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同造财富传媒
同造财富传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812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富跌倒无人吃饱 鄂尔多斯地产资金链崩盘(一)

(2011-10-15 21:35:08)
标签:

财经

吴英

鄂尔多斯

中富公司

民间借贷

分类: 博击---敏感社会

中富跌倒无人吃饱 鄂尔多斯地产资金链崩盘

2011年10月15日04:4121世纪经济报道

犹疑的信心

在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体系中,信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鄂尔多斯人朴实,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一位鄂尔多斯人告诉记者。他给记者看了一张“传说中”的“白条”。据说,在鄂尔多斯当地借钱只需要在一张卷烟那么宽的纸上写个借条,关系好的连条子也不用写。

记者看到的这张借条约手掌大小,用印刷体打印了“债权人”“借款金额”“借款利率”几个字,每个词后面手写了对应的信息,在借款金额、借款利率的数字上还盖上了红指印。

纸条下方是借款人的签名,以及一条关于利息的详细说明。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利息是3分,但对于借款的开始和结束时间,以及付息时间并未作出说明。

“这张条子可能是长期借款,所以没有写这些。”另一位当地高利贷放款人告诉记者。他说,这样的条子很常见,也有一些比较规范的,会对借款的起止时间、本金和利息的结算方式作出规定。记者了解到,一些借条上还会写上如果利息和本金偿还不了时的处理方式。

虽然说信任是关键,但许多鄂尔多斯人正在将借条转成正规合同。记者所看到借条的主人,在当日下午打印出一份三页的借贷合同样本,并打算让所有打条子的借款者重新签订合同。

当记者询问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时,该人士表示合同总要正式些,而且如果遇到纠纷,条子的利息超过法定利率4倍的部分得不到保护,但是如果是借款合同,合同中对利息有约定则会受到保护。

这位借款者表示对当地借贷环境有信心,但仍忍不住抱怨:“鄂尔多斯老板们能不能站出来,不要不接电话?”

他认为,大多数当地借款人有一定的实力,即使是不见了也只是为了躲债,并非跑路,而且资产也足够偿债。有一位他借给资金的借款人资金链发生问题,但是该人士拥有四五辆路虎汽车。“随便卖一辆也是好几百万,不会有问题的。”

但是,他认为,很多老板为了躲债不接电话,甚至逃走,很令人气愤。“接个电话也好啊。都是熟人,没有钱也不会硬逼的。”而对于中富地产的做法,他认为是比较负责任的。

在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体系中,大多数钱是借给熟人,或者通过熟人作为中介,具有天然的信任关系。一名已经多日拿不到利息的债权人告诉记者:“我很信任他(欠债人),所以我不会去催他。如果我把钱从他那里拿回来,别人听说了可能也会来讨,他的资金链就会出问题。”

另一位债权人则表示:“我很信任他,但是如果别人找他要钱,我会担心要晚了钱拿不回来,也会去要钱。”这位债权人认为,现在的市场资金紧张,和债权人纷纷收回贷款有关。

“现在大家都不敢往外放了。除非是资源类的借款,才有人放,利息不过一个月1分5左右。其他的哪怕是5分的利息也不敢借出去,大家都宁愿少得利息但要保险 些。”

一名接近银行的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普遍收贷,近期鄂尔多斯各银行的存款直线上升。

鄂尔多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以及对未来抱有的希望是民间借贷市场的稳定剂。

但记者听说,过去鄂尔多斯也不乏骗贷事件。“一个人拿了几百万元,买了两辆好车,租一个好办公室,开着车去借钱,别人一看他的装备就同意借了几个亿。结果这个人一转身就跑了。”当地人描述。而曾经发生的真实事件是,一个借款人用几十万在北京租了三天的办公室,然后从鄂尔多斯骗走了几个亿。

“现在不催债还是因为觉得有希望,如果没有信心真的到了需要撕破脸皮的时候,还是要撕破。”一名当地放贷者表示。

一些贷款的担保者也因此受到了损失。因为借款人还不了,王强(化名)作为担保者支付了230万。

正如之前提到的一家知名酒店的做法,当地债权人和债务人协商,宽限债务时间,或降低利息、将债权转成股份或者用房产代偿,都是较好的解决方式。

谁最可能出问题?

