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俨少山水、书法精品欣赏(一)

(2013-09-02 12:00:03)
标签:

国画

书法

陆俨少

吴冠中

吴马

分类: 中国书画

 陆俨少山水、书法精品欣赏(一)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1

(先生从友人处借得《何绍基临汉碑十种》临习。问:《张迁碑》等汉碑,拓片现在,为什么老师要临写何子贞临的汉碑?)

学古碑石文字在于体会古碑精神,《张迁碑》等汉隶,何子贞都临过八十次、一百次以上,他的心得都在此临本里面,我向何子贞学,等于跟他合作,他学的帮我学了,我少走许多路。

李白所书《上阳台帖》,落名太白,写得近似大二日,很象大大白,很有启发性。艺术品须偶一望去易生错觉方有趣。若用此笔法画山水、花鸟,是为最高格。

北魏碑原本皆工整。我们学它,取锋利二字足矣,不必亦步一趋,不必模拟外貌。善学者,要反其道而行之,彼字形短,我则长,彼长我则短。彼是正楷,我临成行书,如此之类。

学字最低应写六朝墓志。

《爨龙颜碑》如浑金璞玉,然又精丽高峻。下笔如昆刀切玉,但见浑遒;布势如精工画人,各有意度。血脉源于《杨淮表记》、《石门颂》,于浑厚生动中兼茂密雄强之胜,为正书极则。昔人称李斯篆书画若铁石,体若飞动,可移以形容此碑。

《张黑女碑》如骇马越涧,偏面骄嘶,雄强无匹,颇带质拙。

《张猛龙碑》如周公制礼,事事美善;结构之长短俯仰,各随其体,隶楷极则,精丽精能。

《天发神谶碑》师王莽《嘉量铭》,奇伟惊世。

《衡方碑》丰茂凝整,为朱登所书,虽非知名人,然已工绝如此。

古代讲虫书,是说字写得象虫蛀纹,象蚕、蛇。陆机的《平复帖》写来如饥蚕昂首、蚯蚓钻泥,这是以画法入书法,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无一点着象。

古往今来多少名人都是因缘际会而生,因为有几个人喜欢而捧起来的。《兰亭序》也无甚大了不得处,你临过去,我临过来,皇帝又派人去偷,于是名声大噪。讲写字,一说就是二王、钟、张,难道历史上除了二王钟张就没有人了么?

(问:用晋人那种笔带隶意的字体题画,可以吗?)

凡小楷,均须于朴实中寓风韵。晋人小楷只是古朴而无风韵,若以之题画,需稍加改变,增其妍丽乃可。晋人书体及后来之正楷被称为公文书,是比较古板的。

学王字容易落入俗套。谢无量善学,他先写二王,再加上《千秋亭》笔意,则自成一家风貌。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2

古人讲执笔用拨灯法,即用笔如拨灯芯一般。有人讲成以腿拨马镫,则非矣,拨灯用指,写小楷就靠指法。王羲之善小楷,当用此法。

写小楷讲风致,风致在笔姿上体现。

中锋取质,侧锋取妍。王羲之用的是侧锋,因而王书妍美。

王羲之的字雄强妍丽,多侧锋。

《澄心堂帖》中有王羲之书《戒酒帖》,笔画粗者绝粗,细者如游丝,写得最好,临几十次也临不象的。

学一种碑,只需学它某一个优点就够了。如隋碑,可学其开展明朗。

颜鲁公学汉碑最用功,可从颜书中去认识汉碑,也可以颜书作桥梁去学习汉碑。

(问:写柳字可以吗?)

一般写写手熟,柳字及历代写得好的字都可以。

颜、柳、欧功力都很深。颜鲁公日书万字,写真书不界格而分毫不差,然则意趣却薄弱了。

苏东坡的书法好,但初一看,似乎看不出好来。不潜心体味就看不出的美,乃是真美。天地日月给予人无限好处,人日受之而不觉其好,反倒时时在抱怨,怨热怨冷,怨晴怨雨,其实没有四时冷热,又怎能有人?但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这才是真美。

宋人黄山谷、米芾、蔡襄的字,都还在受法的束缚,无器宇,无启发人处。苏东坡认真写成的字也是如此。

(问:苏东坡《答谢民师论文帖》可以学吗?)

