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民间评论员
中国民间评论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309
  • 关注人气:4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解筱文:移动互联网时代无需新闻发言人?

(2014-06-25 12:42:56)
标签:

移动互联网

新闻发言人

舆论

微博

政府

分类: 放眼社会

解筱文:移动互联网时代无需新闻发言人?

解筱文:移动互联网时代无需新闻发言人?

 

中国新闻发言人起始于1983年,兴盛于本世纪初前十年。目前,政府、企事业单位、医院、金融等机构大范围建立了新闻发言人制度。但是,新闻发言人几乎都是兼职的,国家行政职务系列上也无此系列,正式职位名称也没有,都是兼职,也不是单位和组织机构的高层领导,所以很难真正做好新闻发布。

只可惜制约新闻发言人这种“瓶颈”问题的探索行进速度远没有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巨变来的神速。时至今日,中国已进入了全民移动互联时代(截至2014年1月,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达8.38亿户,手机网民规模达5亿)。

这种时代境况下,信息的快捷传播、高速聚合,促使政府、企事业单位的新闻发布被迫进入以分钟计时的极速境地。纵观现在的新闻发布活动,不可否认,现今的新闻发言人已不如以往风光无限,更像一个个传统老手艺人,在科技发展中越来越与时代淡远。除涉及政治、军事、外交等重大议题的新闻发布,或者需要突出仪式感的发布活动才启用,其他已无需再由新闻发言人出面。

这是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时效性成为新闻发布的最大挑战。很多的新闻信息的传播需要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最佳点出现,而按照新闻发言工作的一般程序,需要事先做充分的准备,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容易把握最佳的发布时机。对于重大舆情的炒作回应,机动灵活性差。

通常情况下,较大的新闻发布活动,发布内容,流程设计、会议服务等需要投入一定的人财物。对一些新闻发布活动,为防止记者歪解和产生负面报道,超出报道限度,还需要给媒体记者提供车马费或会议纪念品以示好,存在财务困难和廉政风险。同时,这种新闻采访活动,也会给平面媒体的报道传播增加不必要的人力、时间和沟通成本。

政府部门的新闻发言人,受制新闻发布重大影响的责任约束,发言需要非常谨慎。而新闻发言活动是一项主要以人控为核心的新闻信息传播活动,尤其在现今时代,受制发布环境、技术操作和新闻发言人的情态、语态、情感等人为因素影响,风险性更大,控制难度更大。一旦新闻发言人出现闪失,将可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会将单位或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推到舆论的前台。

在这些主要情况影响下,对于常见的新闻发布、信息传播活动,一般单位和部门习惯通过向媒体直接发稿、官方微博发布等多种途径发出。这样一来,新闻信息发布的时效性增强,成本大大缩减,准确度提升。如出现不利舆论,还有很多补救机会,实在不行,再由新闻发言人出面也尚有挽回余地。

在互联网纵深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政府和企业事单位的新闻发言人基本处于长期备战状态,除非发生“核攻击”般的舆论才不得不出马。由此预感,新闻发言人将没落于移动互联网时代。

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飙泪”离职之后,后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很少再出来发言,教育各类重大新闻发布和舆情回应也进入到“无为”状态,奇怪的是这种“四平八稳”的冷处理却产生了良好的效果,未能引起多大舆论炒作,反观在王旭明所谓的舆论“开明”时期,教育舆论却甚为激荡。

客观讲,新闻发言人只是代表其组织和单位传递新闻信息、表达立场,而不是体现本人的想法和意志。但受制传统舆论环境、新闻文化等诸多因素影响,新闻信息对某些利益群体损伤,如果找不到或者不能找到真正的对象宣泄,那么会将矛头指向新闻发言人本人。或者,曾经发布过的一些新闻信息,随时间的变迁、历史的演变和实践的检验后出现的问题,也往往会“清算”到新闻发言人的身上,直接影响其个人前途和命运。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8年的发言,力主打通铁路与社会的沟通渠道,让铁路发展与时代同行,但终被舆论重挫,而憾别新闻发言人岗位,这也让所有的发言人不寒而栗,新闻发言人多者从此调成了“静音”状态。细观2003年首期中国新闻发言人,现今大多都已离开新闻发言人岗位,也证实了这个职业的时代没落。

前不久,最高检新任新闻发言人肖玮首次亮相,但身着制服而披肩发的形象令其大打折扣,遭到一些网民的指责,最近也未见其影再现。当然,即使代表国家立场发言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按理来说网民应该维护其形象,但一些疏漏也常被舆论揪住小辫子不放。如果作为其他国家部委发言人发言,也估计将是不小的波澜。

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底需要不需要新闻发言人?我的回答是,需要但不常要。新闻发布就其核心内容而言,一是发布新闻信息,二是回应社会疑虑。在这样一个相对稳定发展的社会,没有什么新闻非需要“惊天动地”来发布,而只需要平和淡定通过综合形式传递即可。再之,近年来,经历了复杂网络舆论对国民的考验之后,很多民众对舆论已具有更清晰的辨别能力,对于谣言的危害和造谣者的险恶用心,能更多冷静对待。

如2014年6月1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天下财经》记者吕红桥在央广网以《部分高铁余票近半“空着也要空着”道理何在?》为题,以偏概全报道高铁上座率的问题,引发了全国媒体的跟风炒作,并以讹传讹,连人民日报官方微博都直发了该新闻,引来一片热议。舆论逼向铁路,但未待铁路宣传机构发出回应时,网民早已按捺不住愤怒,挺身而出。新浪微博@CRH380A动车组 利用12306网站的售票信息,以北京南为例,对京沪高铁上座率进行了数据化详细分析,并对该报道立意和配图等进行了“致命反击”,引起舆论对该报道的谴责。飞象网总裁项立刚以问答形式撰写长微博质问歪曲报道的记者吕红桥,引发各方关注。之后,记者吕红桥网上又写辩驳长微博,但遭遇网友痛骂。一些网友甚至要求人民日报官微道歉,这让参与转载炒作的媒体尴尬不已,此舆论就此“偃旗息鼓”。

事实证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大数据时代的形成,网民的觉察力和判断力正在得到不断增强,对新闻信息需求的及时性、真实性更加苛刻。随着网络监管力度加强,网民自律意识提升,网络自净功能完善,不断用事实证明,客观真实的东西最富生命力的,终究不会被误读。

对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而言,日常不仅仅要做好对新闻发言的备战工作,更需要利用官方网站和微博、公众微信等新媒体载体,加强政务公开,及时发布信息,并提供准确而客观的基础资料,以教育和培养媒体、网民,做好舆论铺垫工作,这远胜过新闻发言人频繁亮相,向公众报喜或辩忧。

因为这个时代,公众对于新闻信息核心内容的渴求远远胜过对不必要形式的需要。这也正是这个时代需要在纷繁中廓清迷雾,找到本真的根本所在。

 

【作者简介】解筱文:自由撰稿人、媒体评论员、作家、多家网站特约撰稿人。

新浪微博:@中国民间评论员  公众微信:中国民间评论员(zgmjply)

解筱文个人网站:http://xxw76.2008red.com(解筱文工作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