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市场错综复杂。

“你借我的钱,我借你的钱,谁都算不清。说不定在大街上碰到一个人,就有借贷关系。”鄂尔多斯一位文化界人士介绍。

在错综复杂的借贷关系中,可以简单地将借贷人分成有实体公司的借贷人以及中介人,借贷公司分为单一的房地产公司和有其他产业的房地产公司。

“出问题的人大部分都是倒来倒去的人,没有自己的公司。”一名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者告诉记者。这些人在放出去的款收不回来时,便没有钱支付借款的利息,从而发生资金链断裂。

比如记者在中富公司遇到的一位债权人,她借给中富公司的两千万中只有几十万是自己的,其他均为从亲戚、朋友处以2分或者2分5的月息借得,再放给中富公司,角色主要是资金中介。

此外,一些人把从银行获得的贷款用于放贷。“我一个朋友买车,从银行贷了几十万,转手就借出去了。”一名当地人介绍。购房后办理按揭贷款,把节余资金用于放贷,然后用高利贷利息支付房款的现象也非常常见。“这里人买房肯定是按揭的,省下来的钱放出去足够支付利息。但如果高利贷市场出问题,还房贷的钱也没有了。”前述人士介绍。

2010年以来,鄂尔多斯市发生多起高利贷崩盘事件,其中资金上亿的案件包括众博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梅良玉一案、金亿泰汽贸担保公司总经理祁有庆一案和苏叶女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等。

有实体公司的企业,处境相对好一些。

记者在鄂尔多斯市时,曾听说当地一家知名酒店发生资金链问题,于是老总包了一辆汽车,请所有的债权人到酒店吃饭,告知债权人自己的情况,并表示,如果大家都来要债那么公司只能破产,或者大家可以缓一缓或选择成为公司的股东。

鄂尔多斯近期出现了不少“抵债房”,即一些还不起钱的房地产开发商用房子来抵债。比如中富公司公布了详细的房屋建筑图以及不同资产的市场价,作为偿债资产。记者还听说了其他多处抵债房。

“和债权人协商,或用房子抵债的做法都很常见。”一位房地产人士评述。一位建筑施工人员则称,今年由于楼市不好,许多地产商都希望用房子来抵建筑款,如果不要房子,建筑款项只能欠着。

不过债权人大多不满意抵债房的定价,希望打折。有时候,为了尽快回笼资金,房地产商也会“割肉”。

记者听说位于鄂尔多斯第五小学附近的一个楼盘,原价7000元左右每平方米,现在抵债价格只有约3500元。另一位房地产人士表示,知道这处房产要抵债,但认为价格不太可能如此之低。“应该是有一些条件,比如

一次性付款是一个价格,多次付款价格则高一些。或者最低的楼层是3500元,每高一层往上加价。也有可能3500元是起拍底价,实际拍卖价格高一些。”这位人士推测。

中富公司在估价时,把18000元每平方米的底商价格折为16000元,而且在债权人的要求下,对价格再次进行了85折。

也因此,很多鄂尔多斯人并不是很恐慌。“房子还在那里,最坏的打算就是拿房子。”一名鄂尔多斯人说。他认为,虽然鄂尔多斯房价有泡沫,但也有一定的刚性需求,而且外来人口逐年增多,房地产只是遭遇暂时的寒冬。

此外,拿地的时间不同,企业面临的问题也不同。“前几年拿地的企业问题应该不大,出问题的企业大多数是在近两年拿地的。”一位鄂尔多斯当地放贷人员表示。近两年,鄂尔多斯地价飞涨。

但对于没有实业的借贷中间人,一旦发生资金链断裂,将没有任何东西给债权人,因此出现“跑路”或自杀等事件。有实体的公司境况好于借贷中间人,而有多种资产的房地产公司又好于单纯的房地产公司。

中富公司的另一位股东郝小军还经营着一家煤炭运输公司,中富公司负责处理债权人事务的人士告诉记者,郝小军已经从煤炭运输公司中拿出1000万元,准备用于解决中富公司的问题。

