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贾母对宝黛婚事的态度

(2005-11-03 20:45:48)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话说黛玉父母双亡,林家家产又不知去向,只好孤身一人寄居在荣国府内,此时唯一的依靠就是贾母了,好在贾母对黛玉“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可毕竟贾母已是暮年之人,一旦不在了,黛玉将是何种结局,真是不堪设想。所以,丫鬟紫鹃才会说:“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像姑娘这样的人,无父母无兄弟,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紫鹃想趁着贾母尚在,把宝玉和黛玉的婚事定了,但贾母却未必有将黛玉许配给宝玉之心。且看书里面,宝琴出现时贾母的态度就可以知晓了:“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其实一点都不遂意,薛姨妈其人,貌似忠厚,无心机,其实心机极深,处心积虑的想把宝钗许配给宝玉),只是已许过梅家了,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贾母听见已有了人家,也就不提了。”由此可见,贾母并无将黛玉许配给宝玉之心,若有的话,就不会兴起为宝玉求配宝琴之念了。所以,贾母对黛玉的好,也不过只是将黛玉看成是“亲孙女”罢了。

书里面宝玉和黛玉的情感,类似现代的自由恋爱,然而,在那个时代,在那种家庭,“自由恋爱”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这一点从另一对“自由恋爱”的情侣——司棋和她表哥潘又安的身上就能够看出来,先是他们二人在园中约会的时候,被鸳鸯撞见,结果两个人吓得:一个双膝跪下,拉住苦求,哭道:“我们的性命,都在姐姐身上,只求姐姐超生要紧!”虽然鸳鸯并没有将此事说出去,但司棋依旧在抄检大观园时被查出了一封情书和几件信物,而撵了出去;另一个磕头如捣蒜,又在事后急急忙忙的逃走了。可见,“自由恋爱”在那个时代是“事关风化,难以见人”的一件大事。丫鬟仆人尚且如此,未曾婚嫁的爷和小姐要是做下了此等之事,那就更加了不得了。所以,那次宝玉向黛玉表白爱意,错被袭人听见时,袭人才会“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又担心宝玉和黛玉“将来难免发生不才之事”,于是在“心下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祸”。后来就找了个机会向王夫人请示“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否则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可见,这种“自由恋爱”的行为,后果是多么的严重。

贾母虽然疼爱黛玉,但如果黛玉和宝玉真的 “私定了终身”的话,那贾母一定会比任何人都愤怒,并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反对,因为在书上第五十四回里,贾母借着批判女先儿讲的故事《凤求鸾》的机会,已经明确表示了她对这种事情的反感: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见,贾母虽然慈祥,毕竟也是封建大家族的代表,她内心里根本容不下这种“自由恋爱”的行为。

故此,宝黛之婚事,也就成了泡影。因为连贾母都不表示支持,那么,薛姨妈、王夫人、凤姐这一干人,就更加不会支持了,这里面哪一个不是看着贾母的眼色行事的?所以,宝黛之爱,注定孤注一掷,注定是一场悲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