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人吴宏博的泥坯房
秦人吴宏博的泥坯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137
  • 关注人气: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古传奇》故事版2015年4月(上)发《干净的心》

(2015-03-12 16:21:52)
标签:

育儿

分类: 故事

《今古传奇》故事版2015年4月(上)发《干净的心》

 

 

                                                            干净的心
                                                                 文/吴宏博
  老刘推着垃圾车,从过街涵洞的坡道上一颠一跛地走了上来,身后那一千米的责任路面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老刘患有小儿麻痹,街道办照顾他,推荐他成了一名环卫工,他的责任路段就是这个长长的、凹陷下去的过街涵洞。自从这个涵洞建好通车,老刘就开始负责清扫它,一扫就是30年。
  老刘老了,扫不动了,这个夏天过去,他就该退休了。
  从坡道刚一上来,老刘就看见了负责清扫涵洞上面那段平坦路面的老张。老张正弓着腰认真地把扫在一堆的垃圾往那个用铁皮做的簸箕里清理,路面不平,总是剩一些垃圾碎末半天也清理不彻底,老张就在那把铁簸箕左挪挪右挪挪地来回动着用笤帚清理着残余的垃圾。
  老刘看看天,喊老张:“驼子,还没扫完啊,你怎么这么磨叽,手底下可要快点啊,你看天都变了,估计一会大雨就会来了。”
  老张是个驼背,人也老实,他从来不介意老刘这样喊他。老张抬起头,笑笑说:“老刘啊,我怎么能跟你这个环卫标兵比呢?你先回吧,我把后面那几堆已经扫好的垃圾清理了就回!”
  老刘回到家,泡了一杯浓茶,坐在那个旧沙发上休息。老伴死得早,唯一的儿子给别人开出租车,这个点正在路上跑呢。
  这时,屋外已经忽雷闪电,暴雨突然就倾盆而下。
  老刘喝了一口烫茶,听着雨声,抬头满足地看着对面的墙面,那墙面上整整齐齐地张挂着几十幅各种荣誉奖状和锦旗,都是历年市上、区上给他颁发的“先进工作者”“最美环卫工”和“年度标兵”等。
  因为30年里,老刘负责的那段涵洞路面总是每天、每月、每年里清扫得最干净,每次清扫过后,路面上真可谓是一尘不染,连一个碎末土粒都不可能留下来。老刘不仅清扫的干净,而且速度也很快,每天都能早早收工。这一点让驼子老张总是很钦佩和羡慕,老张总是说:“老刘,你这标兵可真不是白当的啊,不服不行啊!你看看我的路面,怎么清理完后,总是会有一些小土粒啊瓜子皮的弄不彻底!”老刘就会得意地说:“驼子,干保洁可不是单纯的体力活啊,也得好好动脑筋。”
  每年评比区里、市里的先进个人时,街道办都会提前小范围评选出报送上级的候选名单,每年街道办的候选人都是老刘,而老张每年都会因为那么一两票落选,但老张服气老刘,他总是说:“人家老刘的责任区确实比我的清扫得干净,那路面,一尘不染的!”
  老刘起身打开电视,画面是地方台的午间新闻,漂亮的女主播正在播一条最新消息:“据市气象台和防汛办消息,今天这场暴雨是我市50年一遇的降雨量,各部门要做好防汛工作……”
  突然,老刘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他儿子小刘打来的,听筒里是着急和绝望的声音:“爸,快来救我啊,我的出租车被困在积水里了,水已经马上漫过车顶了!”
  老刘急了,说:“你在哪?”
  儿子说:“在尚德路的过街涵洞里……”
  电话突然就断了。
  老刘拨过去,语音提醒无法接通。老刘脑子都懵了,是不是水已经淹了汽车,没了信号?
  对了,不能在这儿只打电话了,老刘急忙出门,他要亲自去救自己的儿子,因为尚德路的过街涵洞他最熟悉了,那里就是他的清洁责任区啊!
  老刘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向儿子被困的路段飞驰而去。一路上,老刘又拨打了110、120,还有119,他也搞不懂到底哪个号才能真正救自己儿子一命。
  车窗外面,整个城市的天空都被巨大的雨帘遮蔽着,路面上也像有无数小溪一样,它们奔腾着在街道上横冲直撞,直到遇见了道路两旁的排水窨井口,才会打着旋地倾斜下去……
  出租车离尚德路的过街涵洞越来越近,司机把车停靠在涵洞上面的路旁。
  老刘下了车,他一眼就看见了路边停放着的驼子老张的那辆垃圾车,老张人却不见了去向。
