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家村人
苏家村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078
  • 关注人气:2,6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舒敏文(5篇)

(2016-04-19 06:46:59)
标签:

姐姐

舒敏

苏家村人

苏战冰

转载

分类: 美文共赏----转载

转载舒敏文(5篇)

感谢姐姐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转载舒敏文(5篇)

 
问好阿明
 
舒  
(2016-04-19 12:41:36) 

    我不是一个太善感的人,所以阿明待我的好,也就很容易被我忽略掉。比如说,博客上,他一篇一篇地读我的文;比如说,他因为我和战冰而《向往西安》。我不是不感动,但这种感动,如小溪里潺潺流动的水,不会让我有巨浪滔滔的感觉。而好多时候,真正能打动我的,却是巨浪,至于小溪,我愿意慢慢欣赏,愿意对着它会心微笑,除此之外,不会去多想什么。
    阿明的友情,是温暖的,更是恬淡的,起码我这样以为。尽管他的友情让我的弟弟苏战冰激动的夜不能寐、热血沸腾,我呢,却稳当泰然,完全体验不到战冰的那份热火。
    在我看来,阿明是平和的,一个能够静心读《古文观止》的人,不平和能行?而我,大部分时候,性情是恣意的,内心是热烈的,所以我对阿明的欣赏,也就始终如一股细细的清流,只能慢慢地淌。
    这是我们各自的性情,无对、无错,但并不妨碍我们彼此欣赏。
    当然我这样理解阿明,可能也并不准确,因为在《向往西安》一文里,阿明的语言其实也非常富含激情,尤其在描述我的那一段,阿明用了这样一段话:这位本家大小姐,我心中的尤物。她供职于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过《梦里乡愁》散文集,是非“著名”作家,闲暇还参与“江山文学网”的文字编辑,是2015年该网站的十大明星编辑之一。她为人热情,大方,文风清新,出语亲切,如溪水潺潺,如蓝天白云,让我明白了作文码字的本意。借用崖上人的话说,“舒敏纯洁,真挚,大胆,泼辣,有这样的朋友,幸运!”短短地接触,就谙知她的世界冰清玉洁,雍容典雅,象盛开的不败的格桑花。卓尔不群,嬉笑怒骂,别有一番风趣。在这里,您千万别用世俗的目光,用世情的自私自利去揣度她,只须仰视,只须快乐,舒敏明白无误地告诉阿明,要自爱自重,别不把自己的高兴不当回事。自己不哭,眼里没泪。自己不笑,别人不会慷慨给你!别来无恙四十年,对酒当歌遇仙女。所以能够当上“舒”粉,成为她的“亲爱的”,并且高居“首长”之位,我是多么地幸运来哉!
    瞧这文风,多么酣畅、多么泼辣。
    然而大概是因为第一印象的缘故,我还是觉得阿明安静、阿明内敛,所以文字常让人觉得有些“二”的我,也就从没想过以文字的方式去招惹他。让人家安静地读《古文观止》、安静地含饴弄孙,岂不更好。大概我是这样想的。
    周末山里游,收到阿明的问好微信。有些感动,有些感慨。虽然他的问候,依然是浅浅的、淡淡的,但暖意,却如山涧清流,流淌的绵延不绝。
    人只有两种,一是男人,一是女人。男人和女人之间,可以无情,可以有情。而有情的范畴,它其实广袤无边,绝非只有世俗眼光里的苟且。就我而言,生活中已经够安静、够内敛了,所以文字的世界里,我选择肆意挥洒,愿意暴露更真实的我。
    装逼谁不会?但我不愿意。生活里每天装逼,已经够了,文字中再装,还不如直接让我去撞墙。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阿明说蓝总朗读的《我的幸运女神》他常听,并就其中一字的发音和我展开探讨。说来惭愧,我虽听了,但显然没他听得仔细。
    我和阿明只是博友,算不得深交,但透过文字,我以为我们彼此是懂得的。在这个已很喧嚣而且还将更加喧嚣的世界上,人跟人之间的交往能达到这个高度,委实已很不错。但我却还在期冀着,这细水长流的友情,能够更上一层楼。
    问好阿明。
转载舒敏文(5篇)
日子如水流淌

舒  
(2016-04-13 14:37:35) 

