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限狐疑说脂批

(2005-11-03 21:14:03)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在曹雪芹去世二百多年后的今天,一部残缺不全的《红楼梦》,令多少人为之扼腕长叹,又多少人为之郁郁终生!而世间却并无可将我们载回过去的时间机器,谁都无法亲自返回雪芹著书的年代,去一探究竟。所以,在目前这些我们所能见到的,残存无几的线索当中,脂批无疑成了一种不可或缺的证据和依据,因此也就没有多少人愿意去计较它的真伪了,因为离开了这根“仅有的拐杖”,面对《红楼梦》后半部的未知,我们将更加孤独无助。于是乎,脂批也就越来越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了,可我对它却总是保持着审慎的怀疑。

最使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如果脂批真的与本书一同流传于世,那么高鹗在续书中何以对脂批中留下的诸多线索和伏脉视而不见?假设高鹗是出于本意来续此书,那么直接采用脂批的线索,岂不省力?又如某些红学家所言,高鹗是奉命篡改本书,那么利用脂批的线索修改起来,岂不更具有欺骗性?何以高鹗却费力不讨好的另起炉灶呢?所以,我认为高鹗在续书之时,肯定是没有见过脂批的,如果见了,以脂批中透露出的那么多信息,或多或少都会对其产生影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高鹗的续书中,脂批的线索踪影全无。故此,脂批的出现,肯定比高鹗续书之时要晚,这是其一;其二,细读脂批就会发现,脂批的语气不一,并且忽大忽小,忽男忽女,绝不像出于一人之手,因此也就造成了当下红学界众说纷纭的局面,有人一口咬定脂砚斋是曹雪芹的长辈,多指曹頫,也有人说是曹宣的第四子曹硕,还有人坚称其为曹雪芹之恋人,如书中史湘云之原型,或者妙玉之原型等等莫衷一是。更为主要的是,脂批中有许多观点明显与作者的观点相悖。如脂批力捧袭人、捧钗贬黛、钗黛合一等说均与作者本意无关,甚至相反(恕我驽钝,读《红楼梦》读了恁多遍,也没能读出此种观念来)。试举几例如下,脂批云:“钗与玉远中近,颦于玉近中远,是要紧两大股,不可粗心看过。”此说可谓荒谬之至,若果真如此的话,宝玉又何必“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呢?又何必最终弃宝钗于不顾,出家而去呢?又如“盖钗黛原本一体”,此说更是扑风捉影,钗黛从性格到行事,处处对立,截然相反,这都能说成是一体,那么宝玉和薛蟠怕也原是一体的了;再如“奶母之倚势亦是常情,奶母之昏聩亦是常情,然特于此处细写一回,与后文袭卿之酥酪遥遥一对。足见晴卿不及袭卿远矣。余谓晴有林风,袭乃钗副,真真不错。”此说直言晴雯不如袭人,而且是远矣,又借晴有林风,袭乃钗副之说,表明黛玉亦不如宝钗,果真如此吗?我算是眼拙脑笨之人,真真是看它不出,不知诸位眼力何如?更加不可理喻的还有,如“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当此回,宝玉才不过十二、三岁而已,如此小之年龄,且宝玉本身又是个最厌家务之事的,不知此言从何而起?简直莫名其妙。还有如“又副册只香菱、袭人、晴雯三人而已”,“紫芸轩”等等纰漏之处,亦屡见不鲜,恕不一一例举。

有鉴于此,对待脂批,盲目推崇实为不智,还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的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梦回大观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梦回大观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