  看来老张手底下还是太慢,没有完工就赶上了暴雨。老刘顾不上去思索老张的去向,他要急着下涵洞去救自己的儿子。
  路面上的洪水发了疯地顺着坡道往涵洞里冲去,涵洞的中心已经明晃晃积成了一个湖泊,根据老刘的经验,那最深处的积水早已经接近两米了。
  老刘没有看见儿子车的身影,连个车顶都没看见。
  “完了,完了,肯定已经埋没了!”老刘心里有些绝望,更有些着急。
  老刘疯了一般顾不上自己的安危就朝涵洞下面一颠一跛地跑去,身后跟着那个刚才拉他过来的出租车司机,司机并没有离开,他手里提着一个扳手,也跟着老刘往涵洞里边冲边喊:“大爷,小心点,等等我!”
  老刘和司机的腿吃水越来越深,他们急急淌过的水面上溅起大大的水花。
  正当两人拼命往前淌着的时候,涵洞的最深处突然哗啦一声,一个人头挣扎着扑腾出了水面,在那一上一下的。
  老刘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满脸泥水的人正是自己的儿子。老刘激动地喊着:“儿子,儿子!”
  儿子看见了老刘和那个司机,大声喊了一句:“快来救我驼子叔啊!”说完就一个猛子又重新扎进了洪水里。
  “驼子?他怎么也被冲到了涵洞里?”老刘顾不得细想,就和那司机跌跌撞撞地往深水区淌去。
  119和120的车也随后赶了过来。
  驼子老张最后被众人拉了出来,他满身的泥水,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把严重变形的铁簸箕,120救护人员检查了一番,说:“他已经死了!”
  儿子流着泪说:“爸,我驼子叔是为了救我才死的啊!”儿子是认识老张的,毕竟是父亲的同事,没事的时候,老张也会去老刘的家里坐坐,喝喝茶,取取经。儿子跟老刘学的,也习惯了喊老张叫驼子叔,老张觉得驼子叔听着也蛮亲切的。
  原来,儿子开车误判了水深,熄火困在了涵洞里,发疯的洪水也迅速淹没了他的车顶,因为洪水压力的关系,儿子在车里慌乱下一时半会也打开不了车门,水一点点渗了进来,车里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令人窒息。就在这个时候,儿子看见了弓着腰的老张潜到了水里,用铁簸箕连砸带撬地在车窗外帮小刘逃生,因为驼着背的老张个子不高,所以他在浑水里根本没法冒出水面换口气,他一直两眼圆睁着,腮帮子鼓鼓憋着在那挥舞着铁簸箕。这些情景,小刘在车里看得一清二楚,最后,车窗松动了,驼子老张却因为憋不住了,大口大口喝着混黄的洪水,弓着腰在水面下挣扎……
  等小刘从车窗里逃出来,头冒出水面的那一刻,他刚好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和那个热心司机。可是,一切都晚了,驼着背的矮个子老张活活在浑水里憋没了命!
  因为死了人,市里很重视这个路段积水原因的调查。由涵洞当初的设计方、施工方以及市长点名的相关技术人员组成了一个调查组。设计方负责人在市长面前惶恐地说:“按理不应该积水这么严重啊,当初我们在设计排水系统时,是按百年一遇的洪水标准设计的,这次的降雨虽然厉害,但也只是50年一遇的降水量啊!”
  雨后,调查组在事发现场做了严谨的科学调查和评估。
  积水原因终于出来了——涵洞下面的排水暗渠严重淤堵造成了这次大面积积水的形成!
  老刘在电视上也看到了这个有关积水原因结果的调查新闻。
  老刘一言不发,盯着墙上的那些奖状和锦旗,狠狠抽着烟,脸色很难看很难看。
  儿子发觉了老刘的不对劲,问:“爸,你这是怎么了?”
  老刘突然就流出了浑浊的老泪,说:“作孽哟!”说着就站起来一把把地往下撕那些奖状和锦旗。
  老刘来到陵园里老张那个简易的墓穴前,端端正正地跪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镶嵌的那张老张微笑着的遗像,老刘哆哆嗦嗦着掏出打火机,点燃那些奖状和锦旗,说:“张师傅啊,这些奖状其实都该你得!30年了,其实你一直都比我扫得干净啊,你不仅路面扫得干净,你的心里也干净啊,是你救了我儿子的命啊!我对不起你啊,是我害了你!我这个标兵是冒牌的啊,我的责任区之所以一尘不染,不是因为我清理的干净,那是因为,每次我把最后那些没法弄进簸箕的土末子、砂砾和瓜子皮啊什么的,都统统扫进了路两边的排水篦子里,30年了,它们早都把涵洞下面的排水管道淤积堵死了啊……”
  在老张的墓前,老刘决定,退休后一定要向上级申请,他要再义务清扫自己的责任区几十年,直到自己扫不动为止,“张师傅,你放心,你的那段路面我也会包下来!”
——原发《今古传奇·故事版》2015年4月(上半月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