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幕诗剧《家族》

(2005-11-03 18:19:49)
分类: 诗剧


人物:猎人、小巫女、盗火者、农人、砍柴人、牧人、渔人、铁匠、诗人、石匠、敲钟人、僧侣、守墓人
时间:无始无终
地点:无边无际




家族是火焰中埋藏的秘史
是一次阴影中的出走
是撕裂和
愈合
是一场从血液开始
到血液结束的
战争



第一幕:诞生


猎人与小巫女



在整个家族的源头
猎人最先醒来

在一场大水之后
万物崭新如洗


猎人:

我不知道这是哪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睁开眼的时候
就已经是这个样子
我睁开眼的时候
就我一个人在这里

我茫然四顾
孤独一人

我唯一的感觉是饿
我唯一的欲望是吃

头顶的蓝色高高在上
鸟群从南到北飞来飞去
脚下的黄色无边无际
兽群从东到西走来走去

我与生俱来的饥和饿
将看见的一切塞进肚子
一切新鲜的成为我的力气
一切腐烂的被我遗弃

我是猎人
我的欲望没有颜色
没有边际

我是猎人
被迫活着
活在追逐与被追逐之间
活在猎杀与被猎杀之中

我是猎人
危机四伏
等待衰老

日子无边无际
我的等待从始而终
日子无边无际
我的猎杀没完没了

没完没了的吃与饿
没完没了的杀与生
没完没了的活与死
没完没了的日与夜
没完没了的厌倦与期待
……
不知道为什么


猎人: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于是我用
十二张虎皮
十二张豹皮
十二张熊皮
换回了她的一生

她羞涩的芳香
被风吹散

我们成婚那天
百花整齐开放
百鸟都来歌唱
天地如退了潮的海滩
只剩下一轮害羞的月亮
高高挂在天上

我们拥抱在漆黑的山洞里
生儿育女

日子依然看不到边际
小巫女却日渐老去
她为我生了十二个儿子
并从龟甲上预言了他们的一生


小巫女:

第一个由于不能忍受黑暗而出走最终带回了光明
第二个将继承猎人的弓和箭
第三个在土地里刨食过完谦恭而劳累的一生
第四个用一生来喂养盗火者带回的火焰
第五个手握鞭子放牧牛羊和白云
第六个在水上行走却不曾长出鳞片
第七个从你开始世界坚硬无比却更加不堪一击
第八个在词语中飞翔坠入永劫的深渊
第九个与石头为伍但变不成星辰
第十个敲打墙壁敲打夜晚最终将敲响丧钟
第十一个把耳朵放进内心聆听那些虚空的召唤
第十二个在坟墓中独自一人把家族的秘密看守

小巫女离去的夜里
递给我一块兽皮

她说:不要悲伤
她说:从何处来 回何处去
她说:睡吧 睡吧

我于是闭上眼睛

听到叮当做响的月光
听到小河潺潺的低语
听到翅膀之上的风诉
听到遥远的歌声
听到她美丽脚踝上的银铃


小巫女的歌唱:

"河儿河儿歌唱
鱼儿鱼儿游荡
月亮月亮亮亮
月光月光光光

巫女巫女歌唱
猎人猎人游荡
月亮月亮亮亮
月光月光光光"


猎人:

我听到遥远的歌声结束
结束时响起钟声

小巫女不见了
在她睡过的地方
长出了一朵野花

我打开她留给我的兽皮
里面写着:
"狩猎者必被兽猎"

第二幕:希望

盗火者说


盗火者:

我在永恒的黑暗中安睡
我在永恒的冰冷中栖身
我被一个美丽的巫女唤醒
来到了一个猎人的家族

在这个漆黑潮湿的洞穴
我更加迫切的需要火焰

所有的夜里我辗转反侧
看到一截截骨头
在火焰中起舞

有一种声音
在我的耳朵里栖息
如鸟
不散

一场注定的大雨
浇灭了失眠者的夜晚
淋湿了我的眼睛

我的灯里缺少一个中心
而森林中的野兽
缺少敬畏和制约

人们分散在各自的巢穴

那时候巫女已经离去
猎人正在苍老

而我正年轻
我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它们剧烈地燃烧
催促我早日起程

第二天清早
我带上我的灯盏上路
踏上了我的盗火之路
不归之路

在路上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但我没有停留

我走到海边
做了个倾听的梦
我爬上山顶
张望周围的风景
我越过沙漠
追寻骆驼的脚印
我穿过森林
捡拾阳光的阴影

我一路风尘仆仆
一路追赶落日
一路背对河流

我的行走如渴

我走过九十九处平原
翻越九十九座高山
跨过九十九条溪流
趟过九十九个沼泽

经过九十九次春秋更替
终于看到火种
又大又亮
纯净如血液的燃烧
映红了山冈
映红了夜晚
映红了我抽搐的脸旁

火是一次再生
一次顿悟的旅程


驱散寒冷和野兽
照亮孤独和夜晚
唤醒希望和人群


疼痛而跳跃
使众人的夜晚聚集平原
使众神的云端垂下眼睑
听火寂寞燃烧
听火歌唱


火:

你是何人?
为何来到这里?


