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株洲:一座没有铁路的城市

(2014-03-03 07:25:30)
标签:

高铁

电力机车

南车

株洲

火车迷

分类: 管理评点

株洲:一座没有铁路的城市

株洲:一座没有铁路的城市

解筱文

从北京去株洲的时候,可以选择飞机,但我特意选择了乘高铁前往。

经过6个小时47分的漫漫之旅,G69准点到达株洲西站。刚出车站,正寻思打车,却见T60路公交车风一般开了过来,稳稳停在面前。

乘客陆续上车,公交车语音提示“距开车时间还有2分钟”、“据开车时间还有1分钟”的倒计时,3分钟后车子快速驶向了市区。

坐在公交车上,司机貌似铁路行车一般,严格按运行图行车,居然让我感觉有种高铁换到普速列车的感觉。

琢磨这个以“T”开头的公交车次编号,想象做出这个决策的人大抵是一位火车迷,揣测将“T”读为“特”的乘客也应该是多少与铁路有些交情。

望着车窗外城市的灯火明灭,虽然离开火车站,进入了这座城市,但是沿途的火车站映入眼帘,运载铁路配件的平板汽车不时经过,火车机车的笛音轻快飘扬。这一切,让我觉得还没有走出铁路在这座城市的长长身影。

这里就是株洲,是湖南的东大门,是中国中南部重要的铁路枢纽之一。京广铁路、沪昆铁路、醴茶铁路、衡茶吉铁路、武广高铁、长株潭城际铁路等铁路线路在这里纵横交错。株洲站、株洲北站、株洲西站、醴陵站、醴陵北站等众多铁路车站布设在市域内。

这里是中国电力机车之都,是中国高铁之“芯”所在地,也是这座城市的工业轴心。这是由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株洲电机有限公司、株洲南车时代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等众多中国轨道交通核心企业所组成的中国南车株洲基地。

翻开株洲的历史,1903年之前,这里是农耕的田园圣地。之后,醴萍铁路开工兴建,1905年通车至株洲北站。由此,铁路早在100多年前,就在这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当历史行进至1935年,粤汉、浙赣、湘黔铁路干线交汇于株洲。1936年,国民政府“铁道部株洲总机厂筹备处”成立。沿着这个脉络伸展至当代,就形成了今天株洲在中国现代工业和铁路交通版图上无比重要的地位。

株洲,在湘水之滨这边土地上,承载着悠久历史和厚重文化。呈现的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火车拖来的城市”。比起类似由铁路和火车所建构的城市,它既比怀化壮观,更比石家庄有神采。

株洲这座新兴现代化工业城市,站在中国推动和引领全球轨道交通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在新中国工业史上曾创造了100多项“第一”。几代株洲铁路人,用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工业报国的矢志追求、勇攀高峰的非凡创造,见证了许许多多的历史辉煌。

中国第一台干线电力机车韶山1型在这里问世;第一台交传高速动车组在这里诞生;标志着中国电力机车跻身世界铁路装备技术制高点的交流传动7200千瓦电力机车HXD1C在这里下线;引领世界高铁技术发展的“和谐号”CRH380A 动车组带着株洲“芯”疾驰;中国首台商业运营的中低速磁浮列车在这里下线;世界最大功率超级电容单体(7500F) 在这里批量生产;世界第一只6英寸晶闸管在这里诞生,中国第一条高端IGBT芯片生产线率先建成……等等,南车株洲基地,从铁路技术装备研发制造起步,迈身轨道交通,远涉电力、能源、军工等多领域,冲向一个个世界前沿技术的高地。

数不胜数的这些骄人业绩,镌刻在民族自豪的印记中。株洲涌动着一种只争朝夕、锐意创新的精神,这是全国唯一以“火车头精神”命名的城市。从这里,可以感受到中国铁路沧桑巨变的锐意写照;从这里,可以看到融入株洲人精神和行动中的铁路拼搏进发的气息。

在长久的天然感知中,铁路与社会难以真正交融,铁路时常被动服务于社会。这其中,很大根源在于,铁路把自我从社会中孤立出来看待铁路,看待社会。而实际上,铁路不仅仅是铁路行业的铁路,更是全国人民的铁路。也正因为很大程度受此制约,中国没有像日本一样,将铁道文化融入国民心间,中国的火车迷和铁路事业的推动者很长时间都处身尴尬境地。

