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洞房卫士
洞房卫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54,503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伊朗对垒 布什扛不住了

(2007-06-01 11:56:43)
标签:

军事

时事

抗日

分类: 洞房所有文章
    2007年5月23日凌晨,美军2艘航母和7艘战舰摸黑穿过霍尔木兹海峡(Straits of Hormuz),抵达伊朗外海的国际海域进行军演。这场没有经过事先公布的军演行动可说是伊拉克战争开打后美军在波斯湾最大规模的兵棋推演。正当美国积极强化在中东的军事存在之际,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也于23日公布了对伊朗核项目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伊朗在过去近2个月中不但没有屈服于联合国安理会经济制裁的大棒,反而加快了浓缩铀的脚步,逼得布什总统于24日扬言将再对伊朗加强制裁措施。
  眼看德黑兰和华盛顿的关系继续因为伊拉克和核问题而胶着,战鼓声似乎也随着华盛顿的气温上升而越敲越响,布什政府尚未放弃外交努力,由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领头,在5月28日进行了美国和伊朗两国27年来的首次官方高层级会面。虽然会谈的历史性意义要高过于实际价值,还是为火药味浓厚的大环境带来一丝降温水汽。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国防政策高级研究员史蒂夫·比德尔(Steve Biddle)认为,被伊战和伊朗核僵局“两头烧”的布什政府,虽然有心解决这两大难题,但可能不愿意付出背后高昂的代价。
  “美军大批集结于波斯湾,在我看来反映出美国政府的一大担忧:当美军深陷伊战泥沼之时,伊朗将趁中东地区出现安全真空(security vacuum)起而霸之。”比德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但我认为美方的做法只是威慑(deterrence)的表现,意在让伊朗感到担忧,以逼退(push back)伊朗的势力扩张,而不是要同伊朗动真格的,也不是制造同伊朗开战的借口(pretext)。”
  “布什政府在向伊朗暗示:我们是很认真的。”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雷蒙德·坦特尔(Raymond Tanter)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评论道,“在中东地区与伊朗相关的问题不少,首当其冲的是,伊朗在伊拉克境内煽动宗派暴乱,并试图增加对什叶派掌控的伊拉克政府的影响力。布什此举(增派军力)在于向包括沙特、约旦和其他波斯湾国家在内等正在作壁上观的美国盟友表示,我们对该区的安全承诺十分坚定,不会从伊拉克‘拔腿就走’(cut and run)。”

 

伊朗乐见一个混乱的伊拉克?

 