    日子如水流淌。记忆像旧照片一样渐渐发黄。总想抓住些什么,却发现,抓的越紧,丢的越快,那么索性,放手。
    人活在世上,有什么呢?求什么呢?抓什么呢?抓来抓去、追来追去、求来求去,无非吃喝玩乐,无非名利几场。
    关于幸福,我的理解很庸俗。在我看来,幸福就是吃喝玩乐,具体点说,也就是一个人能够在不依靠别人的情况下,自由的吃喝、自由的拉撒,自由自在的玩,自由自在的追逐生命中最本真的快乐。我这样说的时候,好多人笑了,人们以为我这个标准,有些“低到了尘埃里”。似乎是的,似乎又不是。
    难在哪呢?自由。人活在世上,能够随心所欲吗?能够自由自在吗?多数时候,不能,所以大多的人,也就不幸福。
    当然这是我的看法。有太多的人,压根没考虑过幸福不幸福,但人家自我感觉妥妥的,也就用不着我操心饶舌。要操心的,是自个的日子究竟要怎么过。如果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好,天下也就太平。
    日子如水趟过,其实各有其底色。灰色的日子,学会遗忘;旖旎的岁月,懂得珍藏。就比如,丙申春的今天,似乎该在记忆里留下些什么。
    早上睡眼惺忪,看到战冰弟弟在微信圈的新动态,他的一篇文章被刊载《昭通日报》,文章的主角却是我。平凡普通如草芥一样的我,就这样成了战冰的“幸运女神”,而且还是白纸黑字的。我怎能不感恩、感慨。
    下午,汤峪白先生的美文《结缘舒敏》在微信圈广为流传,我诧异着,他简直将我描述成了一朵花。我知道我不是。知道我浑身上下都有毛病和缺点。但我还是要真心谢谢他。
    日子如水流淌。小的变大了,大的变老了,老的不见了;日子如水流淌。该仰头多看看天,进山多看看绿色,毕竟,见一次也就少一次了;日子如水流淌,爱恨总会交错。该爱就爱,该恨就恨,何必像个碉堡似的活着;日子如水流淌,不再将爱看得遥远缥缈崇高了。爱其实很像一泡尿,人想爱,犹如人憋尿,憋尿不尿会损害膀胱,想爱不爱会损毁肝肠。不再将恨说得一无是处了。因为可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犹如可怜之人,必有可憎之处一样。
    世界很大。世界太大了。对世界而言,永永远远,人其实都是井底之蛙。视力不佳,视野狭窄,但再想想,全世界人的日子,其实也都差不多。
    日子如水流淌、流淌,走过春夏秋冬,走过黑夜白天,除过记忆,我们其实留不下什么。如水流淌的岁月啊,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将我们彼此的生命裹挟;如水流淌的岁月啊,能不能、能不能,让我们彼此多留下些什么?
    惟愿光阴静美。惟愿人能返璞归真。用孩童般的心和眼,感受如水岁月。
转载舒敏文(5篇)
无巧不成书

舒  
(2016-04-06 14:51:30)

