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mac周
tmac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9,760
  • 关注人气:1,4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春可以加时

(2013-06-05 10:34:37)
标签:

教工

体育

分类: 篮球评论

 

最后4秒,教工队落后2分,伟波拿球,在内线强起,伴随惨叫同时响起的是裁判的哨声。伟波调整呼吸,两罚全中将比赛拖入加时。

/周浩

                                扬帆起航

如果要总结这次联赛被念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那就是“一把年纪了,怎么跑得过学生?”赛前赛后,无论输赢,有关体力和运动能力的差距都会被无限放大,权当是教工自我安慰抑或放低姿态,总之,面对学生,很多人的态度是未战先怯,如半年前在与学生的对抗中伤到脚踝,休战至今仍然未好利索的老张所言:别说上场打比赛,单在场边看,我就觉得脚踝隐隐作痛。

这是一种呈几何级被放大的心理效应,很多人都在脑子里预设了要被虐杀的结果。仿佛对手就是巨人歌利亚,而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矮人,只能接受被蹂躏的命运。这种很容易念想从心理传递到生理,一边是认为打不过,一边就是怕受伤。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在参加学生联赛之前,教工队会有两种声音一直在暗暗较劲。主张参赛的鹰派认为这是一次绝佳的锻炼机会,多参加正规比赛可以修炼整支队伍的团结程度,而与学生的高强度对抗,对提升体力和技战术的默契程度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持保守意见的鸽派认为与学生比赛的危险系数过高,很容易受伤,再加上教工队伍的年纪摆在那里,几无胜算还会影响队员的自信心。就连一向骁勇善战的老板,也在酒桌上表示观望。

两种心态的博弈到最后以主席和华教练的拍板而告终。如果打球纯粹就是为了锻炼身体,那每周三的教工活动足矣。但问题是,这支队伍里的绝大多数人,远还没到我打球仅仅是为了流些汗回去洗澡不会太冷的地步。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即便我们不再年轻,但如果给我们提供快意恩仇的厮杀机会,每个人的眼里还是会充满杀气,真到了场上谁还会去管站在老子面前的是詹姆斯还是安东尼?

如福克纳所言:只要你在恐惧中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恐惧就不再是痛苦,而是一种让人恼火的刺激。学生尚未到让教工恐惧的程度,但也足够刺激我们拿出120%的状态去应对即将开始的恶战。

第一场,教工VS法律系。平心而论,这不是一场不在等量级上的对抗。你凭什么要求一个系的球队去抗衡一个院,更何况法律系的男生本来也就不占多数。就此而言,第一场的小试牛刀算是给教工增添了不少信心,我们开始正视自己的油箱里到底有多少储备,可以在后面强敌环视的赛程里全身而退。

                                马失前蹄

随之而来的,是满目疮痍的第二场大屠杀。面对学生队伍里的常胜之师,我们毫无还手之力,在收拾行囊回家的路上,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一部分人,最后的一点幻想都被现实无情击碎,老了就是老了,并不是靠瞎折腾和威胁学生挂科就能完成“返老还童”的逆袭。

失利导致的后果就是全队信心不足,到场观战的人数也随之急剧减少。第三场对阵生化,在略显阴暗的天气中,所有轮换队员加起来只有7个,郑胖瘸着腿的喊声在萧条的氛围中更显孤单。双方的比分,也就在来回的攻防转换中不痛不痒的往上涨。

但是有一个人,他天生好战,无论前面站的对手是谁,他的选择只有——死磕。上半场,马关一个底线突破换手拉杆博得满堂彩,这只是他这轮系列赛身先士卒的一个缩影,几乎每次突破禁区,他都会奋不顾身把自己先往天上扔,制造身体对抗图谋“2+1”;在防守端主动请缨盯防对方箭头人物。如果不是那张略选沧桑的老脸,单凭比赛状态来判断,马关和眼前这些小他一轮的学生相比,无论从身体还是技术都毫无区别。

马关倒地抢球的时候我就站在他的旁边,眼睁睁看着一个180斤重的大个横压在他的膝盖上。裁判吹停比赛后,马关紧抱他的膝盖在原地痛苦挣扎,那一刻,我的心里已经有不详的预感,但也决计想不到会是之后的结局。当我们还在期待马关休整片刻并能够王者归来重返赛场的时候,他挥手示意已经无法坚持比赛。能让一个在心里和生理上都试图统治对手的急先锋宣布放弃,可想而知他的膝盖遭受了多狠的重创。

内侧副韧带部分撕裂,前角半月板撕裂,后角半月板二度损失,马关给兄弟们发来的短信,充斥着一系列晦涩难懂的医学术语,但每一个熟悉NBA的人都知道,膝盖关节镜手术曾经毁掉了如下名字:本德、马什本,便士哈达维、罗伊,另一个大个奥登,仍然在与伤病苦苦搏斗并寻求复出。

