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用伊沙的方式读“红楼”

(2005-12-17 20:02:31)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黛玉进入我家》

 

黛玉进入我家

我在门口

遇上她

从此我闭门不出

头悬梁锥刺骨

日日苦读

 

黛玉住在我家

我在窗前

望着她

从此我躲进柴房

奋力劈柴

一丝不挂

 

黛玉睡在我家

我在床上

想着她

我在等她长大

我在等她

为我葬花

 

林妹妹

看看我吧

我不爱说话

也无玉

但诗做得好

而且力气大

 

 

这是当代著名诗人伊沙的一首诗,因为写的是林黛玉,我便顺手将它发在了红楼梦群里,果然不出所料,诗一贴出,便如石击水面,激起涟漪无限,那些读惯了古典的红楼迷们,面对这首后现代的解构之作,顿感无从下嘴,经过一番七嘴八舌,大家一致认为这首诗歌太差,理由是它太不像“诗”,而像“顺口溜”。对于这个结果,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我已经无数次的领教过当代人对现代诗歌的敌视和冷漠。它只能更加加深我固有的看法,在当代的中国,并不缺乏优秀的诗人,缺乏的是优秀的读者。

几千年来,中国一直都是一个抒情诗篇的国度,唐诗宋词伟大的影响深入骨髓,但也后患无穷,因为它养成了我们畸形的审美观,一提到诗歌,就必须优美,就必须抒情,就必须意境……否则,便不能称之为诗,这是一个极其可恶的偏见。

诗歌之美是不可言说的,在一首好诗的面前,任何试图对其作出的阐释和解读都将是多余的。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为讽刺当时盛行的“失恋诗”,鲁迅先生就曾提起笔来,写下了著名的新打油诗《我的失恋》,而在伊沙这位敢往“黄河里撒尿”的诗人,敢写“结结巴巴”诗歌的诗人,敢叫嚣“饿死诗人”的诗人的这首诗里,我似乎听到了一种遥远的回响。面对已经走上了神坛的《红楼梦》,伊沙忍不住又玩了一次解构,用的依然是他自己特有的那种,天生漂亮的好语感和“一脸无所谓”的姿态。

    老子、孔子以降,中国人惯会造神,然后再对自己所造之神,行三叩九拜的大礼,《红楼梦》这部小说的命运,亦是如此,正被越来越多的人顶礼膜拜,而《红楼》中真正传承的精神却渐行渐远。读罢此诗,我想我们在面对经典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换一种方式和角度了?要知道人再优秀,也只能是优秀的人而已,决不应化而为“神”。《红楼》固然伟大,我等亦并非卑微。面对大师和经典,请直起你的腰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