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是焦大口中的“小叔子”?

(2005-11-03 21:00:38)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在书中第七回里宝玉随同凤姐去宁府散心,刚好遇到了可卿的弟弟秦钟,玩耍了一天之后,天已黑了,外面派了焦大去送秦钟回家,谁知焦大却乱骂起来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作者在此处的用意十分明显,就是借焦大之口,向读者暗示了宁府的淫乱。而焦大之骂,也正是因为派他去送的是秦钟——可卿的弟弟,他的不满刚好就是冲着秦可卿的淫乱去的。试想,如果派他去送的是别人,他还会如此肆无忌惮的漫骂吗?恐怕未必。

大家都知道焦大话语中的“爬灰”,是指秦可卿与贾珍之间的奸情。因为“爬灰”即指翁媳通奸,正好符合贾珍和可卿的身份,而且,这一点从书上说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以及秦可卿死后,贾珍那种如丧考妣的态度,用书上的话说就是“哭成了泪儿人”,“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等等,都非常明显的体现了出来。问题在于,焦大的后一句话“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又是指谁呢?关于这一点,一直以来都众说纷纭,有说是指王熙凤和贾蓉的,也有说是指宝玉和可卿的……然而,小叔子应该是指丈夫的弟弟,可王熙凤是贾蓉的婶婶,宝玉是可卿的叔叔,这几人之间是否发生过关系,暂且不说。单说辈分就对不上号。那么,这个“养小叔子”的嫂子究竟是谁呢?这个“被养的小叔子”又会是谁呢?

我认为此话所指的应该是秦可卿和贾蔷。因为,贾蔷是贾蓉是弟弟,也就是秦可卿的小叔子,书上对于贾蔷的介绍是这样的:“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既然常相共处,便会为一些偷鸡摸狗之事制造了机会。而且,书中对秦可卿的批语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由此可见,秦可卿在整部书里,便是那“淫荡与美艳的化身”。既然都能跟自己的公公发生奸情,那么和“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的小叔子贾蔷发生关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此外还有一次,就更加明显了,在书中第九回里,当金荣和秦钟发生口角的时候,“金荣只顾得意乱说,却不防还有别人。谁知早又触怒了一个。你道这个是谁?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今见有人欺负秦钟,如何肯依?”贾蔷既与可卿有奸,见有人欺负秦钟,自然会被触怒,而自己出面又不合适,只好出去挑唆宝玉的侍从茗烟了。

虽然贾蔷和可卿之间的奸情,做得十分隐秘,不仅瞒过了贾府的很多成员,也瞒过了很多读者。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有奸情,早晚会被人知晓,最后,他们之间的奸情还是被贾珍知晓了,“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说到这里,基本上就已经清晰了,“养小叔子的”自然是可卿和贾蔷无疑了,虽然在可卿死的时候,贾珍都“哭成了泪儿人”,而贾蔷却一点多余的悲哀表现都没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