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相山
王相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8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根人物(9):米厨子

(2006-02-02 09:49:11)

米泽民听到农场要招聘他当厨子的消息,高兴的跑到厨房,拿出六只碗。五个女儿不知道爹要干啥,睁着明羞羞的眼睛,疑惑地望爹。米泽民往每个碗里添了一勺水,说,今儿没酒没茶没开水,咱父女以冷水当酒,干一碗,爹我今天高兴。五个女儿端起水碗,见爹一扬脖子,咕咚咚喝了,就跟着扬脸而饮。喝完了,五个女儿还是不知道爹为啥事高兴。

大女儿米多多说,爹是给我们找了个妈吧?

米泽民嘿嘿笑道,比给你们找了妈的事还高兴呢!

米泽民把这一件事定性为中年得志!

村子里,姓米的就一家。严格地说,姓米的就米泽民一人。他是从小跟娘要饭,落户这儿的,算是外姓人。米泽民是个光棍,五个女儿,都是他清晨傍晚拾大粪时,在路旁沟渠捡的。那些孩子并不缺屁眼少腿,瞎眼睛豁嘴,而是人家无力养活了,送给天,顺生顺灭的。米泽民也拾到过两个男娃,被没儿子的人家领去了。米泽民无所谓,只要能养好娃就行。米泽民希望,再能领走两个女娃,但没人要,后来有人要了,米泽民却又舍不得给了。那年月,天底下就流行一个字,穷!拾大女儿那天,天还麻糊糊的,米泽民到村口,隐隐隐约约,见有人往路旁放孩子,边放边对孩子说,人命在天,天让生,命不绝,天让死,娘也养不活,孩子,就让苍天保佑你吧。说完,风也似地消失了。米泽民过去,打开包袱,是个女孩,不知道爹娘已弃他而去,睡得很香。米泽民就把孩子抱了回来。那年,米泽民刚三十五岁。

米泽民为五个女儿,操碎了心。捡孩子容易,养孩子难。锅里没下的,愁,炕上没盖的,愁,娃们没穿的,愁,冬天,还得把炕填烫,不能让娃们冻着,这就得早起。早起,又怕再碰到弃婴,不捡,是人呢,捡,实在难以养活。一段时间,麻六子就睡懒觉,迟出早归。但仍不是法儿,还得早起到沙窝里捋黄毛柴籽儿,打沙米。天刚麻麻亮,米泽民就进了沙窝。沙窝里,方圆四五十公里,能吃的东西都让人挖空了。要找到吃的,必须深入沙窝腹地,才有黄毛柴籽儿,沙葱,野兔什么的。

邻居家娶媳妇,让米泽民改变了注意。他被叫去帮厨。帮完厨,邻居给厨子装了馍馍和肉,还有一条烟,两瓶酒。又给米泽民包了十几个馍馍,算是工钱。那时家家养的娃娃多,红白喜事就多。米泽民觉得当厨子,是养活女儿们的好办法。米泽民就拜厨子为师,学起了手艺。一年多,米泽民出道了,做得一手好席。远近三十里,谁家娶媳妇,嫁女儿,过白事,都开始请麻六子做席。罢了,米泽民不要工钱,不要烟酒,就要面,要肉,一桌席一元钱,算多少顶多少。米泽民的姑娘才隔三间五吃上肉,吃上白面了。

村书记娶儿媳那天,米泽民遇到了贵人。席毕,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进了火房,说,你的席做的不错,你的情况,村支书也给我讲了,不容易,就到农场灶上当厨师吧。米泽民高兴而谢。农场在腾格里沙漠南缘,离村子不远。米泽民到农场报到的那天,正遇上场里开批斗会,批下放来的一个右派,米泽民就坐在最后的墙旮旯里,抽烟渣子,默默地看着人们狠批。那右派,浓眉大眼,高个子,瘦瘦的,胡不拉茬的。米泽民左看右看,不像个牛鬼蛇神。第二天,他知道了那右派姓朱,原职是县委书记。

