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相山
王相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2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根人物(7):钱方元

(2006-02-02 09:45:48)

人是钱的孙子。这话就是钱五爷给他孙子起小名的理论依据。

钱孙子的大名,叫钱百万。是他爹起的。不难理解,里面又充满了钱七叔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钱孙子没念书,到二十几岁了,庄户里的人还叫钱孙子。辈份大的叫钱孙子,辈份小的叫孙子叔,孙子爷,就不叫钱叔,钱爷。更不叫他的大名钱百万。钱孙子就怨钱五爷,爷你给我起的这名呢,到老我都是钱的孙子,你的孙子,人的孙子,孙子的孙子。更要害的是,神婆子说,钱孙子、钱百万这名字,反挡财运呢。钱孙子就找村里德高望重的师爷改名。

师爷捋了捋银须,放下手中的三泡台茶碗道,你娃还算知道名儿的重要呢,人是啥,人是一泡尿,尿进土里,也只是一时的印印,风一吹,日一晒,啥都没了。名是啥,名是人的符号。天地间,只有符号才是永恒的。比如,我的祖师爷孔子,二千五百了,他还活着,越活,越成了中国人的魂。比如,我的爷爷,清朝时在衙门当过差,县志上就有他的名字。人呢,谁见过爷他长得丑陋还是英俊?早了了了。好的名字,蕴含着老辈们的希望,更含着个人的志向。你们钱家上下七八代,不就穷怕了吗。钱孙子,是你爷对钱的感慨。钱百万,是你爹对你的厚望,你娃要小康,还是离不开钱。但钱易藏不易露,叫钱百万,不招惹盗贼上门啊?就叫钱方元吧,一者,钱里方外圆,藏而不露了吧!二者,为人处事,有了方圆,也才有规矩。谁的意思都有了。这名咋者?

钱孙子听得云里雾罩,玄玄乎乎,忙称恩道谢。师爷说,不信,你走着瞧,这名字叫不上半年,你就时来运转了。

师爷的话还真灵验了。钱方元一夜间发了横财。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双龙沟开了金矿,改了名的钱方元跟着人入了股,掏金子去了。但干了八个月,连一根鸡毛也没掏着。掌柜的运背,井刚打到180米,出金子了,晚上回回来收金子,一笔就是两万,照这个出法,五天收回成本,十天发财,不成问题。金贩子走后,掌柜和沙娃们欣喜若狂,喝酒吃肉,共庆见喜。不料夜里一场暴雨,山洪暴发,把井淹了。掌柜的十万元本钱就这么打了水票。那掌柜子,就是我的大哥,只好给每人发了路费,打发沙娃背铺盖回家。

俗话说,倒霉鬼的瞌睡多。钱方元坐到班车上,把铺盖往旁边一放,掏出报纸条儿,圈了烟渣子,边抽边想,师爷起的名虚呢,八个月了,一分钱没挣,还倒赔了500元股钱,真是人倒霉,鬼吹灯,放屁都砸脚后根。想着想着,就呼呼地睡着了。车到黄羊地界,民警把车挡了,上来三四个警察。搜查戴白帽帽的回回。几个回回的身上被搜出了金子。一个回回,眼急手快,在钱方元的铺盖里,摸了一把,就站着让警察搜,什么也没有。但有的,没有的,都被带下车,塞进了警车里。公安是打击金贩子呢。钱方元一觉醒来,车已经到了县城,就背着铺盖回来了。

晚上,钱方元躺在书房炕上,看十四寸的黑白电视。媳妇在小房里打开铺盖,准备给钱方元洗被褥。被窝里面塞着一个油兮兮的布包包,抖开,却是黄灿灿的金子。媳妇一生没见过这么多的金子,一下瘫在了炕上,头发根里似有一股凉风,冷嗖嗖地钻。半晌,才回过神来,明白了怎么回事,急忙把金子锁到自己的陪房箱子里。又看了看锁子,确实锁好了,才跑到书房问钱方元:“你挣了多少钱?”

