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弹“红楼”与现代诗歌

(2005-11-03 20:50:26)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我在网上的朋友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写现代诗歌的,一类是研究《红楼梦》的,跟写现代诗的朋友不能提“红学”,跟研究《红楼梦》的朋友不能提现代诗歌,这是我在经历了若干次被气到撞墙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

喜欢“红学”的朋友,大多数也写诗,只不过写的是古体诗词,最看不起的就是现代诗歌了,他们普遍认为现代诗人都是一些“精神病人”,现代诗歌更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呓语”,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胡说八道”。

写现代诗的朋友,多半也看过《红楼梦》,只不过看不起研究《红楼梦》的所谓“红学”,他们大都认为,“红学”是一门专吃曹雪芹“口水”的学问,而那些所谓的“红学家”们,更是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一部《红楼梦》养活了多少寄生虫啊!他们总会这样说到。

我恰好是两方面的爱好者,于是乎经常受些夹板气,后来慢慢地学了乖,不再有那一厢情愿的想法:将二者进行无谓的调和。可话说回来,“红学”真的就跟现代诗歌格格不入吗?恐怕未必!“红学”研究里,有一部分是专门来研究《红楼梦》里的诗词曲赋的,而在中国的古诗和现代诗之间,本来就有着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传承关系,尤其是在某些诗歌观念方面,更是藕断丝连。

《红楼梦》一书中的诗词曲赋可以说是一道迷人的风景。曹雪芹曾被友人比之为李贺,足见其造诣之深。与作者极有渊源的脂砚斋就曾说过:作者写此书,亦有“传诗”之意。我想作者“传”下的,除了那些幽雅哀怨、旖旎动人的诗词之外,还有就是那高屋建瓴的诗学观念,而作者的诗学观念恰好又与现代诗歌中某些流派的观点是不谋而合的。且容我试举一二为例:

在书中第四十八回,香菱向黛玉学诗:香菱笑道:“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红楼梦》里的诗学观念是:立意为上,词句次之,形式为末。这不刚好解决了现代诗歌界一个由来已久的“写什么”和“怎么写”哪个更重要的问题吗,哪个更重要?按照《红楼梦》里的观点,当然先是“写什么”,后是“怎么写”了。

再来看薛宝钗与“橡皮写作”,橡皮写作的代表人物杨黎有一句著名的诗歌观点:诗歌即废话!我原本以为此观点为其首创,却原来在《红楼梦》里早有过更高明的说法,且看书中薛宝钗的言论如何,宝钗笑道:“原本诗从胡说来……”

还有就是在当今诗坛上叱咤风云的“下半身写作”,也早就被曹雪芹实践过了,薛蟠那一句:“女儿乐,一根鸡巴往里戳。”足以堪称“下半身写作”的经典之作,完全符合“下半身写作”的要求:诗歌从肉体开始,到肉体为止……

    等等等等,从以上三个例子可以看出,研究《红楼梦》的红学家们和写现代诗歌的诗人们,还是有着共同的话题可以探讨的,没必要泾渭分明的做不理不睬状,更没必要水火不容的做阶级斗争状,大可以像我一样,一手操着现代诗,一手握着《红楼梦》,不亦乐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