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并非博爱,只是多情——谈贾宝玉的爱

(2006-03-23 11:41:12)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贾宝玉的爱,只和两个女人有关,一个是林黛玉,一个是花袭人;在精神上,宝玉和黛玉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是几千年难得一见的情痴情种,是心心相印、心有灵犀的一对冤家,一对反叛,一对诗人,一对知己。但在生活上,宝玉却又离不开袭人的关爱,宝玉对袭人,有一种对母亲般的依恋,甚至将处男之身也给了袭人。对宝玉来说,黛玉加上袭人才是一份完整的爱,是他的灵与肉,形而上和形而下,红玫瑰与白玫瑰,圣洁的妻和温柔的妾……

因此,当黛玉说:“我死了。”宝玉马上便说:“你死了,我做和尚!”而当袭人说:“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时,宝玉也便说道:“你死了,我做和尚去。”尽管黛玉当时将两个指头一伸,抿嘴笑道:“作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但从今以后,做和尚的话,宝玉再也没对任何女人说过,即使是宝钗,即使是晴雯。

作为情敌,宝钗和晴雯只是黛玉和袭人心中的情敌,与宝玉原本无关。宝玉的心里,从来都没把宝钗和晴雯,视为自己的妻和妾。对于宝钗,宝玉仅仅是在旁看着她的一段雪白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却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可见,宝玉的心中,宝钗不过是一个亲戚罢了,即使是爱,也是敬爱的爱,敬而远之的爱,并非喜爱的爱;对晴雯这个和袭人一样,从小到大朝夕相处的美侍女,宝玉也从未有过非分之想,要不当晴雯过来换衣服,把扇子失手跌在地上,将股子跌折时,宝玉怎么会叹道:“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此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宝玉的心里,晴雯早晚是要出去自己成家的,难怪晴雯听后,忍不住反唇相讥,进而大闹一场,因为她听出了这句话的冰冷的弦外之音。

    宝玉全部的心和爱,只在黛玉和袭人的身上。但她们两人对宝玉的爱,却判若云泥。黛玉的爱,冰洁透明,云淡风清,没有任何要求,不带任何条件,爱得超凡脱俗,爱得一尘不染,对黛玉来说,宝玉就是一切,除了宝玉之外,任何男人,甚至贵为皇上也不过是臭男人而已,所以,最终黛玉为宝玉而死,宝玉也不负知己,出家为僧,亲身兑现了当年的承诺;而袭人的爱,却仅仅是世俗的爱,带着要求,带着条件,带着期许,带着目的,所以,袭人才会说:“难道你不学好,我也跟着你?”因此,当贾家落魄之后,袭人另嫁他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