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行组诗《黎明》之六《弃儿》

(2005-11-03 16:13:07)
分类: 长诗

漆黑的棺木上
摆放黄昏的酒杯
大地在安然地熟睡
我醒来  被风吹
被身后的石头们质问
有多少疑问搁置于心
 
我是谁?
为何来到这里?
为一场大风瓦解了神圣的春天?
为那些树的泪水支离破碎?
为了我是羊
来寻找我的草?
 
黑夜如钟
寂静的喧嚣布满天空
我听到我听不到的
我听不到我听到的
 
那雨雪纷纷
那泪水纷纷
那大地纷纷
那火焰纷纷
 
那片羽毛如锋利的匕首
轻易地穿透我空荡的心
我的衣服和骨头
我那孤单的衣服和骨头无依无靠
 
是谁提着那盏灯笼
大踏步走过天空
孤独地走过每一个天空
留下了他孤独的影子
 
掌灯之夜
我靠咀嚼泥土过活
乘放圣餐的杯子中
开满桃花与火焰
我的脚和土地不停的亲吻
那些稻子们站累了
渴望闭上眼
 
大地的乳房
饱满而健康的乳房
饱满而健康的病
它无药可治
我躺在大地之上
病入膏肓
我要去寻找无药之药
 
我沿着手掌上
埋伏的线索前进
神在我的手掌上写下一生
我将用它来打开门
轻轻地走过雨
 
我沿着河流逆流而上
返回人类最初的洞穴
一匹马死在路上
一块石头黯然心伤
我在一把刀的刀口上
反复行走千遍
花就开了
那些废墟那些哭泣
永不平息
 
在那面白发苍苍的石壁上
有多少经年孤独的文字
面对火
让那些蒙昧的夜晚
和咒语的秋天全部面对火
除了今夜
一个哑巴之夜
沉沦之夜
火与夜都无话可说
 
火冷得颤抖只好不停地跳跃
水渴得要死只好不停地流淌
夜太寂静只好走来走去
没有办法只能如此行走
 
风荒凉地吹
吹过荒凉
吹过我的走
让我高举火把
熄灭那颗瞩望的心
 
火焰最终成为燃烧的月亮
心成灰烬碎在胃里
让我独自一人深入夜
 
光被自身照亮却
照不亮内心的黑暗
光被夜照亮
却照不亮夜的面容
这是夜和光共同的秘密
守在神的心里
 
神隐忍千年不发一言
终于感到厌倦
在他离去的夜晚
他把繁殖交给我们
让我们用繁殖对抗死亡
让我们不停地繁殖
不停地死亡
不停地繁殖死亡
 
不停的夜
不停的黎明
我敲断自己的腿骨
然后行走于夜
为了黎明
行走于黎明
为了夜
 
水舔着火
黎明舔着夜
两个人都受伤
 
在黎明到来的刹那
我终成神的弃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