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家村人
苏家村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8,007
  • 关注人气:2,6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18首(苏战冰  辑录)

(2016-05-10 15:11:10)
标签:

诗歌

辑录

苏家村人

苏战冰

分类: 美文共赏----转载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苏利•普吕多姆说:“一切文学体裁都只不过是诗的分支。”
    帕斯说,诗歌是除了宗教和革命以外的第三种声音。
 
    卡莱尔说:“诗人是世界的光辉。”
    翟永明说,悲观让诗人把世界看得更透彻。她承认诗歌在世俗层面完全无用。
 
    骄阳说:“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写诗,我回答说,诗歌是我灵魂的唯一出口,诗歌不是生活的需要,但它是生命的需要。感谢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仍然有诗和远方。”
    耿翔说,诗歌是“生命的盐”。
    宁凝说:“然而诗歌还是有用的,在无所适从的时候,可以读读……”
 
    有人问北岛什么是“幸福生活”,他回答:“记得年轻时读普希金的诗:没有幸福,只有自由和平静。我一直没弄懂。直到漂泊海外,加上岁月风霜,才体会到其真正含义。没有幸福,只有自由与平静……”
 
    诗歌,是需要用心去聆听、去感悟的……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该走了,亲爱的

(俄)普希金(1834年)  冯春 译

该走了,亲爱的,该走了,心儿要求宁静,
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飞逝,每一点钟
都带走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两个人
打算的是生活,可你看,死亡却已临近。
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我早就梦想着那令人羡慕的运命,
我这疲乏不堪的奴隶,早想远走高飞,
到远方隐居,在写作和安乐中憩息。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思绪之束

(美)卡尔•桑德堡  申奥 译

我想起了海滩,田野, 
眼泪,笑声。

我想起建造的家—— 
又被风刮走。 

我想起聚会, 
但每一次聚会都是告别。 

我想起在孤单中运行着的星星, 
黄鹂成双成对,落日慌乱地, 
在愁闷中消隐。 

我想要越过茫茫宇宙, 
到下一个星球去,到最后一个星球去。 

我要留下几滴眼泪, 
和一些笑声。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我自己的歌(节选)

(美)华尔特•惠特曼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我承担的你也将承担,
因为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也同样属于你。

我闲步,还邀请了我的灵魂,
我俯身悠然观察着一片夏日的草叶。

我的舌,我血液的每个原子,是在这片土壤、这个空气里形成的,
是这里的父母生下的,父母的父母也是在这里生下的,他们的父母也一样,
我,现在三十七岁,一生下身体就十分健康,
希望永远如此,直到死去。

信条和学派暂时不论,
且后退一步,明了它们当前的情况已足,但也决不是忘记,
不论我从善从恶,我允许随意发表意见,
顺乎自然,保持原始的活力。
五二
那苍鹰从我身旁掠过而且责备我,他怪我饶舌,又怪我迟迟留着不走。
我也一样一点都不驯顺,我也一样不可翻译,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了粗野的喊叫声。

白天最后的日光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影子抛在其它影子的后面而且和其它的一样,抛我在多黑影的旷野,
它劝诱我走向烟雾和黄昏。

我像空气一样走了,我对着那正在逃跑的太阳摇晃着我的
绺绺白发,
我把我的肉体融化在旋涡中,让它漂浮在花边状的裂缝中。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
如果你又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
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
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
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

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
一处找不到再到别处去找,
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我和谁都不争

(英)瓦特•蓝德 杨绛译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雨巷

戴望舒(1927年)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深笑

林徽因(1936年1月5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是谁笑得那样甜,那样深,
那样圆转?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闪着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底浮动,泛流到水面上,
灿烂,
分散!

是谁笑得好花儿开了一朵?
那样轻盈,不惊起谁。
细香无意中,随着风过,
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
挂着,
留恋。

是谁笑成这百层塔高耸,
让不知名鸟雀来盘旋?是谁?
笑成这万千个风铃的转动,
从每一层琉璃的檐边,
摇上,
云天?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我爱这土地
  
艾青(1938年)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相信未来
           
食指(1969年9月24日)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撑那托起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支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地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一切   

