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正西
李正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156
  • 关注人气:6,2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相见在春风里

(2018-12-08 05:30:33)
标签:

林非

学者

著作

文化

分类: 随笔

发现这一篇2004年的旧稿竟然在我的博客中找不到。

原来是我2006年11月开的博。


相见在春风里

 

 

与智者相见,如沐春风。

今年六月,在北京,又一次与林非先生相见,这种感受更是强烈。

林非先生是鲁迅研究、散文理论研究的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出版过《鲁迅小说论稿》《鲁迅与中国文化》《中国现代散文史稿》等十多种理论著作。近年来,他以学者手眼致力于散文创作,成绩斐然,已有《西游记和东游记》《云游随笔》《令人神往》《春的祝愿》《林非散文选》《林非游记选》等十多部散文集出版。他将他的散文理论见解贯彻在他的散文创作中,自然不同凡响。其中的许多篇散文如《离别》《话说知音》《普陀山记行》《从茂陵到乾陵》《走向长海》等已成为传诵不绝的名篇。

林非先生又是一位忠厚长者。无论是异国的还是远方的客人,也无论是学有所成的学者还是登门求教的人士,他都不像某些并无多少真才实学的学者那样会摆出唬人的臭架子,而是礼贤下士,虚怀若谷,共话疑义。例如,有一位汉名叫穆润陶的美国学者登门造访,向他请教中国世俗文化,询问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款待专程来访的客人。林非先生告诉他,这大概是因为中国人至今还深受农业文明影响的缘故,因而心地纯朴,注重纯真的感情。穆先生赞美不至,但林非先生又说:“重视情感固然好,不过在纷繁的社会里面,因为投入感情的多寡不同,人们的心灵就可能变得很不平衡,在嫉妒和愤怒中甚至会冲突起来。倒不如像西方的习俗那样,计算得明明白白。”(《有朋自远方来》)这真是深刻的见解。这说得那位美国学者穆先生深深佩服他的深刻睿智的思考,连连发出文化问题有多少悖论的感叹。又例如,他与日本学者丸尾常喜的交往,注意吸收的是丸尾常喜的认真精神和激情的思想。他在韩国讲学,说是自己写过《愧为学者》的文章是发自内心的感受。韩国一位年轻的学者金惠俊表示要翻译他那部《中国现代散文史稿》。林非先生对他推心置腹地说:“很感谢你翻译我的这部书,不过对于我自己来说,好像是已经属于非常遥远的过去了。在这几年发表的论文中间,我的散文观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异邦的知音》)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林非先生这位学者的大家风范。他并不因为自己的这部著作在韩国被列为好多大学的参考教材而沾沾自喜,趾高气扬,而是如实地说出自己著作的局限;他并不因为受到别人的崇敬而作出居高临下的姿态,而是对于后辈坦诚的推心置腹。这是不容易的,而且仍然为许多人做不到。我们看到,有的作者出版了一些作品,就斤斤计较别人的反映。这与林非先生相比,不是狭隘一点了吗?!

我与林非先生在北京见过一次面,有过书信、电话不断的来往。他不以我的驽钝为意,总是鼓励我继续努力。这次在北京,我又一次到他静淑苑的寓所去拜访他,谈到了有人在自己明显的错误面前死不认错的现象。他说,他也感到奇怪,这并不符合“过而能改,善莫大焉”的中国传统啊。我也感叹,此风不可长。“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局限。太全面了,就是片面了;太看重自己了,也就钻入死胡同了。

这一次,他还是遵循“款待专程来访的客人”的习惯,与他的夫人肖凤教授一起,“打的”将我和一位教育电视台的张良霞拉到“十月大厦”,去吃淮扬风味的饭菜。席间,啤酒招待,张良霞激情洋溢地朗诵了“海是流动的沙,沙是凝固的海”的诗作。林非先生则对我说,他在网上看到我的那本《中国散文艺术论》被列为台湾东吴大学的教学必读书,仍在网上热销,很是高兴。他并且说,这一次见面与我上一次见面已相隔八年,大家仍然保留着坦诚的天真,真不容易。我除了对他的盛情款待表示感谢,对他如春风吹拂的思想和学者风范表示敬仰外,还能说什么呢。

上一次在北京见到他,是在安贞桥他的寓所里。时当1996年8月底。

2004.7.20

 

此文已发表在8.28日《淮河早报》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