  曾于里根政府时期服务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坦特尔表示,布什政府在伊朗门口展示实力,不但能增加美国对伊朗谈判的筹码,也提高了伊朗同美国打擂台的赌注(stake)。
  “美军调派航母和战舰到波斯湾,表示就算对伊朗实行打击,也会是空中攻击(air strikes)而非派遣地面部队,这个做法会减少我们在此区盟友的焦虑,也让伊朗没有理由指控我们是把伊拉克战争那一套用在伊朗身上,”坦特尔分析道。但他也不忘强调:“我并不支持对伊朗进行空中打击,但我认为,唯一能对伊朗产生影响的方法就是拥有可信的军事存在,而一个有效的军事存在是不会引发战争的。”
  即便人们从当下的美伊关系中嗅出了浓浓的火药味,众所瞩目的美伊“巴格达会谈”在数度延迟后终于在5月28日正式登场。在伊拉克政府的邀请下,美国和伊朗的驻伊拉克大使面对面就伊拉克战局交换意见。据报道,美伊双方的会谈内容围绕在伊朗对伊拉克境内什叶派武装分子提供的武器援助、反伊朗政府的恐怖组织“人民圣战者组织”(Mujahadeen-e-Khalq,简称MEK)、美军在波斯湾的军事部署,以及美军自伊拉克撤军的问题。刚刚跃上国际媒体头条的伊朗核问题则不在议事日程表上。
  按比德尔的话说,美国对伊朗能用的“大棒”并不多,关键在于布什愿意将多大的“萝卜”抬上桌面?
  “伊朗明显不希望美国在伊拉克建立民主的目标最终达成,因为这将对伊朗政府产生很大的压力,但同时,伊朗也不希望紧邻的伊拉克陷入混乱。可以说在伊拉克问题上,伊朗同美国享有的共同利益很小,不足以让伊朗主动出面帮美国的忙。”比德尔解释道,“在此情况下,要让伊朗介入解决伊拉克的一团乱麻,可能要付出相当大的交换筹码(quid pro quo)。让伊朗发展核项目可能就是其一,但我不确定布什政府愿意付出这个在他们看来极大的代价。”
  比德尔认为,伊朗一向认为自己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被低估了,因此在同美国交往时,看重的是美国是不是将伊朗当成一个正常国家来交往。因此,美国和伊朗坐下来面对面谈总是好的,更不用说美国急需所有她能得到的帮助。但自称是“悲观派”的比德尔也直言,核问题被排除在巴格达会谈的讨论议题之外,已经预埋了会谈不会有太大成果的伏笔。
  坦特尔也说,美国同伊朗谈判时不谈核问题,等于最小化谈判的效用,正中伊朗的下怀。他悲观地认为,伊朗和美国对伊拉克的期盼不啻是背道而驰,要想让德黑兰支持美国在伊拉克的目标,恐怕比登天还难。
  “伊朗政府的动机是扩大1979年革命的初衷,从伊朗到伊拉克南部和黎巴嫩南部建立一个属于什叶派伊斯兰的国度。虽然许多专家认为伊朗同美国一样,希望伊拉克能够稳定,但我相信,伊朗希望看到一个不稳定、不在萨达姆这类领导人治下的伊拉克。毕竟,对伊朗来说,一个稳定而强盛的伊拉克只会带来政治和军事上的威胁,”坦特尔说。简言之,“伊朗不是伊拉克稳定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对付伊朗政权的最好方法还是孤立她,然后再运用其他军事和外交筹码。”
  伊朗对伊拉克矛盾纠结的战局的确毫无助益,然而,比德尔认为,就算他们愿意即刻停止对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民兵输出武器或派出情报人员,停止在伊拉克的宗派暴乱中火上加油,也不能保证伊拉克战争就能在隔天宣告结束。
  “伊朗明显不愿意帮美国解决伊拉克的问题,但是即使她愿意出面,也不见得就能成功。毕竟,伊拉克境内争斗中的不同宗派各自都有极强大的原因在推动他们开启战端,”比德尔表示道。
  虽然让伊朗介入伊拉克问题的结果没有保证,代价又极高,比德尔还是直言,他个人并不支持伊朗发展核武,但是他认为向德黑兰提交换条件还是个值得一试的办法。
  “在布什政府眼中,伊拉克是个大问题,核扩散问题也同样十分重要。但在我看来,伊朗迟早都会拥有核武器的,我不认为让伊朗发展核武器这个代价比布什想象得高,”比德尔说。

 

伊朗拥核,势在必行

 

