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眼看《红楼》

(2005-11-03 20:59:45)
标签:

红楼梦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所谓文章天成,妙手偶得,《红楼梦》一书,洋洋洒洒几十万言,却未见任何雕琢之痕迹,仿佛天地之初,便有此一书,向芸芸众生演绎着人间的悲欢离合、聚散兴衰。

我读《红楼梦》已历十载,在那温柔富贵、花柳繁华的大观园里进进出出几十次,虽感触至深却心得全无,总想提起笔来写点什么,可究竟该写些什么?我又茫然。

世间有闲之人无数,故此解读《红楼梦》之书之文浩如烟海,令我也生“无才补天”之叹。有人在忙于考证《红楼梦》之作者,有人在忙于统计《红楼梦》之人数,有人在忙于猜测《红楼梦》之结局……忙、忙、忙,都是些“无事忙”。作者是雪芹也好,曹頫也罢,我只知此书已写尽人生,道尽炎凉,作者为谁,又何分别?人数多多少少,于我都是一般,我的左眼只装得下宝玉,右眼只容得下黛玉,一个千秋情种,一个万古情痴,一个归彼大荒,一个泪尽而逝。宝黛之情已成人间至爱,“还泪”之说更是千古绝唱。其他诸人不过陪衬尔尔,人数几何,何关宏旨?要说真正的遗憾,还数后半部的残缺,可转念一想,天地尚且不全,何况区区人间?故此《红楼梦》之未完,亦是必然,无须慨叹,且作者早已在字里行间交代了结果,君不见“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是怎样的境遇,“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又是何等的悲凉! 

每次翻看此书,便觉那“无才补天,幻形入世”的宝玉恰是我的泪水前生,而那“阆苑仙葩,咏絮之才”的黛玉更是我生生世世的恋人,尽管我在茫茫人海中遍寻不见。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非千古至情至性之人,何能做此之说?孰不知,世间女子皆是天使,因为寂寞,来到人间,却被那些“浊臭逼人”的男人们玷污。可叹人世间,粗俗不堪、淫欲无度如薛蟠、孙绍祖之流,何其多哉!而像宝玉这样玲珑剔透、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又何其少也!遂为天下女人一大哭!

    爱河又叫孽海,孽海从来无边,回头不见红楼,但见白茫茫一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