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回大观园

(2005-11-03 21:08:22)
标签:

红楼梦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这次远行,长达两年之久,归路漫长,遥遥无期。一个人,一箱子石头,六十多个小时,不停地上车、下车,挤来挤去,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方,我已累得几近虚脱。到北京时,已是傍晚,华灯初放,雾气蒙蒙,这个城市在我眼中,依旧如是忧郁,不改旧时容颜。一个电话,联系上在北京生活的好友,然后放下行囊,然后共聚晚餐,然后寒暄,然后沐浴,然后更衣,然后入梦。

第二天一大早,向朋友打探好大观园的所在,便迫不及待地坐上公车,直奔大观园而去了。梦中的大观园是我前世的居所,今生重来与你相见,该是怎样的一份心情!车到站了,只觉心跳得厉害,此时颇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慌乱和喜悦,一切都不能言说。

买了票,走进大门,抬头便见一座假山翠嶂,遮住了园中景色,一个声音倏忽响起在耳边,众人都道:“好山,好山!”贾政道:“非此一山,一进来园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则有何趣。”众人道:“极是。非胸中大有邱壑,焉想及此。”我一个人默默,矗立半晌,记忆早已飘进书中,那段陈年的旧梦。而后回过神来,但见山石参差,石上植物缠绕,不显突兀,只叹此山略小,输于气势。循山侧之羊肠小路,蜿蜒而入,见一白石刻有:“曲径通幽处”。此处确应有此题,方才恰当。穿假山而过,便是“沁芳”,三孔石桥,凉亭一座,可惜水太脏,败人兴致。再向前去,看到路标显示,左面怡红院,右面潇湘馆。我来此大观园,一多半的原因正是为此,遂快步走进怡红院,刚刚跨入门里,便有一个声音缓缓而起,开始介绍怡红院,正中五间大房,东西各有三间配房,院内植有芭蕉和海棠,走到正房,看见宝玉,袭人和晴雯的蜡像,可惜屋子里不让进,只能隔着栅栏观赏。看罢怡红院,心里面觉得,还是过于朴素了,依宝玉的性格,应该更加富丽堂皇一些才对。出了怡红院,拐入潇湘馆,果然两处离得很近,但见院中遍植翠竹,确实有“凤尾森森,龙吟细细”之感,沿着石子路,轻声走过去,看了看黛玉和紫鹃,以及架上那只会吟诗的鹦鹉,一种怜惜之情,涌上心头,不知不觉,眼中已有泪欲落。走出潇湘馆,便开始随意而行,信马由缰,藕湘榭、栊翠庵、紫菱洲、秋爽斋……一处处走来,并不费力,亦不费时,只不过稻香村里已无鸡鸭,蘅芜苑内亦无香可闻。看到顾恩思义匾时,便想见了刘姥姥欲跪地磕头时的场面,不禁莞尔。倒是在大观楼后面的各种“红学研究馆”里,我徜徉了许久,仔细看了里面的各种介绍和展品,又在西门附近的书屋里,买了许多关于“红学”方面的书籍,算是不虚此行。出来后,跑到红香圃里,看了看湘云醉卧的大石。然后便到处向人打探黛玉葬花之所,经过工作人员的指点,好不容易在滴翠亭旁找到了一面土坡,上面全种着桃树,一把破扫帚横陈于地,却并不见黛玉葬花之“花冢”。

    走入大观园,恍如一梦,梦醒后觉胸中有几处遗憾,不吐不快,一是进门之“山”,太小;二是“沁芳”之泉,太脏;三是“怡红院”不够富丽;四是“潇湘馆”不够清幽;五是院内所有之经商项目,太煞风景;六是总体看来,整个大观园规模还是略小,不够大气。不知道上述这些“缺憾”,在别人眼中如何?又何时能得以改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