盗火者:

我是人类的使者
来接受你的拯救


火:

我为什么要拯救你们?
你们与我何干?


盗火者:

人类是土地与河流的儿子
是血液和火焰的子孙

只有在人类的手中
你将成为热
而不仅仅是光明


火:

那你用什么来引取我
又用什么来装载我?


盗火者:

用这条蛇
用母亲的脐带
来引取你

用这个灯盏
用我的心脏
来装载你

火不再说话
我知道他已默许

在归途中我不得不加快脚步
我的血液即将流干
我的头颅越来越重
钟声即将响起
我隐约听见巫女的召唤

我必须在离去之前将火种
交给人类
否则世界注定漆黑
并且永无尽头


盗火者:

我又一次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然而我已来不及多看一眼



第三幕:生存


第一场:农人

(五行属土,中原色彩斑斓的虎皮,沃野千里)

农人:

这场大火烧了七天七夜
我趴在地上像一堆泥土
沃野千里 焚烧千里
谁在我身上逃离而去?
谁留在我的体内继续忍受
无边的农业无边的劳累

对于农人来说
一切都始于一场大火

大火之后
秋天一望无际
麦田里飘着麦香

农人的汗水滴答做响

一把饥饿的镰刀
斜插腰际

死亡的刀口坚硬无比
秋风吹来生命的颤栗


农人:

背叛土地的都将死去
离开土地的无家可归
耕耘土地的收获果实
无边的土地将我们吞噬

劳累的农人
倚着树
饮水食盐
将目光无限放远
被群山拦腰折断

群山起伏连绵
遮挡无边的农业

雨量充沛的季节
生殖和死亡一样充沛
生殖和死亡一路奔跑
跑进农人的梦里

生殖和死亡
纠缠一生
不可分割

大雨为无边的农业而下
在土地中酝酿
又一番轮回

河流两岸是高隆的田野
有河水鞭打的痕迹

一年一度的收割
一年一度妊娠之痛

一片灰烬
走上荒野

岁月绵密而悠长


农人:

从土地中刨出盐
从血液里榨出盐
吃掉盐
再从我们的皮肤上挤出盐
从我们的眼睛里流出盐
最终会被埋进土里
化成盐

对于农人
肮脏的日子
无边无际

数千年的土地无限
数千年的汗水不干
数千年的劳动无边

农人的目光
像土地一样粗犷
而辽阔
黄得生锈
白得像盐


农人的歌唱:

"扶犁东山坳
太阳当空照

扶犁西山角
牛羊静悄悄

扶犁南山畔
涧水清且浅

扶犁北山腰
天上云飘飘

扶犁 扶犁
歌兮 乐兮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农人: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我决定要选个好日子




第二场:砍柴人


(五行属火,南方有山郁郁青青)


陌生人:

就在这个黄昏
我看到西边残阳如血
我看到一轮太阳
在原野上飞奔
身后溅出无数鲜红的血液
长出成片成片的
葵花
开得耀眼
而醒目

一轮飞奔的太阳
跑到我的面前
已经奄奄一息


盗火者:

这是火
是人类未来的热
也将是你一生的守护
你要将它接好
捧在心上
用木柴将它喂养


砍柴人:

那你呢?


盗火者:

我该走了


盗火者说完
投身火中
使火满足
使火的热度成倍增长
灼烤着我的守护

从此我成为了砍柴人
一生与木柴纠缠
没完没了
喂养火焰
火焰越长越大

砍柴人斧声凿凿
响起在南山北山

南山伐木
北山砍柴


砍柴人的歌唱:

"伐木声声 伐木声声
山鸣谷应 鸟惧兽惊
砍柴丁丁 砍柴丁丁
喂养火焰 守护光明"


砍柴人: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但我不说出
我站在这个下午
砍柴
无比的孤独
即使风吹过
我也不说出



第三场:牧人


(五行属木,东方风吹草低,天高云淡)

牧人的歌唱:

云在高空游荡
牛羊坐在草上
眼中含着泪水
目光伸向远方

远方空空荡荡
举起我的手掌
道路密密麻麻
双脚冰冰凉凉

牧人站在草原
面容无限感伤
牧人的鞭子下
是无边的牛和羊

那雄鹰飞在天上
那骏马跑在地上
那风儿吹在脸上
那河流流在心上

啊牧人的日子
充满阳光
啊牧人的牛羊
又肥又壮
啊牧人的马儿
快快成长
驮我去见
啊心爱的姑娘



牧人:

我赶着牛羊
骑着白马
去向远方
寻找我心爱的姑娘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我得好好想一想
想想以后
日子像草
无边地生长