在当地,许多房地产开发商同时也经营煤矿或者酒店等产业,其他产业的资金可以为房地产暂时输血。

“出问题的不会有大企业。因为大企业除了房地产,肯定还有其他产业作为支撑。”一名市场乐观人士称。

不过也有市场悲观者。“问题一天比一天严重,不知道危机什么时候会爆发。”一名小贷公司人士认为。

“麻木了。”有人说。“习惯了,大家对此都有预期。”一位接近司法部门的人说。

据了解,近期鄂尔多斯经侦支队尤为繁忙,常常加班,而所有和高利贷相关人士都被打了预防针,不得向外泄露任何和办案有关的信息。

政府在行动

危机中,很多人将目光转向政府。

中富公司希望政府给予部分费用减免,并且能帮助其向银行申请流动贷款,以及让银行发放购房者的按揭贷款。

许多借款人都寄希望于政府救市,并且认为,即使市政府不考虑,省自治区政府也会考虑这一问题。

今年下半年以来,鄂尔多斯市政府多次组织企业家召开座谈会,并为企业协调银行贷款。在政府的协调下,部分企业的贷款已经得以延期。政府的另一个举措是,将5000万元以上的融资者进行监控,防止其外逃。此外,政府和当地的鄂尔多斯商会联合成立了担保公司。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建议,政府可以考虑四点措施。第一是要求借款人拿着借条到金融办或者公证机构对借条进行公证。公证者可以获得优先偿债权。通过这一步骤可以摸清楚借贷情况。第二点是允许部分企业倒闭。“有的企业有投机冲动,要让有些人承受风险的惩罚。”第三点是不要轻易抓人,让借贷事件刑事化,要尽量认定为是民间借贷违约。第四点是要设法鼓励民间资本尽量进入正规金融机构。

“如果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企业会瘫痪,债权人更加没有信心。一些本来可以循环的资金链也断掉了。”黄震建议,“对于一部分还有潜力可挖的企业,可以重整秩序,通过债权人会议等进行债权重整,再从银行贷款。”

和记者攀谈的多位债权人也表达了这一意愿。“我们所有的努力目标是,不要进入司法程序。”中富公司负责债权处理的人士称。因为如果介入司法程序,就需要冻结公司资产,公司将无法运营。

为了安抚债权人,公司迅速列出两套解决方案,并对于愿意等待、领取现金的债权人承诺,在10月后将支付1分5的利息(1.5%月息)直到还款。

另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他的一个朋友去年以每亩40万元买了100亩土地,但是看到市场的资金情况后,并未开始开发,今年地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亩120万。这位朋友现在欠了一些钱,但这位债权人认为,土地的价值足以抵债,但如果诉诸法院,法庭拍卖的结果可能低于市价。

吴英和石小红案件中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吴英一案中,根据媒体报道,吴英的本色集团在吴英被刑拘之前经营状况良好,而且到审判时,她的资产如果不是被非法没收和拍卖,不但能够偿还所有的债务,且吴英可能也已是坐拥价值数亿元资产的富豪。

但这需要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信任,以及债权人充分的还款意愿。

戚聿东提出了五点建议,包括:适当调整偏紧的信贷政策,尤其是对中小企业不应一刀切紧缩贷款;加强对民间高利贷现象的政策规范和监管,将民间借贷特别是高利贷行为纳入“体制内”一并管理和监管,不能因为超出银行贷款基准利率4倍以上不受法律保护为由,而对高利贷行为听之任之;严格控制银行和上市公司 资金体外循环现象;加强公众金融教育以及建立针对中小企业的综合服务体系,真正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多位参与借贷人士表示,希望媒体不要过度报道,将事情扩大引起市场恐慌。黄震则特别提出,要小心微博的放大效应。

但无论媒体是否报道,在鄂尔多斯当地各种传闻已经铺天盖地。“最坏的时候还没有到来。”当地一位投资业界人士表示。他介绍,每年年底时,房地产企业要结算工程款,而2010年初当地银行放出大量贷款,这意味着2012年初将是大量房地产企业还款大限。

“到年底问题会更严重。”该人士判断。

有市场人士告诉记者,鄂尔多斯当地银行的贷款额度已经用完。而黄震认为,短期内中国的通胀形势不会改变,因此货币政策也不会改变,加之房地产调控政策,如果放任正规金融机构对微小企业融资难无所作为,放任民间借贷的投机化倾向,鄂尔多斯民间借贷风险可能进一步积聚和扩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