    生活就是故事,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不得不活在故事里。而我最喜欢的,则是讲故事。
    今天要讲的故事,起源是一场随性游玩。朋友准备去参加同学会顺带赏看樱桃花,我们呢,则意欲让他做导游,于是一拍即合,结伴出发。
    中途小憩,朋友一拍脑袋,说:“哎,我们同学之中啊,还真的是有一位作家,叫白玉稳。可惜上学时跟我不在同一个班,所以不太熟,你认识吗?”
    朋友是多年的朋友,他之所以这样问我,是因为我出过一本书,而且平时有事没事,喜欢文字涂抹,所以只要一见面,他就呼我为“作家”。如今,为了投我所好,他也就非常慈悲地选择跟我聊聊作家的话题。
这当然令我欣喜。同时却又汗颜着,无法完美回答他的问题。毕竟,我不能“打肿脸充胖子”,说我认识白玉稳。但因不甘心,就继续打破砂锅地问他“白玉稳”三个字究竟怎么写。同时心里暗暗期望着,一会能一睹作家的“尊容”。因为关于他聚会究竟来与不来的问题,朋友给出的答案有些模棱两可。
    朋友说他“好像”有事,“可能”不来,但也说不定。在我看来,“好像”表示不确定,“可能”里则蕴含着无数种其他可能。所以,也就有些莫名的兴奋。
    话题继续,我自然而然扯到了孔明,说:你问问你同学,认识不认识孔明,并强调说,那人厉害,而且也是你们蓝田的。
    案子推进到这里,头绪全部中断,于是我们只好另辟蹊径,聊起了樱桃花以及挖野菜需要的工具等现实问题。
    那天游玩的地方叫惠家环,回家后的我,快马加鞭写了一篇游记,名字很简单,就叫《惠家环》。朋友转发后说,此文一天刷遍了惠家环所有人的朋友圈,而博客上的另一些人,比如我的弟弟苏战冰,则认为我可以此文相要挟,要求成为惠家环的名誉村民。
    自然,我热诚建议他去当地旅游部门任职,并且最好做个一把手。那样,荣誉村民的事情,不也就不是问题了吗?
    当晚斜依床榻翻微信圈,可巧就看到微信圈里流传的名曰《孔明先生》的文,作者正是白玉稳。于是“白玉稳”这三个字,也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随后又追随《孔明先生》,关注了白玉稳的微信号,读了他的《自话白先生》和一些诗歌,又搜到孔明之前写的《校长白玉稳》一文,白玉稳在我心中的形象,也就愈加鲜活。
    知道这个白先生了不起,了不起的核心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来这人首先是个很能做事的实干家;二来此人的文章活泼真挚,幽默风趣,且很富真性情。
    昨日得空,跟孔明先生聊起此人,他顺手发来他和白玉稳互写对方的美文,不由又细读一遍,然后择其一发在了朋友圈,于是瞬间,就有些热闹起来。
    先是我以前的一位酷爱画画的美女同事,告我说她也是蓝田的,我跟她熟悉了多年,居然是第一次听说。
    再是我的一位多年闺蜜,读完文章后认为孔明先生的老家大概距她家不远,进而对孔明的老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再再是我的那位最初带我同游惠家环的朋友,感叹缘分的不可言说。
    随后,又出现了颇为戏剧性的另外一幅画面。
    来人名叫姜凌鸽,是一位温暖阳光的女子。此女之老公,跟我既是同事又是老乡,可以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至于她的儿子,高中时还跟我的女儿同过学。总之,我老早就知道她,却苦于一直没有深交的机会。这个春天,同样是因为文学,我们彼此结缘,成了现实中和微信里的双重好友。
    女子的本行是老师,而白玉稳呢,也在学校工作。按说这本来也没啥,老师多了去了,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女子看了我在朋友圈转发的白先生的文章后,就有了些按捺不住的喜悦,说:咦,白校长是我的老熟人呢,世界咋就这么小?
    不一会,微信里有人呼我,我一瞅,是白校长来登门了。哎呀,我的那个激动啊、快乐啊,简直不可言说。于是不由分说,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将门打开,热烈欢迎白校长深夜莅临微信指导俺的工作。
    早上冒雨匆匆赶路,就见微信滴滴响起,撇了一眼,是跟我同游惠家环的老友发来的:“听说你们成功对接,缘分啊!”再看截图,知道他和白先生,微信上彼此也刚刚有了“勾搭”。
嘿嘿,绕老绕去,还真是绕成了一个圆;说来说去,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呢。
                                                   
   注:此部分属选读。如果你觉得画蛇添足,可以不读;如果你好奇心有些重,不妨多瞅瞅。
    为了增加本故事的真实可信性,特将参演主角的名单给大家在此罗列一下,至于顺序,当然是按出场先后依次排列:
    一、姚宏利: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心态特别阳光,说话特别幽默,跟他在一起多呆呆,有延年益寿之神效。
    二、白玉稳:神话般的校长。有把死马医治成活马的高超本领。首先是实干家,其次还是个好作家。粉丝多,追随者众。有个人微信平台,名曰“汤峪白先生”。
    三、孔明:“才思敏捷”这四个字,像是为他量身定做。我虽然清高孤傲,但在他面前,却清高孤傲不起来,因为《孔明借东风,我欲借孔明》。一句话定义,大牛一枚也。
    四、田丹:美女,小画家。她画的陕西美食系列,莫迪系列,被好多报纸网站转发,影响很大。昨晚知道,蓝田孟村人也。
    五、胡颖:多年闺蜜,铁杆死党。吃她的饭、坐她的车,跟吃自个的坐自个的感觉差不多。除过老公互不外借,其他啥都好说。此女蓝田人也。
    六、姜凌鸽:一开始是俺老乡的老婆,现在呢,她老公是俺老乡。一个难得的好老师,一个善良温暖能干的美女子。
    七、苏战冰:博客遇到的好友,彼此以姐弟相称。文风真挚朴实,为人古道热肠。曾经一度,我和他的友情,震动了双方的博友圈。先后有阿明、周文英、陌上女子等因感动于我们的友情,纷纷在博客写出了情真意切的美文,演绎了一场场醉美的博友之歌。
    还有一个就是本文的作者我,姓舒名敏,一个普通的充满烟火味的平凡女子。
转载舒敏文(5篇)
文人,别丢了你的骨头