米泽民做着四十多人的饭。那时,说是农场,也很穷。主饭就是小米拌面汤,清汤面条什么的,很难吃上菜。开饭时,职工们你争我抢,往前挤,右派不挤不抢,排在最后,到窗口,把饭盒递进去,米泽民这才有了近距离观察右派的机会,冷眼看了会,就把饭盒拿到里间盛饭去了。这顿吃的是清汤面条,汤面上飘着几片芹菜叶子,看不见面条。朱右派望望,就端着饭盒走了。朱右派正要蹲在人伙里吃,米泽民跟着出来了,开口破骂,你一个右派,是能和革命群众一块吃饭的么,你以为你还是过去的县委书记啊,啊!你骑在革命群众的头上作威作福的时间还嫌短啊,啊!滚,滚,滚的远远的,到那边地头上吃去。职工们听了,就都觉得,姓米的这人也不是吃干饭的。朱右派怔怔地望望米泽民,心想,中国人真是中魔了,连做饭的厨子,也如此嚣张,关心起政治了。但人在屋檐下,只有虚心接受再教育,就一个人蹲在地头上,远离了革命群众吃饭。眼睛里,泪花儿打了几个转转,掉进了饭盒里。

当朱右派喝去上面的汤,捞吃了菜叶儿时,眼泪又下来了。不过,这回子的泪是热泪,是心里热了。那盒底儿里竟然全是红烧肉。革命职工一年都吃不上的红烧肉,却跑到了他的盒饭里。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自己的味觉,又看了一眼,尝了一口,才确定了盒子底里的东西,确实是肉疙瘩。朱右派马上体会出米大师骂他远离革命群众吃饭的原因了。忙背过身子,低了头,狼吞虎咽般消灭了美味。生怕谁看见他饭盒里有肉,给米大师惹来麻烦。这顿饭,是朱右派自下放到农场后,吃得最好的一顿,最铭心刻骨的一顿。心里顿生一份感恩,深深地记住了米大师。

此后,米大师每给农场书记、场长,和上面来的领导抄菜、煮肉、炸油饼时,都要偷偷给右派留一份,或当众破口大骂,让他蹲远点吃饭,或是半夜里,悄悄送到右派的房间。右派说,你的大恩大德,我今生铭记不忘,若有来世,定当厚报。1976年,弥漫在中国天空的阴霾终于散去。右派官复原职,领导全县人民闹起了包产到户,再后来,当了行署专员,地委书记。

自那以后,每年春节,米泽民的门口,都会来一辆牌号为“000001”的小车。又过了些年,朱书记要接米泽民一家到城里生活,米泽民婉言谢绝,说我都五十几的人了,还是蹲在乡下清静。朱书记就给米泽民办了以工代干,把米泽民的五朵金花都认成了干女儿。大女儿米多多没念书,当了工人;二女儿米香香初中毕业,进了机关;三女儿米甜甜考了研究生,四女儿米乐乐也上了大学。跟后,小女儿米晶晶也长大了。朱书记来接女儿,晶晶说,干爹,我就不去城里了,我要留到乡下侍候爹。朱书记说,这样也好,老米老了,也得有人照顾啊,只是会苦了晶晶。就托人给晶晶招了上门女婿,生一男一女两个孙子,种着几亩薄田,和爷爷过起了其乐融融的日子。

春去秋来,二十一世纪来临的时候,米老爷的大外孙都上大学了。四个女婿都是县团级干部,小女婿当上了致富带头人,又被选成了村长。每到春节,中秋,村子里就属米老爷家最为热闹了。村子里的人就都说,米老爷的福,是前世里修来的。

那天,天气很好,没有风,米老爷就坐在院中晒太阳。春阳暧融融的,如孙娃子的手,绵绵地梳着他的头顶和脊背。孙子放学回来,放下书包,就喊,爷爷,和你下盘相棋。爷爷笑言,你那臭棋,不下。孙子道,今儿我学了盘残局。爷孙俩就在院子里摆上了楚河汉间。

等孙子摆好残局,米老爷一看,那残局,不论红黑,谁先走,谁输。爷就笑着让,孙子先走。孙子说,爷爷先走。爷孙俩就互让了起来。都笑着,都不点破玄机,都不先走。孙子说,干脆划小拳,大拇指压二拇指,二拇指压中指,中指压无名指,无名指压小拇指,小拇指压大拇指。爷爷被孙子逼上绝路,只好说,好!

爷孙俩猜了三拳,米老爷就输了。第三拳,米老爷出了大拇指,孙子却出了个小拇指。孙子说,请爷爷走。爷爷静静地望着棋盘,没动手。孙子催,爷爷快走。爷爷还是不走。孙子又催,爷爷突然说,你看天上飞的啥?孙子扭头望天,爷爷眼急手快,偷了孙子一个卒子。孙子回过头来说,两只麻雀飞到了墙上,也让我看,快走快走,爷爷就开始执红先走了,没走几步,孙子输了。孙子细观了棋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才发现不对,骂爷爷赖皮,偷了卒子。米老爷哈哈大笑,笑着笑着,一口气没有上来,仙逝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