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相山
王相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8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悲泣石羊河:祁连山,我的冰娘(下)

(2006-05-09 01:11:43)
分类: 散文

 

我无缘去石羊河的源头,祁连山冰川的腹地,目睹冰川的风采,但我经常从雪山脚下经过,也多次站在雪线下面的草原上,目睹过雪山的英姿。时不时就会看到一片光秃秃的大山的半山腰,突然玉带缠腰一样地裹出一条森林带,那森林带中的树木就是四季常青的祁连圆柏。它是守护祁连山的卫士,也是守护水源的卫士。尤其是在冬季,当山坡上铺满了白雪,那半山腰上的林带依然墨玉般深绿,挻立在山腰,为远处的皑皑冰峰遮挡寒风,站岗放哨。
    这些森林是祁连山的幸存者。在古代,整个祁连山松柏森森,青草依依。在祁连山西端大黑沟长达两公里的岩画中,茂密的森林与芳草是主体形象的一部分。有专家考证说那岩画,“当是春秋战国至西汉年间,生活在河西走廊的月氏、乌孙等古代游牧民族的文化遗产。”足见当时的自然景观及祁连山森林资源的丰饶。这密密匝匝的森林,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羊河西人民的希望,丝绸之路的诞生。有森林才有雨,有森林才好积雪,河西走廊的水无一不是祁连山的冰川融雪。那雪水原本是冰肌玉骨的,汩汩长流的,是它,滋润着沙漠戈壁的干旱与燥热。是它,河西走廊才有了绿洲,有了名城,有了商旅,有了文豪,有了羌管与芦笛的清音。《河西志》谓:“河西人民把祁连山林区当作命根子和吃饭碗,没有祁连山的森林,就没有衣食住行的来源。”
    但今天,祁连山上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朵雪花,都变得沉重哀怨。都说人活得累,孰不知,祁连山活得更累。河西走廊自汉唐富裕文明的巅峰一路滑向衰落低谷的过程,实际就是祁连山森林日趋减少的历程。历史即将把清王朝埋藏的时候,祁连山的原始森林已经由数千万亩减少到建国后二百多万亩。到1980年,只剩下167万亩,现在不足160万亩。森林带下限已由1900米退缩至2300米。祁连山浅山地带森林已经消失,一些山岭已演变成了童秃群山,如和尚头样找不到一根头发。东部浅山地带37万亩灌木林被毁,水土流失面积扩大到650多万亩。石羊河的源头冷龙岭北坡油松林、青扦林已砍伐殆尽,山杨林、桦木林正在退化之中。1980年,甘肃省政府做出了在祁连山10年停止砍伐森林的决定。那时候,祁连山真的等来了十年修养生息的机会么?好象没有。谁也无法精确地统计祁连山林区深处,有多少流散居民,有多少正在挖掘的金矿。不算这些闯入的散兵游勇,祁连山内就有40万老百姓生活,200多万头牲畜啃草。仅一个天祝县就有100多万头牲畜吃草,吃光了近的再去吃远的,草地光秃了再吃灌木林子。吃秃了祁连山之后还吃什么?《新西北》断言:“河西北面之沙漠戈壁非天生者,全属人谋不臧,在千百前为沃野,但滥伐树木,废渠道而河流干涸,乃逐渐风化形成沙漠地矣!”

我离开了雪山,离开了草原,最后站在乌鞘岭之巅,再次仰望了马牙雪山一眼,那个马牙雪山上古古拉海子的美丽传说,就如天籁般在我的耳边响起。有一年天旱不雨,到处草干水枯,水畜频临灭绝的时候,草原上来了一位仙者,他说,久旱不雨是因为“玉龙”沉睡了,只有去把阿尼玛卿雪山顶上的“天鼓”敲响,“玉龙”才会醒来,天上才会降下甘霖。但阿尼玛卿雪山远在千里之外,中间横着十多座雪山,隔着十多条大河,还有无数毒蛇猛兽出没其间,谁有勇气把这些艰难险阻踩在脚下呢?住在马牙雪山山麓的姐姐才什吉和妹妹措什吉听着了,争着要去,争执不下,姐妹俩就并肩出发了。在她俩走后的第五天,西边传来三声“天鼓”响,接着彤云密布,雷声大作,霎时天地相连,雨线濛濛,小河涨满,枯草复萌,畜群撒欢,草原得救了。牧民们带着感激的泪水煨桑祝福,盼望姐妹俩平安回来。正当姐妹俩历经万难回来的时候,一缕一缕的桑烟忽然聚成了一团一团的云朵,将英雄的姐妹徐徐托离地面,送到了马牙雪山顶上,徐徐幻化成一上一下两个海子。后来,人们把上面的海子叫“措岗玛”,意为“姐姐湖”;把下面的海子称为“措秀玛”,意为“妹妹湖”。从此,姐妹湖水,常满常溢,滋润着森林和草原,供给人畜饮用,永远造福着人间。
    传说是美丽的,但现实却让人忧郁。走下乌鞘岭,马牙雪山便如一朵雪莲影影绰绰,渐趋模糊。我又想起了19世纪一位冰川学家关于寻找采摘高山玫瑰遇难者预言的故事。在阿尔卑斯山区,沿袭有小伙子采摘高山玫瑰向姑娘求爱的风俗。山区里曾有几位小伙子因上山遇到雪崩被埋没了。冰川学家劝说大家不要费力寻找,并预言说,四十年后,在冰川前端处能找到他们的尸体。不出所料,43年后,人们果然在冰川前端处发现了那几位不幸者的尸体。故事的本意并不是称赞冰川学家预言的准确,而是反映了这位冰川学家的忧虑。他不能不忧虑,喜马拉雅山冰川在融化,世界上各地冰川在萎缩……他只不过用冰川雪线上升的速度,准确计算出了尸体出现的时间罢了。
    如今,祁连山冰川也在萎缩。东部冷龙冷冰川从1956年到1976年的20年间,年均后退
12.5至22.5米,现在仍然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中西部的大雪山正以每年2到6米的速度后退。许多冰川面积在近100至300年间,缩减了一半以上。祁连山冰川融水比上个世纪的70年代减少了约10亿立方米。由于水源减少,近10年来自然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加上北方强冷空气南下引起的“狭管效应”,北临腾格里和巴丹吉林沙漠,面积达12万平方公里的戈壁和沙地、绵延1000多公里的河西走廊地区以及内蒙古阿拉善盟地区,已经成为中国北方强度最大的沙尘暴源头。如果水源涵养林继续凋敝,冰川后退,雪线索升的势头得不到改善,在林与雪的对峙,人与地的争斗中,唯一的大赢家毫无疑问的就是沙漠。
    我无语,我的灵魂已经被那圣洁的冰川封冻了,我渴望自己能成为那位采摘高山玫瑰向姑娘求爱的小伙子,冷藏在冰雪之下,远离被污染了的山野、草原和人群,远离沙尘喧嚣的世界。等到天蓝、水清,阳光温暖的一个早上,让太阳融化了覆盖在我身上的冰雪,我再醒来,喝那清澈的泉水和香甜的奶茶。也许,那样我会娈成一个臭味十足的逃避现实主义者,但为了子孙万代那一口香甜的泉水和清茶,我愿等待。而现在,我只能轻轻地问一声:祁连山,你能满足我明天的清醒之愿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