北岛(70年代前期)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致橡树

舒婷(1977年3月)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一代人

顾城(1979年4月)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远和近 

顾城(1979年4月)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星星变奏曲

江河(1980年)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
谁还需要星星,谁还会
在夜里凝望
寻找遥远的安慰
谁不愿意
每天
都是一首诗
每个字都是一颗星
像蜜蜂在心头颤动
谁不愿意,有一个柔软的晚上
柔软得像一片湖
萤火虫和星星在睡莲丛中游动
谁不喜欢春天,鸟落满枝头
像星星落满天空
闪闪烁烁的声音从远方飘来
一团团白丁香朦朦胧胧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
谁还需要星星,谁还会
在寒冷中寂寞地燃烧
寻找星星点点的希望
谁愿意
一年又一年
总写苦难的诗
每一首都是一群颤抖的星星
像冰雪覆盖在心头
谁愿意,看着夜晚冻僵
僵硬得像一片土地
风吹落一颗又一颗瘦小的星
谁不喜欢飘动的旗子,喜欢火
涌出金黄的星星
在天上的星星疲倦了的时候——升起
去照亮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半坡组诗之墓地(选二)

杨炼

一、死亡和面具

暴风雪,再见;太阳,再见——
整个世界的化装舞会,你们找不着我了
尽管猛一回头,总像碰到我的目光

别怕,现在我们已不会彼此伤害
嘲讽和诅咒,眼泪和谎言,在我身后
并不比耳朵里蛆虫的骚扰更讨厌

瞧呵,黄土上走动着活的墓碑
黑压压地高高生长,像乌鸦的天空
我躺在地下,完成了对神的蔑视

而对人,一副面具就够了:哭吧笑吧
你们找不着我,你们不能再杀死我一次
这儿,我终于感觉安全了——谢谢

二、送葬行列

在村庄北面,路消失,宁静开始,我是谁?
在村庄北面,浑浊的人流蒙着夜色,双手托起我的是谁?
被太阳回避,像潮水袭来,带我走完最后一步的是谁?
一首挽歌,给我阴郁祖先的节奏的是谁?
大地,在我之外,那些面孔像石头的同行者是谁?
骤然陌生了,异乡人!为我挖掘墓穴的是谁?
匆匆汇合,远远流浪,与我分享这温热黑暗的是谁?
肉体沉默了,灵魂激怒着,环绕我哀号的是谁?

路消失,宁静开始,预期的蒙难中,我问谁是谁?
历史,伟大人类的卑微葬礼,我把谁双手托起?
夺走目光的水渗透呼吸的鹰,我代谁走完最后一步?
黄土内外,我让谁跟随祖先的阴郁节奏?
大地,久久铸成一座刑鼎,我将宣判谁的罪行?
哦,风,草原烧焦了!我为谁挖掘墓穴?
从错误到错误像从家到家,我和谁在温热黑暗中重逢?
心,一只黑猫,抓破希望,我环绕谁哀号?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阳光中的向日葵
  
芒克(1983年)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把头转向身后
就好象是为了一口咬断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你看到它了吗
你看到那棵昂着头
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
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
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
  
你看到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应该走近它
你走近它便会发现
它脚下的那片泥土
每抓起一把
都一定会攥出血来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第二月(静安庄组诗选一)

翟永明(1985年12月)

从早到午,走遍整个村庄
我的脚听从地下的声音
让我到达沉默的深度
无论走到哪家门前,总有人站着
端着饭碗,有人摇着空空的摇篮
走过一堵又一堵墙,我的脚不着地
荒屋在那里穷凶极恶,积着薄薄红土
是什么挡住我如此温情的视线?
在蚂蚁的必死之路
脸上盖着树叶的人走来
向日葵被割掉头颅,粗糙糜烂的脖子
伸在天空下如同一排谎言
蓑衣装扮成神,夜里将作恶多端

寒食节出现的呼喊
村里人因抚慰死者而自我克制
我寻找,总带着未遂的笑容
内心伤口与他们的肉眼连成一线
怎样才能进入静安庄
尽管每天都有溺婴尸体和服毒的新娘

他们回来了,花朵列成纵队反抗
分娩的声音突然提高
感觉落日从里面崩溃
我在想:怎样才能进入
这时鸦雀无声的村庄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1989年1月13日)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诗歌18首(苏战冰 <wbr> <wbr>辑录)
抉择

席慕容

假如我来世上一遭
只为与你相聚一次
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
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

那么  就让一切该发生的
都在瞬间出现吧
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
让我与你相遇
与你别离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诗
然后  再缓缓地老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