可以学,但要与学者性相近。学什么都要取性相近。

李建中《西台题杨凝式风子题壁字》诗云:枯杉倒桧霜天老,松烟麝煤阴雨寒。我亦生来有书癖,一回到寺一回看。

第一句说笔势如霜天枯树,第二句说墨润,第四句说看一次有一次体会。最好的艺术品都令人百看不厌,因其内蕴无穷,启发人的智慧也无穷,看一次受一次启发。

写瘦金书要在褚遂良上用过功,才知其来源。

书法离帖、画法离谱,洵非易事。明人书法直是门外汉。文、沈、仇、唐全未懂书法三味,只一味中锋。到明末,青藤、白阳中、侧并用,方始有变。

馆阁体书法是官书,是奴才对主子用的,必须写得恭而敬之。人皆有奴性,学艺术就是要求去掉奴性。我认为馆阁体书法是不必学的。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3

写字作画均须事先胸有成竹,然后下笔无滞。清乾隆帝常以能书自负,游江南时,灵隐僧众求御书灵隐寺三字,跪列阶下,肃静异常。乾隆不假思索,提笔便写,才写头已占一半,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纪晓岚在旁,于手心书字示意,乾隆方改写为云隐寺,纪于一旁急命僧众谢御赐寺名云隐之恩,这才下了台。大抵自命不凡妄胆大者,总是坏事。

邓石如书法功力虽深,但缺少天趣,多技术性,缺艺术性。

伊秉绶《郙阁颂》,气度大,乍一看会觉得不好看,这是其美内蕴。一般的人写字,用笔总是躲躲藏藏,他写来笔笔丢伸,无一点取巧处。画画亦需如此,总要解衣磅礴,大气盘旋,不去着重细部才好。

何子贞以篆笔写隶书,很好。

学字学画都不能但求形似。何子贞写的《张迁碑》、《石门颂》,都不是《张迁》、《石门》本来的样子。这一点可以启发学画的人。

清杨岘山写《礼器碑》得其神,入化境。

吴昌硕隶书有天趣。

近世书家中学北魏碑的,公孙长子是第一人,此人有才气,富收藏,成就在赵之谦之上。

郑孝胥、丰子恺、于右任、谭延闿之书法,均属第一流,然就中较之,郑为最,丰次之,于、谭最后。盖郑、丰写来若漫不经意,似儿童;于字气势大,难点多。好的书法,应若佛祖,见之使人生恭敬之心而不觉可畏。只是气势大,则若睹大官,只见其容仪威严,尚看不出他的德。我们常叹道:啊!这树多大!这山多大!而从不说这天多大这地多大。以其乃真大,而人遂不觉其大也。于德于艺均如此,使人不觉其大者乃真大。

从古代的丛帖到现在的书法选本,大都选得不好,都是帝王喜欢的东西,后人也人云亦云地凑热闹。现在来选古代书法作品,要用功重新去发现

(问:康有为云努必战,是说一个字中心竖笔不要写直吗?)

是抖,是说中画不一定写直。但也不一定不写直,总要顺势而成,因势利导。

(问:那与任笔为体如何区别?)

任笔为体是指乱写,而这是有法度而顺势。看杨维贞行书可悟此理。

(问:康有为认为终身不看一本唐碑亦无憾,先生何以教人学褚、薛乃至宋人苏轼?)

