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IGTREE
BIGTRE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70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的花草

(2018-11-12 19:35:33)
标签:

情感

文化

杂谈

历史

我的父亲叫朱芳国,他原来并不叫这个名字,是自己后来改成了这个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叫什么我倒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的小名叫小身(申)。
芳国这个名字给人的印象就是一片花的海洋,事实上,父亲的一生也真的与花草密不可分。记事儿的时候,每到春天,院子里就是一片花的海洋,遍地的芍药花,新发时候暗红色的苗茎在堆放了一地的乱树枝中四处蔓延,花开时节也是满园飘红。临着南面的沟沿是一丛丛的玫瑰,这是中国传统上的玫瑰花,不是情人节中出现的那种,花不是很大但香甜的芬芳沁人心脾,给我贫瘠的童年生活添加了不少美好的记忆。果树是主角,桃花、梨花、杏花一茬茬装点着这个农家的小院落,春光明媚时刻,五颜六色,花与芬芳。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应该每天都像生活在梦境当中,只是当时浑然不觉而已,只顾想着如何吃饱饭了。。。
我一直不清楚的是,父亲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棵合欢树。这一类树在南方很常见,而在中原的乡下很少见到。我所在的镇上,只有北边的八队丁老二家旁边有一棵,但粗壮低矮,和我家的这棵似乎又不是一个品类。合欢树在老家又叫绒花树,树叶白天打开,夜晚合闭,所谓合欢大抵是指这个情景吧。我们把这棵树称为会睡觉的树。花开如红绒,一丛丛、一撮撮的,没有什么香味,高高挂在树颠,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显得十分的高冷。合欢树很高,而且到第一个树杈的地方有一个扭曲的弯儿,很能考验攀爬者的爬树技术。我每次爬上这棵树都是一次重大的挑战,直到后来,树越来越粗壮,就再也爬不上去了。这棵树给我的另外一个记忆是毛毛虫特别多,现在想一想都还有一些毛骨悚然。
父亲喜欢奇花异草。例如,菊花和月季品类中最为稀有的是绿色的,父亲总能变戏法一样弄回来几棵,成为小镇上大家围观的景象。月季和菊花在家里种的不多,大多种在西边的菜地里面,看菜地的小屋子的北边通常是它们的安身之所。月季和菊花的品类非常丰富,从春天到秋天,花开争奇斗艳,甚是好看。父亲有一个经验,通常好看的不会太香,而太香的大都不是很明艳。父亲的理解,上天是公平的,不会把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而是给每一个花都有引以为豪的美好。
1980年代中后期,是家里经济最困难的时候。父亲有一年住院,一个春天,母亲在家给我们做饭,一瓶香油竟然不少反多,原来母亲每次做饭都是拿筷子蘸一下香油再放到锅里,带进瓶子的饭汤竟然比蘸到的香油还要多。这个艰难时刻,父亲嫁接花草的手艺帮助家里度过了难关。每天早晨,父亲五点多起来骑着自行车跑一个多小时到县城卖花,一棵月季,普通的可以卖1块钱,稀有一些的可以卖1.5元;秋天卖菊花也可以收入一笔钱。这样的生意,父亲跑了大概有两三年,一来一回跑一趟县城卖完花要三四个小时,一次能卖个二三十块钱,大大补贴了家用。不过,这样餐风露宿,早出晚归,对于已经年过六十的父亲来说也是一种体力的挑战,再到后来,他只好放弃了这个生意,很多花草也都给了一位朋友,让他拉了一车走了。
再后来,他们年岁大了,也没有了菜地。能够种花的只有东边粮库旁边的开荒地和与大哥分家后那个一分为二的小院子了。院子狭窄,大哥家的房子又高,有一半院子很难见到阳光,能够种花的地方也就是屋前的一小块地方。这个小院子几乎倾注了父亲对花草的所有的爱。这里种过茉莉花和夜来香,是父亲去江西出诊时候带回来的,茉莉花需要使用红土栽培,一个大花盆,父亲和二哥一路呵护给运回了家,种了三四年,养分耗尽,最终还是枯萎死去了。夜来香繁殖能力强大,因为能够防蚊子而在乡下特别受欢迎,父亲每年都会扦插几十棵新苗,有求必应,散遍老家十里八乡和县城亲朋好友。在那个物资流通并不发达的年代,夜来香和茉莉花成就了父亲对于遥远的天边世界的想象力,也成就了父亲的骄傲与自豪。
小院子里面有几棵会开花的树。一棵是木瓜树,是那种能够入药的木瓜,不能直接食用,但香气芬芳,金黄色的果实放在案头,满室生香。一般四月开花,粉红色的并不密集地压在枝头,显得有些落寞。父亲去后,每年清明回去我都要好好看几眼这棵木瓜树,满树的花,像是父亲留给我们的一树诗歌。一课是桃花,在灶屋的西北角上。前些年回去,看到树下放着一个大水缸,满满的水面落着几片桃花瓣,倒映着天空的高远,一时惊艳至极。一棵树是桂花树,种在堂屋门口东侧,和梧桐树一左一右守在堂屋门口两边。这棵树是一棵银桂,和我的年龄差不多,长到了碗口粗,秋天时候开了花,走到院子门口都能沁人心脾。在父亲去世前一年的春节,他忽然心血来潮让我三叔家的孩子把这棵树迁走了。这年底的时候,父亲去世。如果不是提前迁走了这棵桂花树,当时事情紧急的话,这棵树也只能给砍掉了。其实,回头看看,这个时候父亲已经在有条不紊地安排自己的身后事情,放不下这棵桂花树,提前给它找了个去处。如今,父亲走了八年了,他最喜爱的三棵开花的树也就只剩下那棵木瓜了,曾经争奇斗艳的那个小花园密密麻麻地给种上了菜,一年四季,再难见到百花争艳。院子里每年都会长满一些本地的中草药,想来是父母亲在世时采集的,晾晒时候留下了不少种子,年年岁岁,生生不息,把一个院子生长成父亲的百草园了。
2010年的秋天,我第一次到洛阳。我告诉父亲,来年四月,牡丹盛开时节,我带他和母亲到洛阳看花,赏尽国花盛景。然而,2011年的元旦刚过去,父亲就走了。这个春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过来的,每每看到花草,触目惊心,都是伤感。这一年的四月,我推着轮椅上的母亲到洛阳花会看牡丹,一路逗着母亲开心,而我自己却压抑不住地难过。
父亲朱芳国,在那个物质极端匮乏的时代,想到的人生乐事是百花园里度一生,不是大富大贵,也不是山珍美味。这样的人生境界,这样的浪漫情怀,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从这一点来看,父亲的确不是一个平凡的人。
我爱你,父亲。愿天国里,花团锦簇,芳香泽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