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行组诗《黎明》之九《倾诉》

(2005-11-03 16:14:46)
分类: 长诗

            ——世界啊,请让我像一场暴雨,酣畅淋漓地对你倾诉!


一位诗人
一位多余的手艺人
一位看到过听到过经受过一切却不发一言的人
沿着世界雪白的两翼
走来
 
大地尽管肮脏而美丽
大街尽管嘈杂而虚无
 
来往的人群像冰 寂静无声但拒绝融化
人群的冷漠如刀光闪亮
拂过我的额头像死神冰凉的吻
我小心翼翼悄无声息
怀揣金色的诗篇
只身
走在烈日下走在尘土中走在凶恶的眼神里
走得战战兢兢走得心惊肉跳
 
我不哭泣
但我的双眼会射出火焰我无法将它熄灭
我不倾诉
但命运的手指即将撕烂我干涸的嘴唇我无法将它阻拦
 
我们的一生注定只能与灰尘同流合污
我们见不得人的一生都与贪婪为伍
欲望张开大嘴流着粘稠的口涎
所有的人都跪在下面竭尽全力地舔舐
所有的人所有的罪恶所有丑态百出的脸
令我则一阵阵作呕 欲吐不能
 
你讨厌什么就得忍受什么!
生活一贯如此 琐碎如蚁 冰冷如铁 不容拒绝
 
多数人都是这南方土地上成片成片的甘蔗
被魔鬼敲诈和引诱
谁又能指引我们穿越迷宫?
我的农业啊我的麦子我的伤疤
你们这些土地诚实的孩子
经受自然和人的双重磨难双重欺骗
而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而我却只能沉默不言
而我却只能接受阳光的鞭打
 
“请牢牢 记住
请继续 闭上尘封已久的门
否则你会被一万双手掌撕成碎片
在这条路的尽头
破碎的破碎熄灭的熄灭黯淡的黯淡
一切注定 汇入江河”
 
一句话 一句闪电
我汗流满面泪水全无血液奔腾口水四溢
上帝准许我看准许我听准许我感觉和记忆唯独不许我言语
这是怎样的一种折磨啊
这是多么深的一场病
那么多 被污染的河流
那么多 心痛的记忆
那么多 垃圾 散发着恶臭的芳香
那么多 人 其实是非人 长着狰狞的嘴脸
那么多 行走的肉——世界的累赘
 
那些干涸的土地都是上帝的皱纹!
 
我走在上面多像一条懦弱的蠕虫
多像一段多余的阑尾
我活着 向死而生 我控诉 无声啜泣 我逃亡 四处碰壁
其实我努力寻找的仅仅是一把手术刀将自己割除并永绝后患
 
任何一个粗糙的早晨都会呈现魔鬼的面容
任何一个婴儿的哭声都会发出天使的哭声
天空总是空空荡荡
总是被一场大雨洗劫一空
总是被太阳之火烧成蔚蓝
 
淹没在黑夜中的乌鸦发出生铁一样的叫声
——魔鬼一样的叫声
而我发出的却是生铁生锈的叫声
——哑巴愤怒的叫声
无力的叫声被世界嘲讽
 
大风隐隐约约
吹来希望和诅咒
也吹醒你
——我的炊烟的姐妹
 
你远远的 从大雾中走来
像天使垂下双翼
像命运最小的女儿
像我的缰绳让我僵硬
 
让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完成一次对爱人的凝望!
 
当我说:主啊 阿门
当我说:哈里路亚 一盏洁白的灯
当我说:饶恕我吧 天上的父
请把你的双手合十在我的胸前
请用你的睫毛拭去我的尘土
请千万 千万不要转过头去
不要熄灭你的眼睛
 
如果我即将死去
请用你的泪水为我洗清腐烂的肠胃
洗清我发霉的骨头和生蛆的灵魂
 
唯有你的泪水能洗清这个世界!
 
唯有你的泪水能洗清我
一位多余的手艺人
一位诗人
一位看到过听到过经受过一切却不能言语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