例举以上名字并不是诅咒马关告别球场,而是想提醒大家,他为了球队,牺牲了2013年剩余的所有运动时间,未来三个月,连在操场上追逐马语添玩耍都成为奢望。对一个视篮球为生命,每周末定期群发“三大”的运动痴汉而言,没有比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更残忍的折磨。我去探望马关的时候,闲得蛋疼的他单脚支撑做起了俯卧撑,“兄弟,你知道吗,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站起来走路,再躺下去我真得要发霉了。”

住院期间的马关笑脸相迎每一波热心探望的亲朋好友,并详细叙述自己的病情,好在医生说,如果恢复良好,他应该和受伤前无异,只不过未来的理工球场上,又少了一把突破尖刀,而多出一尊定点炮台。

马关的受伤,恐怕最自责的当属主席,原本他老人家完全可以拒绝这个局外人参加比赛,但被马关那颗为理工征战的赤诚之心所折服,点头答应,却不想酿成悲剧。以至于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主席都会深情的掏出手机给马关发去几条催人泪下的煽情短信,一个曾经经历,另一个即将经历半年休战的球场恶霸,在这一刻忘记了铁血对抗、凶狠犯规、狂喷脏话,撕下了那张在球场上面目狰狞的凶恶嘴脸,用彼此间的柔情诠释了什么叫做男人间的惺惺相惜。

                            胜利方程式

最后一场颇有戏剧性,先是在外面打了半场,后来下雨,比赛推迟到第二天在体育馆又把剩余的比赛打完,最后我们4分险胜传媒,结束了本届联赛。

头尾各赢一场,按理说也算是不错的战绩,但,我们真正达到赛前所说的锻炼队伍的目的了吗?什么才是属于老兵的胜利方程式,恐怕才是我们通过本届联赛迫切想寻求的答案。

首先来看这支教工队伍的年龄结构,如果参照正常的运动寿命,张峰、马关、伟波、赵处都是80后,队伍中的主要轮换球员全部处在当打之年。如果有合理的战术安排和攻防布置,年纪老化并不该成为我们为失败而苦寻的借口。

就此而言,彼此间的默契配合以及真刀实枪下的战术素养成为这支教工篮球队在未来的立足根本,这届联赛暴露的问题,肯定会随着时间推移有所进步,但没人能确切给出这支队伍成型的时间。

老板告诉我,大概在5年前,他的身边差不多也站着这波人,参加宁波市高校的篮球联赛,除了宁大,我们谁与争锋,无可匹敌。但假设现在让我们组队去打怪,还能一路向北,一直杀到风华路818号?5年时间里,篮球的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却再也没有一支像样的教工篮球队出现过,如果不趁着最后一批当打之年的青年还有体力可以压榨,难道指望周浩这种只会把球运到前场交给队友单打的人扮演救世主?

感谢我们志存高远的主席吧,是他力排众议迈出了队伍建设的第一步并鼓励我们参赛,冒着被大伙轮奸的危险把我们扔到学生的野兽群里厮杀搏斗。如果盲目乐观和自我鼓励能帮助我们多赢一些分数,那为何我们在后面四场比赛得失分是—32分?显然,前面路的任重道远。每一个男孩的成长都要经历爸爸放手让其在地上摸爬滚打的过程,而现在的我们,显然也需要走出体育馆,擦亮眼睛,在一次次的被盖和空接中直视差距。

为了避免这篇总结成为技战术分析指南,我不想赘述类似挡拆和传切之间的时机把握,防守时前二和后三该怎么站位这些细节,这是老华的任务,我想我唯一有权关心的是,联赛后的聚餐,怎么到现在还没提上议程?

我们的目标已经明确,就是组建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既能内部训练,也能外出比赛。但五场比赛过后,除了确定基本的人员轮换之外,其他一切都是空白。但至少,主席狠抓队伍建设,老华主导战术已经被认为是可行的方式,那么,一支成型的队伍代表理工外出作战的那一天,应该不会太过遥远。

回到开头的叙述,加时赛里,我们越战越勇,无论在气势还是场面上都压到了对手。这是全队拼命争取到的加时机会,最后五分钟我们表现出的攻防质量以及精神面貌几乎可以跻身理工历史球队TOP10

再次回到老了那个话题,我从来都不觉在中年人为主的球队谈论青春就很矫情,既然老马刺十几年如一日的稳定并在今年奇迹般重返总决赛,那我们显然还远没到吹响终场哨声的节奏,即便吹响,比赛还能加时,青春也能逆生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