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行组诗《黎明》之一《无羽之鸟》

(2005-11-03 16:03:17)
分类: 长诗

夜已深,灯光一盏一盏亮起,然后一盏一盏熄灭。
行人一个接着一个失踪。脚步声越来越空旷。
我的影子从诞生到庞大再到虚无。
黑夜的脸始终无边无际。
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
这是一个彻底的黑、纯粹的夜。
 
静。
 
整个城市陷入一片不存在。
我遗失了一个声音,在谁的耳朵里?
 
我想起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我在行走。
 
我脱掉鞋子,让大地深情地抚摸我的脚趾。
午夜里那些游荡的鬼魂,与我擦肩而过
他们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给我一个莫大的安慰。
 
洪水退去了,寒冷来临。
人潮汹涌时,更加寒冷。
 
在白天有许多鬼魂变成了人,夹在我们中间。
我们难以分辨什么是人,什么是非人,什么是鬼,什么是非鬼。
我们不知不觉的活着。日复一日。
人越来越少,鬼暗地里成倍地增加。
 
夜里,梦是我们与神灵的对话。
可是我们还有梦吗?
 
起风了。风是神的梦话,一不小心溜到人间。
风从远方带来许多预言。
今夜的风告诉我一个秘密。一个如何解脱痛苦的秘密。
却不让我说话。
 
静,让我的耳朵失去了听。
黑,让我的眼睛失去了看。
而风又吹来吹去,让我闭上嘴巴。
我闻到了远方灰烬的味道。
 
远方就在脚下,脚下却在别处。
 
我摔倒在地,被一块巨大的石头扔出了很远。
其实骨头比纸还脆弱,一口气能支撑到多久?
我爬起来,摸一摸被我撞疼的石头。
他似乎有些难过,或许无动于衷。
我摸着他的伤口,想起了他的兄弟。
墙、山、房子以及星辰。
这些岩石是大地坚硬的表情吗?
不久前,他们还是人类的兄弟。
岩石和泥土是一对孪生的兄弟。
 
我们在岩石上洒满血迹,
我们取来火种,这是神对我们的一次放纵。
我们给他们凿出了面孔,看着他们死去。
他们的鬼魂,在浩瀚的夜空里终日游荡,无家可归。
 
生活在路上,
空虚的像夜晚。
 
前面是一片稻田,我闻到了死亡的芳香。
午夜的坟地充满诗意。
时间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我继续行走,爱情就在不远的前方。
那个人类最后一座灯塔上的最后一盏灯。
我即将到达。
 
这个女人,大地小小的补丁,肮脏而美丽。
她把一把剑刺入我的心脏。
我只有找到那座灯塔,那盏灯,那条咒语。在黎明到来之前。
这是我唯一的、最后的出路。
 
我用尽了一夜的时间,或许是一生的时间吧。
我没能看见那座灯塔。
我只碰到一座比较相似的,但它上面没有灯,只有黑暗。
 
我爬上了它的顶端,大风穿透了我的身体。
我展开了我的风衣却只能摇来晃去,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
飞翔是石头们的事,与人类无关,甚至与鸟类无关。
 
黑夜就要过去,我开始烦躁不安。我想起了海子,我的好兄弟,
他说,黎明最后到来,收起黑夜的尸体。
是的,
黎明到来时,我将消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