唐人功力深。如颜鲁公日书一万字,虽长文,前后字体亦相一致,然功力虽深,意味不及汉人。但康有为说得唐人一无是处,是一种偏激的看法。初学书者写褚、薛,是通过他们往上溯。只看古人好是复古,说古人都不好是极端。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4

中锋,是笔毫直。即使笔管倒着,只要毫还是直的,也是中锋。

侧锋,是笔毫偏。即使笔管是直的,只要毫是偏的,也是侧锋。

过去论书法的人讲,某书家写的字对日观之,中心有一黑线,便是中锋用笔的典范,这是无稽之谈。

书法用凿笔倒锋向外行,运笔如刀,近人书法常如此。余见于右任、谢无量、马一浮写字都是如此。

书法每苦落笔为难,虽云峻落逆入,亦言其意耳,欲寻模范,仍当于汉分中求之。

常人写楷书慢,写草书快,其实要楷书写得快,草书写得慢,要达此境很难。草书行笔应裹行,不得直来直去。

写楷如写草,写草如写真。楷是楷模,本篆书而来。楷书,不能只就唐宋说,隶书、八分书也是楷。

写行书要慢笔多,快笔少。

吾丘衍所著《三十五举》,讲治印之虚实、阴阳、照应等变化,共三十六例,甚有见地。非唯治印,我绘画亦从中汲取了不少东西。

刻印重在大方,有些图章在布局上似乎也无多大毛病,但总觉小藐,这是作者根性上带的。欲免此弊,只有读书一途才是根本的办法,此外可有意选学一些大方的作品,但要改此病很难。任伯年知道自己的画有俗气,努力改,但到晚年也没有改尽。诗、书、画、印中,印章最难,赵之谦本是大家,但其印章也小藐。吴昌硕和齐白石诗、书、画、印都是大气盘旋,很不容易。学刻印,要在吴、齐二人上用功,辅以汉砖、瓦当文字,这样格调才高。

汉官印比私印好。但官印之铸印,中间架个十字格的,呆板了,不好。字多些的或者封了官临时凿成的,精品不少。

单从印谱中学印不行,须从古金器刻辞、汉封泥、砖瓦图案花纹等中吸取养料,才不致误入前人窠臼。

若以《礼器碑》字入印,须经过篆化,捺笔不必上翘。

齐白石治印,取秦囚人砖之刀法,得《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之结构神韵,此齐先生亲口对我所言。故其印章风格雄浑奇伟,自然天成。

吴昌硕、齐白石之印如写成。清代浙派、皖派印人所输就在这点上:失之刻镂太甚。

刻印要刻得使人恍眼一看产生错觉,象是烂钉子盖的,不是刻的字;仔细看,刻的笔画要象写的那样自然,才有趣。

凡是印章刻得好的人,其字画大都很好。只有字写得好而不会刻印的,没有会刻印而不会写字的。有清一代书法很好,与清代印学发达有很大的关系。

写印一法很长功。对每一方印印面各字笔画的多少、疏密,要能组织得拢,移得动。有此本领,然后可谈书法金石矣。反之,如果把字抖不散,则成刻字匠了。

(问:初学刻印从较规矩一派入手可以吗?)

学习刻印、写字从规矩入手等于从呆板入手,一开始就受到束缚,以后手放不开。学刻印,一般说可从吴昌硕入手。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印章都刻得好。

学习刻印的步骤是先于纸上摹写,再摹刻,再仿刻(用其布白而易以它字),再创作。

治印的刀法,我认为只有单刀、双刀两种。过去有人讲了正刀、侧刀、飞刀、涩刀、朴刀等等许多名称,那是故弄玄虚,吓虎人的。至于说处理方法,单刀双刀都要讲轻、重、断、续,轻如游丝,重似崩崖,断而还续,若续若断。

刀形(刀痕)有方圆,方刀来源于隶,圆刀来源于篆,既方且圆来源于八分书。

(问:近来觉得自己刻的印总是无甚变化。)

未吸收营养即不能变。刻印要求组织严密,比画更难。印面即是画面。横、直、斜是构图原则,要和谐。要有强烈的音乐感,要有高低、抑扬、顿挫,要互相协调。每一笔也应有曲、伸、顿、挫,与画面构图相同。画理通于刻印,艺术之理均相通。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5

做学问要导之有源,统之有术。指要合乎逻辑,指方法。

凡是做学问都要讲治学方法。荀子《劝学篇》云:学乌乎始乌乎终?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其义则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真积力久则入,学至乎没而后止也。数、义都是指方法,数是具体方法,义是思想方法,此外才谈得上毅力与功夫的大小多少。