“挣了个土地爷的球。连本钱都丢进了冰眼。”钱方元还在看电视。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不说实话,心怀鬼胎呢。”

“你说什么啊?莫名其妙。”

“装的还挺像哩!”

“你今儿咋了?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信你问掌柜子去。井被水淹了。”

“好,你不说实话。你有钱了,你看不上老娘这黄脸婆姨了,你在外面有了骚货,是不?你想和骚货过天堂日子,是不是?”

女人越说,钱方元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女人把哪个醋坛子打翻了。两人就吵,越吵越离谱,把家里的长长短短都抖擞了出来。吵着不行就开打,钱方元扇了媳妇几个嘴巴,媳妇撕烂了钱方元的嘴角。打累了,媳妇就坐在炕沿上抽泣,钱方元又骂了起来,“老子在山沟里,睡地窝,下深井,抬石头,筛沙子,赔了本,没挣钱,苦劳总有吧。进了门,不给老子做顿好饭,反倒怀疑起老子挣了钱不给你给了”。

媳妇忽地出了门,复进来,把那个油兮兮地小布包抖在了炕上,黄金蛋儿滚了满炕。“你说你赔了本,没挣钱,这是什么?你娃不是很聪明吗?咋不卖了,偷着存到银行里。把存折给你的野女人装上,那样,老娘一辈子都不知道呢?”

钱方元眼睛越睁越大,愣在了那里。“这是那来的?”

“到现在了,你还给老娘装蒜啊?”

“真不知道,那来这么多的金子?”

“你铺盖里的。”

钱方元这才隐隐约约想起半路上的事来。他迷迷糊糊地睡着,好像是上来了警察,抓走了金贩子,肯定是金贩子急了,把金子塞到我的铺盖里了。真是苍天有眼,让我发横财了。钱方元肯定了金子的来源,给媳妇解释了一遍,媳妇才破涕为笑了。两口子偷偷把金子贩了,据说不下十万。但面对这么多钱,两口子又发愁了,咋花呢?盖一院新房,太显摆,买一辆汽车,又不会开。存在银行,又怕走漏风声,惹祸上门。想来想去,还是存在家里,等儿子长大了说媳妇,最保险实用。第二天,两口子就从集市上买了旧报纸,铁丝,糊顶篷,糊到房梁处,把一沓一沓地百元钞票放到梁上,封了最后一张报纸,俩口子咚咚乱跳的心才平静了。

过了几天,家里不安稳了。每天夜里,屋里开始响动,顶篷上的纸也在哗哗地响。吓得俩口子睡不实。俩口子以为屋里闹鬼,就请神婆子禳解。但静了几天,顶篷又响了,钱方元就披了衣裳,悄悄下地观察,出了门,见院子里的树唰唰地摇着,风一来,顶篷就跟着唰唰响。原来是风作怪,就钻进被窝,对媳妇说,“神婆子也是胡弄哩,那几天,天气不正晴朗朗地没风吗。是咱心里想着钱,心不静,才疑神疑鬼呢。”

从此以后,俩口子睡觉就踏实了。凭风儿怎么刮,顶篷怎么响,睡得都很香。

又过了半年。钱方元的爹死了。弟兄们分摊了安葬费,每人1500元,发送老父亲。等到后半夜,人全睡了,钱方元才在地下支了小橙子,站上去,撕顶篷取钱。女人打着手电说,早知你爹撒手这么快,就取几千放箱箱里,现使。钱方元说,前面的路黑,谁知道呢。说着,钱方元已轻轻地撕开了顶篷,女人就把手电直直地照到了放钱的梁上,钱方元一看,傻眼了,一沓沓的钱全让老鼠咬成了碎纸渣渣子。老毛爷的脸,耳朵一块,嘴一块,缺鼻子少眼,对不出一张完整的老人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