  就在美军大举扩充波斯湾军事部署之时,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的伊朗核项目最新调查报告又为已然紧蹦的中东局势增添了一分紧张。这份长达四页的报告证实了国际社会的一大恐惧:伊朗正在加快其核项目发展的脚步,离心机的数目已有1,312台,较国际原子能机构在2月时的预测数目还高出四倍有余。要知道,离心作用是浓缩铀原料的普遍方式之一。
  “国际原子能机构预测伊朗将在未来3~8年内制造出核弹,我却认为这个评估过于保守了。”坦特尔说,“我认为伊朗已经取得制造核弹的关键知识和技术,在未来1~2年内,伊朗就能够制造出核弹。以色列恐怕等不到那时就会对伊朗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一出,即刻引来美、英、法等国政府的强烈反弹,声称将会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伊朗更为严厉的禁运措施,包括禁止部分伊朗高官出国访问、增加对于同伊朗公司和银行往来的限制,以及禁止同与伊朗革命卫队(Iran's Revolutionary Guard)有牵连的公司往来。另外,禁止对伊朗输出武器的限制目前也在布什政府的考虑之中。
  对伊朗加重禁运处罚的提议却没有得到比德尔的支持。他说,唯一会对伊朗造成伤害的惩治就是禁止伊朗向外输出原油,而在高油价的今日,这样的惩罚当然是不会被布什政府接受的。
  坦特尔同样对禁运的效能有很大的质疑。“禁运不会乖乖地让伊朗放弃浓缩铀计划。”坦特尔斩钉截铁地说,“经济制裁对伊朗来说是很重要的(important),但却不是决定性的(critical)。唯一能让伊朗政府在伊拉克和核项目两大议题上都让步的,就是在与伊朗政府谈判的同时,支持伊朗的反政府团体。因为唯一能威胁到伊朗政府的就是其政权的存续。”

 

赖斯主导,对伊朗政策走软

 

  坦特尔是非官方智库伊朗政策委员会(Iran Policy Committee)的创始人和共同主席。这个于2005年成立的组织有多位前任白宫、国防部、国务院和情报机构的官员加入,意在为布什政府的伊朗政策提供“第三条路线”--支持伊朗人民自己发动政权更替,而不是由美国人来代劳。或多或少代表华盛顿鹰派意见的坦特尔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时,也解释了他对现阶段华盛顿伊朗政策的忧心。
  “美国现在的伊朗政策只能说是拖延外交(stalled diplomacy)和无效的军事威胁(inefficient military threat)的综合体。布什政府简直是黔驴技穷(one-trick pony)。”坦特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道,“考虑到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要填补伊朗这个大洞,除了经济制裁和军事威慑外,美国也应该向伊朗的反政府组织--包括人民圣战者组织(MEK)--伸出手。”
  人民圣战者组织是一个武装的政治团体,其成立初衷是推翻现任的伊斯兰政权并取而代之。美国自1997年将其列入外国恐怖组织(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s)名单,欧盟理事会也将它列入恐怖组织的黑名单中。但人民圣战者组织一向被美国政府视作是对付德黑兰的谈判筹码,在拉姆斯菲尔德担任国防部长的时代,更传出美国曾吸收人民圣战者组织成员在伊朗进行颠覆活动的消息。德国、丹麦和部分欧盟国家,还容忍甚至允许人民圣战者组织的存在。
  坦特尔表示,伊朗国内的女性、农民、教师和其他少数族群已经对内贾德政府十分厌恶了。他虽然不支持美国直接对人民圣战组织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但美国至少可以将其从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并说服欧盟效法,对人民圣战组织采取中立立场,让他们得以在伊朗“自由发挥”。
  比德尔也认为,伊朗政治组成十分复杂,不是所有人都对内贾德政府在核问题上强硬的表现感到满意,而安理会加强禁运或许可以加深伊朗内部的分化。
  在国务卿赖斯的一手主导下,近来布什政府明显改变心意,倾向同伊朗谈判,以换取伊朗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合作。据报道,华盛顿的新保守派人士,尤其是副总统切尼及办公室的谋士,都对布什政府的伊朗政策倒向鸽派感到不满。坦特尔也毫不犹豫地预测说,布什的“绥靖政策”是不会成功的。
  “在国务院的主导下,美国政府打算同伊朗达成一个全盘交易:只要伊朗愿意停止向伊拉克输出武器和情报人员,美国不但愿意提供安全保证,也会帮助解散人民圣战者组织。于是,国务院最近开始在发言中‘妖魔化’(demonize)人民圣战者组织。”坦特尔说道,“人们应该记得,伊朗自2003年开始就不曾履行过承诺。同伊朗谈条件是注定会失败的。”

 

 


最新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