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三俗
陈三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5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就算给你一个永不消失的迷人的夜——给自己的第二份阶段性工作总结

(2012-11-21 13:27:28)
标签:

杂谈

  先是跟工作无关的部分:

  2012年3月,我在哈尔滨医大一院被诊断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医生告诉我这个病目前不可治愈,给出的治疗方案每个月要花掉的人民币多达五位数。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自杀一下的问题,但这个考虑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整个思考过程是这样的:
  ——“每个月花那么多钱,我要不要死一下?”
  ——“不死。”
  ——“那每个月要花掉多少钱才死一下呢?”
  ——“多钱都不死。”
  在这之后,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们病情已经被确诊了,但是我要换一家医院重新做治疗方案,于是隔日,我决定按照医大二院赵育松主任的方案使用口服药物控制病情,每个月的费用千元左右。
  3月23日下午,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生一起恶性伤害案件,致1人死亡、3人受伤。案发后,哈市南岗公安分局邮政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并将犯罪嫌疑人李梦南抓获。对此我跟所有人一样感到震惊并且认为凶手的行径不可原谅,但是参考我的经历,我觉得如果医生们能够不那么明显地表现出自己的漠不关心和不耐烦说不定事情或许会有些不一样,虽然你们表现成那样看上去确实挺他妈酷的。
  到了4月份,我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单位回家养病,其间成功地学会了在泳池里不至于被溺死的技能,4月8月,我以无业青年的人份赖在家里,花掉了自己所有的钱,还花掉了家里的一些钱。到了9月份,我来到了现在的公司,9月27日正式进入了试聘期,每个月的薪水全部算下来甚至比之前的工作还要略微高出一点点。

  接下来是实际上跟工作也没有太大关系的部分:

  不管怎么说,生活还是被强制性脊柱炎改变了。
  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坚持不隐瞒这件事儿,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非要说的话,我觉得是因为因为很倒霉得了这么个病心情不太好,所以懒得再骗来骗去了。虽然最后找到了现在工作,但是真正做起来却很糟烂,某次主管跟我说起工作状态的问题,我告诉她,我原来不是这样儿的。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我原来是哪样儿的,但起码,之前我还不至于为自己的工作失误乱找借口,虽然不知道强直性脊柱炎会不会影响智力,不过从事实上看,再次以班儿逼姿态出现的我明显二逼了很多。
  在这之后时间里,我主要的努力方向就是尽量不二。所幸主管是个很有耐性的人,或者根本懒得理我,总之我拥有了很长的时间让事情一点儿一点儿往不二的方向转化,因为拥有时间很长,所以直到现在,我依然没转化完。
  对于我来说,如今的这份工作除了用来谋生之外,更重要的是作为”帮助一个罗锅儿重新找会站立行走的姿势“的重要支点而存在的。因为我没办法以一个职业病人的身份生活,我没有史铁生的本事,这就注定了我最终还是要当一个班儿逼,而一个班儿逼对于人生的困惑最终还是要通过上班儿找出答案。
  于是就这么边班儿逼边找答案:每天早上顶着晨僵一边儿疼得嗷嗷叫一边穿衣服,吃完早饭连滚带爬跑到街上叫出租车上班——早高峰的公交对我来说算是刑具——到了晚上坐始发站在公司旁边的公交,然后转一次车回家。平时的生活则包括对着着从自己口袋里掉到地上的香烟竖中指,在摇滚现场倚着墙摇晃脖子。
  等我慢慢发现自己的生活变成这样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觉得一些都变得糟糕。然而这种印象跟自杀的问题一样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地,另外一种情绪慢慢清晰起来。
  我发现,这种生活带着一种很私人化的幽默感。并且我坚定地认为,这种感受跟一个人是否乐观毫无关系,它只跟一个人能不能清晰地认知现实有关。说真的,那些让你得出“生活是残酷的”这种狗屁结论的事儿,实际上真正能推导得出的结论只是“我最近挺他妈倒霉”而已。
  等到我清晰地意识到有很多事情我可能不能做了的时候,我发现其实这个对我的打击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比如,我似乎不应该再去滑冰——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乐意滑。当时我比较介意的是,我是不是不应该坐过山车,于是我就找了个机会试了一下,结论是,没事儿,能坐。然后通过这个事实我意识到,如果我想滑冰,那么我肯定也能得出一个“没事儿,能滑”的结论。
  这些让我觉得,我还挺年轻的,而年轻的意思就是,为了逞强,我可以死,并且在死亡降临的瞬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不过另外一方面,我也没有什么事儿非要逞强完成,工作也好,玩儿也好,总之我想要的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就在这个时期,我听了一首赵光唱的名字叫做《重复着孤独》的歌,前边的歌词是这么写的:
  
        就算给你一张中了五百万的彩票
        可你还是喜欢吃五毛钱一个的饼
        就算给你一个前挺后撅的姑娘
        可你还是会用五个指头抓住它
        就算给你一个无限长的假期
        可你还是会重复着那个游戏
        就算给你一个永不消失的迷人的夜
        可你还是会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如此一来,我更觉得这些倒霉的事儿大抵上都是幽默的,我就只管慢慢地班儿着逼找我的答案就行,真没有什么好着急上火的,毕竟地不老天不荒岁月长又长。
  于此同时发生的另外的一个让我比较满意的改变就是,我渐渐开始不那么频繁地批判那些傻逼呵呵的微博,不那么频繁滴跟一切混蛋逻辑吵架,不那么频繁地转发各种“我反对”“我抗议”“我要求”“我坚持”,因为我还有一些别的事儿要担心呢。
  所以说,“我没什么好担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不信你自己琢磨去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