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老屋》

(2005-11-03 16:43:54)
分类: 短诗

北风蚕食整个春天
叶子纷纷亲近土地
老屋于守望中摇摇欲坠
象一只错过季节的燕子
在风中起起落落

木结构的身躯
于风雨中日益凋零
整个老屋看上去不停地颤抖
只有炉火还在吞吐寂寞
摇动一屋子温暖
把寒冷拒绝在门外

很多年前
外婆曾用干裂的双手
触摸过我的灵魂
把一块死去的星星
坠在我的胸前
于是我命里注定
成了老屋的主人
也成了老屋的奴隶

走进墙和灯光遮掩的房间
有一只古老的箱子
——唯一的箱子
在固执地守护着老屋的秘密
我在老屋中墨守成规

多年以来
老屋里一直死气沉沉
唯一日渐繁荣的只有绳索
床的欲望更加支离破碎
裸露一道年代久远的刀痕
外祖父的烟斗 落满灰尘

老屋的女人和老屋的历史
同样是经过粉饰的狰狞
一种腐败的罂粟花的气息
弥漫着整座老屋
谁能理解这羽毛上的眼泪
或者眼泪中的羽毛
看来我今生注定孤独

一夜风雨
我和老屋同归于尽
所有的腐朽 化为乌有
只剩下一条忧伤的河流
在以后的岁月里
不尽地流淌着老屋的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