不知妹妹强忍疼痛,继续奔跑。

小蚩尤毕竟跑不过马,何况他人小,还背着受伤的妹妹。眼看就要被追到时,蚩尤灵机一动,滑进山洼的树丛中。

外族人找了一番没找到,就骂骂嚼嚼地走了。

树丛里有一个隐蔽的山洞,那是小蚩尤上山采野果吃时发现的。

小蚩尤放下妹妹,发现妹妹已经昏了过去,原来背上斜插着一枝毒箭。

小蚩尤哭着喊道:“妹妹!妹妹——”

噶娃渐渐苏醒,忍住箭伤的痛疼:“哥,我不疼……就是冷,哥,我那鱼丢了,妈妈病了,想吃……吃不到了……”

“哥哥还会再抓到的。”

噶娃微笑地看着蚩尤:“哥哥你真能干,你能抓很多鱼……哥,我会死吗?”

小蚩尤含泪,心疼地一边用手替噶娃擦掉脸上脏东西,一边安慰:“妹妹,有哥在,你不会死的。

噶娃:“哥,吉煞姐姐……那个核桃挂链真好看……”

“妹妹,过几天我也给你做一个,比她那还大,还漂亮,挂在你的脖子上。

“哥,我不想死……”

“妹妹,你不会死,你不会!”

噶娃慢慢地合上了眼睛,嘴角留着一丝凄凉的笑容。

小蚩尤抱着噶娃妹妹,痛苦地哭喊着:“妹妹——妹妹——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

外族人发现了蚩尤。

小蚩尤正在山林中奔跑,后面有许多骑兵在追赶。突然,一道万丈深渊挡在面前。小蚩尤上前不得,退后不行。追兵渐渐逼近,小蚩尤无奈,牙一咬,眼睛一闭,纵身跳下山崖。

一股异常的草药香味,伴着舒缓优美的音乐,将蚩尤惊醒。

小蚩尤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山洞里的一张石头床上。

山洞深邃。洞内石开七窍,泉奏八音,笋柱峭拔,乳花缤纷,天造地设四百景,鬼斧神工八千奇。石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洞顶一线窥天,一峡通天。可仰观天象,直通广宇。几组钟乳石层列挂下,好像串串可人的香蕉,下面则是一座石拱桥承接,犹如虹桥撷蕉。其中一条下垂的钟乳石形成乌龟的模样,洞底长起来的一株石笋貌似蟾蜍,他们隔空相望,吸引对方。彼此心意相通,颇有灵性。

更为奇妙处,不远处有两个人:一白须老翁,左手持轮,右手执(即扇子),身后背着个大口袋,和左手执盂,盂内盛龙的一乌髯壮汉正在敲击钟乳石。石头发出的声音,优美动听,让蚩尤如痴入迷,忘记了一切。

 白须老翁叫风伯,乌髯壮汉叫雨师。

一个负责刮风,一个负责下雨。

只因天帝又让雷公、电母、东海龙王管理刮风下雨打雷之事,虽说没有罢风伯雨师的官,却没事给他们做,他们只好下棋弹琴取乐,以解胸中闷气。

一曲敲罢,风伯看小蚩尤醒来,便停止了奏乐:“娃娃,你总算醒了。知道吗?你已经在我这儿睡了七天了。

小蚩尤惊慌地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躺在这儿?”

风伯说:“这是天竺山藏仙洞。

雨师说:“你小子命大福大造化大,碰上了我二人出游。你坠落山崖,我等正好路过,若不是我等相救,你早就一命归西了。

风伯抚摸着蚩尤的头,疼爱地问:“娃娃,你得罪了哪个仇家了吗?”

小蚩尤摇摇头……

风伯继续问:“他们为何要追杀于你?”

“不知道。”小蚩尤说。

雨师对风伯说:“他这么小的一个娃娃,能有什么仇人?”

风伯问:“你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人吗?”

小蚩尤哭丧着脸说:“家在东夷,一家人,不,一个部落人都被杀光了。

雨师问:“你今后如何打算?”

“我要报仇!为父母姐妹报仇!为东夷国报仇!”小蚩尤大声地喊道。

风伯感到好笑,说:“凭你这样小小的年纪,能报什么仇?”

小蚩尤说:“只要有一口气,我就报仇不止!”

“师兄,这个娃娃颇有志气,你不如收他做个徒弟,将来为你我完成一番事业。”雨师说。

“我正有此意。娃娃,你愿意做我俩的徒弟,学点本领吗?”风伯问蚩尤。

小蚩尤回答很响脆:“我愿意!”

于是,风伯、雨师对小蚩尤传授刀枪棍棒技击之术。

暑去寒来,一晃七八载。

十七八岁的蚩尤,此时人高马大,力举千斤,功夫也炉火纯青。

这天,风伯把蚩尤叫到跟前说:“徒儿,你如今功夫已成,可以下山作为一番了。

听说可以下山报仇,蚩尤极为兴奋,他就想下山了:“是,师父。

雨师说:“蚩尤,下山之前,师叔还要提醒你几句话。

“徒儿俯首聆听。”

雨师说:“这个世道弱肉强食,你不吃人,人就要吃你,你知道吗?”

“知道,师叔。”

雨师说:“你只想复仇,不行!那是目光短浅,胸无大志。你应明白: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你屠得九百万;就是雄中雄。你只有铁的手腕,才能征服对手,让天下归一。

风伯说:“徒儿,指望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你要争得武器,争得部落,争得土地,才能争得天下,实现一番大业。

蚩尤连连点头,说:“徒儿谨记师父、师叔教诲。

 

雪野。

墓前。

鸠僚和鬼箭弦胶小心翼翼地劝说蚩尤。

鸠僚说:“大王,你要节哀,保重身体。

鬼箭弦胶说:“大王,你不说去夙沙之国取宝吗。

鸠僚说:“大王,从这儿到夙沙国,至少还得一个月的路程,抓紧赶路吧。

蚩尤擦干眼泪问:“侏儒魍去西陵打探怎么还没回来?”

鸠僚说:“他得和獞王和虣王挂上钩才能回来。

蚩尤跃上乌龙驹,说:“先收拾夙沙国取了宝贝再说。

走不多远,探子骑马疾驰到蚩尤跟前,抱拳问:“大王,前面不远是方雷国,他们守着去夙沙国的要道,是闯过去,还是绕过去?”

蚩尤咬牙切齿地喊道:“他们不听话,也不献给我东夷贡品,现在灭了他们!传我的令,杀进方雷国,不过,烧杀抢掠都可以,就是女人和孩子不准伤害!”

蚩尤的将士们极为亢奋,一路怪叫着,向方雷国赶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