在株洲,很容易能找到对铁路的归属感。这里是火车迷和铁路事业追随者的圣地,有一种铁路文化生长的沃土。铁路在这里属于株洲,株洲也同样属于铁路。

不经意看了今年2月27日的株洲电视台《株洲新闻联播》,头条是《出口马来西亚轻轨列车在南车株机试跑》,中间一条是关于株洲的《车迷有约走进南车》新闻报道。仅此可见铁路在一座城市的地位和影响。

铁路在这个城市的元素实在太多,连市内节能环保公交汽车都是南车株洲基地所造。让人觉得经年累月形成的铁路优良作风,很可能早已进入了在这座城市运转中。

这里的人,流动着多元文化碰撞交融的血液,内心充满着火车的激情,也饱含着对梦想的无限向往。如果说这是一座火车拖来的城市,倒不如说这是一座没有铁路的城市。因为,铁路已不仅仅是这座城市的标签,而深入了城市精神和市民灵魂中,成为株洲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作为一个“半瓶醋”的火车迷或者铁路爱好者,最好不要和株洲人谈铁路,谈火车头,一旦谈起,还是认真倾听为好,或许你没有他们懂得多。这就像和兰州人谈牛肉面,和西安人谈biangbiang面,和重庆人谈火锅一样。

这里由铁路和株洲创造的骄傲,是寥寥数笔难以描述的。作为世界最大的轨道交通技术装备研发生产基地,这里是中国轨道交通的技术“硅谷”之一。国产电力机车整车从这里出口伊朗、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进军欧洲市场。动车组列车出口马来西亚,轻轨车辆开拓到印度、土耳其等国多个城市。不仅中低速磁悬浮列车、储能式轻轨列车、APM胶轮车研发生产迈入国际领先地位,而且为国产运营时速380公里的CRH380A系列高速动车列车、试验时速605公里的CIT500型更高时速动车组生产“中国芯”。

株洲石峰区田心是株洲基地的核心所在。在这里很少能看到休闲娱乐场所,10多万轨道交通产业工人及附属人群,把工作当成使命,时而灯火通明,通宵达旦辛勤劳作;时而归于日出而作,日落而熄的正常生产,默默而坚韧地为中国实体经济兴盛贡献着才智,为中国高新科技产业掩杀发达国家,争分夺秒做着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暗战。

这就是中国产业工人的杰出代表群体,一旦有了伟大而深远的战略召唤,就可以为一个共同的理想付出所有。他们栖身异国他乡,沉浸于研发实验室里,耕耘在流水线上,一切的梦想,就是立志创造属于中国的世界最牛技术和产品。他们是最可敬的人,是正在改变未来发展格局的生生力量,他们兑现的是可以预见的“中国梦”。

坐在时速不足300公里的京广高铁列车上,北京只需5个多小时到株洲的高铁旅程,现今居然最快需要将近7个小时。原本舒适的座位,早已让人难以认真落座。我在想,以这种感觉反观技术创新,难道降速后的高铁列车是否还应该增加座位的舒适度?

想起N多条同样遭遇降速的高铁线路,不免伤怀。想起N多条已经降标建设的高铁线路,在那线路设计、隧道开挖、桥梁架设等过程中,随着钢筋混凝土浇灌的那一瞬间凝固,早已无力回天,定格为悲壮的永恒。若干年后,当人们乘坐高铁通过这些线路时,历史将清晰给予更多正见,留下应该留下的诅咒。

时代前行的步伐是不可逆转的。在梦想徘徊的路上,对于轨道交通事业、对于中国、对于中国铁路,对于支撑这个时代勇敢追梦的科技工作者和产业工人,莫过于是最大的打击。株洲该以怎样的勇气和坚毅向着未来发展的制高点行进,中国铁路该以怎样的自信重拾力量,这是一道迫切待解的重大课题。

当年,株洲机车厂被日寇的炮火轰炸,曾几何被发达国家封锁技术,也未能阻止中国人发展民族工业前行的步伐,从而执着由蒸汽时代走到了高速时代。今天,站在中国自己的世界平台上,岂能裹足不前?

株洲,南车,你可以被阻挡,你可以被慢下来,再慢下来,甚至你可以没有奔跑的路,但你没有理由不前行。因为,这是一个“中国梦”的时代,也是一个“世界梦”的时代。

我真希望有一天,国产高速动车组带着火热的“中国芯”,从株洲启航,在某个国家,以额定功率,以350公里正常时速运营,率先跑起来。也许,我们只需要250,只需要250时速的时代。

 

解筱文微博:http://weibo.com/xxw7699

解筱文工作室:http://xxw76.2008red.com

公众微信号:zgmjply(中国民间评论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