舒  
(2016-01-28 13:09:13) 
 
    昨天下午,牙疼着的我,正心乱如麻地徘徊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就见有人来敲门,说要加我微信。来访的人,不能说熟悉,但也不能说不认识,总归来说,算是广义上的文友,于是我也就轻轻将我的门打开。
    不成想,门刚开了个缝,一股冷风裹挟着雪花扑面而来,对方连客气都直接省略,呼了我一声老师后,就急不可耐地要求我帮他转发一篇文章,并记得点赞……
    我的情绪,倏忽间坏到了极点。我甚至为被他浪费掉的流量而心疼不已。如果将我那一刻的心语,曝光在公众面前,我想那话一定是绝不雅致的。那一刻的我,心里恨恨道:转你娘的头,赞你娘的脚啊,你也老大不小了,烦也不烦。
    真的,说到这一点,我很烦,简直是烦透了。
    你喜欢文字,也就算是文人。做为一个文人,你想让别人喜欢你的文字,固然没错,可是,求转求赞的手法,端的恶劣。
    假设你的文字是个蟠桃,而我喜欢的水果却是苹果,你不该强扭着让我喜欢你的文字,你更不该,动辄小窗口让我帮你转、帮你赞。
    我工作忙,写文忙、探病忙,晚上刚躺下即将睡着,你微信滴滴,让我转、让我赞;我早上刚起床,你的微信再次跟来,还是让我转、让我赞,你烦也不烦?
    告诉你吧,我可真是,烦的透透的了。如果我有心脏病,差不多也快被你逼到犯病了。
    我为老舍转、为汪曾祺转、为蒋勋转、为王蒙转、为贾平凹方英文转,人家其中的哪一个,倒是求过我?你说!
    我新认识的朋友苏战冰,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我却一次次的为他转,人家也没求过我啊。
    所以说,如果你的文章够好,或者说你的文章对我的胃口,你用不着求我,甚至用不着理我,我一定会帮你转、帮你赞的,而如果不是,我能不能求你,发发善心,放过我吧。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你的祈使句命令我。
    真的,我烦,烦的透透的了。
    我为你点了第一回,你立刻来了第二遭,我为你点了第二遭,你立刻来了第三趟,你倒是高兴,可为何不懂看看我的脸色?而且,我跟你还并不熟。
    显然,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工具,就是一随意摆置的棋子。可惜的是,我比棋子和工具,多了一颗会思考的脑袋,多了一个爱无事生非的灵魂。
    我的手指可以为你点赞,我的脑袋却不停地闹意见,所以,我的肉体和灵魂为你撕扯,为你痛苦煎熬,而你,却似乎与此无关。
    你喜欢文字,我当你是文人。作为文人,首先应该多读多学习,多努力着去把自个的文字写好,而不是有事没事,忙着集转、忙着集赞,忙着挣那区区几十块钱?
    你不觉得没劲吗?你不知道大家都嫌你烦吗?人家不说,不代表人家没意见。想让我转,方法其实很简单,将你的文章写得再好一些,写得再对我胃口一些,让我看后,不转直接睡不着。
   再者,你设身处地替我想想,朋友圈虽说是我的朋友圈,但圈子后面,可都是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我今天为你集转,明天为他集赞,我的朋友们会怎么看我?
   他们会觉得我无聊、浅薄,而这并不是我想成为的一个我。如今,为了你,守身如玉的我,要破戒几回?
    文章,尤其是散文,应该是从心底里流淌出的最真最美的歌。歌唱出来了,就该静静地等着人去欣赏,而不是忙着坠入尘世,忙着去经营什么转和赞!真的,太多了,也就浮了;浮了,也算不得什么文人了。
    作为一个文人,静不下心,耐不住寂寞,还做什么文章,当什么文人?要我看,倒不如闲来没事,将家里的地板多抹几回,岂不实在?
    我非冷血,也不是不懂得欣赏,关键是,你要写出值得我欣赏的文章,到那时,你纵然不理我,我也会主动帮你转帮你赞的,这一点,请相信我。
    既然要做文人,就该有些清高,有些孤傲,有些文人少不了的骨头和血性,不然,足迹走过,徒留骂名,何苦?
    多用文章说些实话,少搞些那些没完没了的花里胡哨。最不济,也该尽量保证少给他人添烦添堵,毕竟,你是文人呢。 
转载舒敏文(5篇)
隆冬“遇”孔明

舒  
(2016-01-26 12:56:30) 
 
