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话说柳湘莲原是同性恋

(2005-11-03 20:45:06)
标签:

红楼

红学

分类: 醉爱红楼

《红楼梦》里的痴男怨女,最令人扼腕的当数柳二郎和尤三姐。这一对烈性鸳鸯,男的“素性爽侠,酷好耍枪舞剑,吹笛弹筝,且生得又美”;女的“风流标致,丰姿绰约,堪称是个古今绝色的尤物”。怎么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想作者亦有此意,于是乎,让这两人有了谈婚论嫁之说,只可惜成就的却是一场悲剧,有人会说这场悲剧的原因是出于误会,但我认为,抛开那些误会不谈,两人还是不会真正的走到一起,因为柳湘莲是一个同性恋。

首先,柳湘莲有宠养娈童的癖好。且看书中柳因有事便“命小厮杏奴先回家去”,大家都知道,曹公为书中人物起名字,决不是凭空乱起,一贯爱用隐喻和谐音,往往越是小人物的名字越有着特殊的含义,偏湘莲的小厮名叫杏奴,谐音即是“性奴”。再看他对薛蟠说“你随后出来,跟到我下处,咱们另喝一夜酒。我那里还有两个绝好的孩子,从没出门。”虽是骗薛蟠之话,但亦不无此种可能。

其次,书中说柳湘莲“最是冷面冷心,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此话只说出了一半而已,其实他的“冷心冷面、无情无义”是指对女人或者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对自己喜欢的男人如秦钟、宝玉乃至赖尚荣就不同了。如书中所写,宝玉问他最近去了秦钟的坟地没有,湘莲道:“怎么不去?前日我们几个人放鹰去……我背着众人,走去瞧了一瞧”,尽管他本是个“一贫如洗,家里是没的积聚,纵有几个钱来,随手就光”的人,但是当他看到了秦钟的坟被雨水冲坏了一点之后,马上“回家来便弄了几百钱,第三日一早出去,雇了两个人收拾好了”,看他对秦钟的这份情意,又岂像是个“冷心冷面”之人?

第三,柳湘莲为什么要暴打薛蟠?难道仅仅是因为薛蟠对他无礼吗?我认为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他打薛蟠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为了秦钟。从他和宝玉的对话:湘莲道:“眼前我还要出门去走走,外头逛个三年五载再回来。”宝玉听了,忙问道:“这是为何?”柳湘莲冷笑道:“你不知道我的心事,等到跟前你自然知道。我如今要别过了。”由此,我们能看出他打薛蟠应该是早有预谋的。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书中第三十四回,在此回中,宝钗说:“难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纵欲,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既然连宝钗都知道了他哥哥和秦钟之间的事,那就说明,整个贾府都会知道,可见这件事一定是件大事,因此,宝钗才会用“闹的天翻地覆”来形容。可如此之大事,书中却只字未提,想来此事定是那种有伤风化的不堪入目之事,才会被作者删去了,就像删去天香楼一节一样。可见,柳湘莲和秦钟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交情,说白了就是同性之爱。所以,柳湘莲才会一直对秦钟念念不忘,并对曾经得罪过他的人饱以老拳。

第四,冯渊是书里明确提出过,确定无疑就是同性恋的人,而冯渊和湘莲之间又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且看:冯渊是因为香菱被薛蟠暴打;薛蟠是因为秦钟被湘莲暴打,此为一报还一报。冯渊本是一个“酷爱男风,最厌女子”的同性恋,却突然间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偏偏就看上了香菱,结果娶亲不成,反而丧命。湘莲也是如此,本来是对女人最“冷心冷面、无情无义”的,却突然间和尤三姐有了婚嫁之论,结果呢,和冯渊一样,娶亲不成,乐极生悲,尤、柳二人一死一出家。由此可见,冯渊即是湘莲之副,那么冯渊是同性恋,同时也就影射了柳湘莲,间接告诉读者柳湘莲也是同性恋。

第五,宝玉原是生长在深宅大院里,也就不大可能会接触到柳湘莲这种身份的人,所以,湘莲定是和秦钟认识在先,之后又被秦钟介绍给宝玉的。秦钟死后,湘莲对宝玉又产生了那种同性之爱的情感。如书中所言:“次日(湘莲)又来见宝玉,二人相会,如鱼得水。”鱼水之欢指男女之情,尽人皆知,作者将这个词语用在此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向读者暗示了湘莲和宝玉之间的暧昧关系。

最后,让我们分析一下柳湘莲的名字:柳者,“柳”也;湘莲者,“相怜”也。若“花”用来指女性,那么“柳”就可以用来指像宝玉、秦钟、湘莲这样俊美的男性;“柳相怜”就是指他们之间互相怜爱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