第四场:渔人


(五行属水,北方大水汪洋,不见彼岸)


渔人:

一场大水之后
我被困在孤岛
没有粮食和野兽
只有水
无边无际

饥饿和黄昏同时来到
我一身痛苦地
坐在水边

水面上鳞光闪烁

接受饥饿地驱使
我成了渔人
在水面上过完
没有鳞片的一生

我羡慕那些鱼儿
它们在水里
自己游
不说话
不唱歌
也不忧愁

我一个人
终日以鱼为伴
以鱼为食
我和鱼相依为命
恋恋不舍
每天夜里
我和鱼做着同一个梦

我梦见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而我变成了一条鱼
轻轻亲吻
她的脚趾
她开心的笑声
在河面上荡起波纹


渔人的歌唱:

"鱼儿游在东 东面有个钟
鱼儿游在西 西面有颗梨
鱼儿游在南 南面有只碗
鱼儿游在北 北面有张嘴
鱼儿游在水中央 中央有个大月亮
月亮月亮亮又亮 鱼儿鱼儿游啊游
游到渔人的心里头"




第五场:铁匠


(五行属金,西方金戈铁马,血色铿锵)


铁匠:

我是铁匠
敲打世界的骨
我那不安分的儿子
或父亲
--铁
给世界带来了混乱和战争
不过
那不是我的错


铁:

也不是我的错
我粗糙的外表里面
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在我伤害每一具
具体的肉体之前
先受到伤害的总是我自己
我知道
每一个沾过血的兄弟
都将终日不安


铁匠:

一件沾过血的铁器
它丑陋的表情
令我难过

令我常常在噩梦中惊醒
摸着身边的铁器
叹息


铁:

我的噩梦连连
每一件通过我
达到的邪恶目的
都将让我在
忏悔中
锈迹斑斑


铁匠:

我使尽力气
让我的铁
保持干净

没有一条锈的痕迹
能逃过我的眼睛

我会让每一件铁器
在我的手里
发出它本身的光泽


铁:

我的光泽是我的快乐
被灰尘掩盖的小小欲求

在无人的夜里
我偷偷地放出光泽
我有多少伤心
只对天上的月亮诉说


铁匠:

一天夜里
月亮正在梳洗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我搂着我的铁
安心地睡去
梦见了小巫女
和她的美丽



第四幕:沉沦


诗人遥远的一生
活在别处
诗人痛苦的一生
永无归宿


诗人他说:

高原上空
晚霞激荡


诗人他说:

园丁将小灌木
细心地喂养


诗人他说:

少女内心的花朵
开了又落


诗人他说:

月亮如马
安静地
走在空中


诗人他说:

昨夜梦见月光
梦见月光的忧伤


诗人他说:

大地有两只乳房
一只交给山脉
一只交给河流


诗人他说:

如果可能
我将熄灭岁月的灯盏


诗人他说:

打断我的肋骨
也不能修复那段创伤


诗人他说:

风暴的中心
是一颗带笑的骷髅


诗人他说:

漆黑的午夜
看见磷火在飞翔


诗人他说:

平原是大地平坦的腹部
傍晚的我们仰望炊烟


诗人他说:

多少新鲜的头颅挂在窗下
等着我去收割
然后栽种


诗人他说:

我看到了
美丽的小巫女在河边濯洗她的美丽的脚踝


诗人他说:

我要对她诵读
心灵的诗篇


诗人他说:

远方埋藏着一份
家族的秘史
千百年来
生生不息的血液
一路歌唱


诗人他说:

时候到了
我将自己离开
不听从任何人的安排



第五幕:轮回


石匠:

石匠老了
石匠的左眼
长成废墟和神殿
石匠的右眼
长成遥远的星辰

石匠老了
石匠的一生
只刻了一件石器
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石棺

石匠老了
无可挽回
石匠将他的一生
刻进了石棺

石棺里装着十四具尸首
只等待最后一声钟响
交给守墓人看守



敲钟人:

阴郁的敲钟人
从铁匠那里
取来了钟

阴郁的敲钟人
来到黄昏
被钟声敲打

阴郁的敲钟人
吐了十三口血
那最后的一口
要等到最后的一刻

阴郁的敲钟人
阴郁的等着



僧侣:

黑衣僧侣
徒步经过这里

黑衣僧侣
诵读经卷

黑衣僧侣
从渔人手里
接过木鱼

僧敲木鱼
木鱼声声

黑衣僧侣站起身说:
安息!



守墓人:

钟敲十四
守墓人面露微笑
坐在夕阳
最后一道皱纹上
等待收尸
等待收场

漆黑无边的夜空
手捧月亮
守墓人的夜晚
空空荡荡





家族是火焰中拒绝燃烧的诗篇
是一次苦难中的轮回
是挣扎和
阵痛
是一场从寂静开始
到寂静结束的
大梦


(一个家族终将落幕,然而苦难的生活还在继续,没有尽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二龙山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二龙山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