    无巧不成书。
    那一天的那一刻,我的鼠标正戳在有孔明的一张图片上,手机滴滴响起,拿起一看,是我新认识的老朋友,战冰弟弟发来的微信,内容如下:“这两篇互动文字都好。两个人,两个角度。一个是小弟弟,一个是大姐姐。没见过面,却神交已久,这要拜互联网和微信所赐。两人见面,有点像相面,但比相面更多了精神上的浪漫,即使不无一些小踌躇、小忐忑(主要是小弟弟)。文学是俩人的同好,神交互动中彼此有了共同的话头,终于借助一本书走出了网络,迈向了现实。这一步迈得好,在我看来,他们迈出的是人生的梦境,步入的是人性的花园。他们在公园散步,说话,坐在连椅上拥抱冬日的阳光,这是多么诗意的事呀!人与人之间多些信任,彼此高看一眼,美感就来了。握手,握住的是彼此的心香一瓣。予人玫瑰,手留余香,何妨慷慨些呢?与苏家村人握手,也与舒敏握手。在羊年的尾月,我祝福你们,并祝福所有予人玫瑰的人们!孔明。”
    我跟孔明虽不相识,却读过他的文章,之所以如此,自然要感谢我那目前已95高龄的美丽博客,只是毕竟,博客之识,犹如蜻蜓点水,似乎总难尽兴。
    如今,我跟战冰的互动文字,居然入了孔明先生的法眼,洋洋洒洒留言这么一长串,而且更荣幸的是,孔明先生还点名提到了我,这自然令我高兴复激动了。于是不假思索,立刻给战冰留言,让他火速将孔明先生微信告我,说我打算跟他进一步“深交”。那边却安宁起来,想来是被领导抓差,忙挣钱的营生去了。得亏我天生聪明,脑门拍拍,立刻有了主意,从博客里撕了张纸条,于是瞬间,我跟孔明先生就成了微信好友。
    孔明先生称我为才女,说我的文字很好。这话虽然好听,但我其实有自知之名。不过孔明先生这么说,还是让我很高兴。至于高兴的原因,是因为听话听音,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明了,其实早在我们相识之前,幸运地就已经彼此有了瓜葛,这瓜葛的由起,正是文字。
    遇到孔明的那天,正值四九隆冬天,我因为有事要出门,无法打字,就语音跟他打了招呼。当时的我,被蹊跷的相识惊喜着,有些心花怒放、心花怒放之后,难免有些得意忘形。回头看孔明先生,文质彬彬,谈吐儒雅,不免觉得自己有些狂放,有些不够雅致。再转眼想,喜欢文字的人,理解力大致应该不差,而我的高兴激动,想来也不至于开罪于他。
    然而我还是觉得,孔明先生跟我很不相同。他那种发自骨子的儒雅,让我佩服,却永远模仿不来。假设将我们比作两间屋子,他的屋子,一定是经过装修的那一间,而我,外形来看,则类似一个简单自然的小茅屋。说到文字,也是一样,他的文字,通达唯美;我的文字,则朴实简单。
    虽然我的博客只开了区区95天,然而通过博客,还真的认识了几个在我看来值得相交一生的朋友,其中之一,就是阿明。
    一周前,阿明给战冰留言,说:“文学者能有舒敏的顺溜,方英文的才气,张孔明的通达,苏战冰的执著,就足以欣慰。”这话我看了后,先是偷偷一笑,然后就暗自嘀咕,不知阿明同志何出此言,将我跟几个重量级人物并列在一起的做法,是不是有些搭车?或者是想让我做捆绑螃蟹的那根稻草?后又一想,大概这几个人,都是阿明博客上的好友,又兼之,这几个人,也都来自古城长安,所以才有了阿明的这一番感慨吧。
    尽管阿明同志这样说,我还是深深地觉得,以俺的三脚猫功夫,无论如何不能与方英文和孔明并肩。不过,网络世界,言论自由,阿明同志愿意怎么说,毕竟谁也管不着,所以,也只能一笑,也只能由他。
    有句话叫“文如其人”,我是认同的。尽管前几天来一网络朋友,见面就叹,说我的人和我的文大不相同,但是骨子里,我对他的看法并不认同。
    孔明先生的儒雅通透,不光是在做人上,也体现在做文上,而我的真挚朴实简单,不光是在做人上,亦体现在我的做文上。我和他,犹如种类不同的花,各自开放。难得的是,一陈微风,让花与花之间,有了窃窃私语,有了耳鬓厮磨,于是,人世间的友情薄里,就此又多了值得记忆的一笔。
    在我,是颇感幸运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