现代学者中,学识最高、思想自成体系者,余以为只马一浮、熊十力二人。

读书,做学问,音韵文字学是基础。

中国的古书,有人视为故纸堆,实乃宝山,中有灵芝、须弥桃。

六经皆史也。我们读书是为了找资料,找哲学,找供我们思考的材料。

《诗经》的文字结构美,思想境界深。前人云六经皆史,要学习《诗经》,借以了解古代历史。

古代文学作品中,以《诗经》、《古诗十九首》等境界为最高。学画者应多读古代民间文人的作品,以其变化有趣。古代士大夫的诗大多无真情实感,因而无趣。石涛、吴昌硕的诗显得有趣,就是其感情是真的。

司马迁说:士为知己而死,女为悦己者容。这两句话在旧时广为流传。这是典型的求媚,也是奴性。凡怀取悦人之心而为艺术者,没有成功的希望。

太史公《报任安书》情调极卑鄙,首先是怕死。然其欲有所著作传之后人,意念尚好。

诗歌之美,贵在真挚。曹操的诗不美,因为他尽讲假话,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好象失意者的口吻,不符合他的实际。李煜的词美,宋徽宗的词美,因为讲的是真话,感情是真挚的。

我过去喜读王维、李白之诗,现在喜读李商隐、李贺、《楚辞》、《古诗十九首》。

李后主多才善感,因而作品情纵理深。

中国古代神话、童话故事都很好。我看过一幅画东方朔盗桃故事的画,把东方朔画成一个普通的小老头子,人很矮小,却把王母的仙桃盗走了,很有启发性。

中国古代小说要认真看,传统的文艺理论很多都包含在那些故事里面了。

南宋陈同甫之词,世多讥其太显露。实则显露也有好处,这使得理解的人多,接触面宽,隐晦不一定就好,盖有所顾忌而无可奈何也。如李商隐之诗隐晦,实有许多不便明言者。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6

中国画中为什么寿星都画得矮?寿星属土星,深厚而圆。入山伐木,先砍大者。人高了易碰头,寿星画得矮一点,合乎哲理。

现在有很多建筑,如铁塔、高层楼房等,是在破坏大自然之美。

前人有云:以宋人《清明上河图》中所画之桥梁建法,可悟当时之建筑方法。此真是忘谈。艺术品和建筑图毕竟是两回事。

读《黄帝内经》对绘画的启发大。中国医学不仅是科学,而且是哲学。

中医认为:每一种病,以生克制化之法观之,都可以治。有的病暂时不能治,是尚未找出那种方法。七情六欲不好医,要自己解决。书、画一道,我想也是解决的途径之一。

名伶余叔岩演《击鼓骂曹》,胡琴圣手陈彦衡观之曰:未得三味。余往请教,陈曰:君与一千元,吾言之。余不肯。退思期年,复往旨陈,自云愿出一千元。陈曰:今则须三千元,吾乃言。余自念,无乃戏我,且嫌其索价之昂。将辞,陈曰:明年来,便一万元,往后,即一万元亦不之言也。余退而告诸友。或曰:君便与三千,看彼何言。余复之陈所,愿与三千。陈之教余也,先讲《鹦鹉赋》,教他从赋中体会弥衡性格,复言鼓应如何击,动作应如何做,然后又自著戏装为作示范。由是,余之技艺大进。其后陈并未要余的钱。或问陈云:君初时何索价之昂?陈云:我不是真要他的钱,而是看他是不是真好艺术。

成都有河北人国术师李翁(雅轩),今已八十余岁,打太极拳是全国第一。吾与翁交宜甚厚。尝见其打拳,一手未止,二手又起,连绵不断,宛如游龙,人如在云中穿行——完全是神在指挥。李翁对其女道:你不要学我的姿态,要学我的神态。你可常自闭目凝思,揣摩我的神态,久之自得。拳艺犹似神运,学艺术还能只重技法吗?

武术名家杜心伍能手足并用,足亦能端碗、洗脸,颇以此自夸,以为人皆不能。一日,众方集,杜复夸耀于前。时客中蓝北熙,亦习武者,出而语曰:我有一技,君亦不能。吾能动两耳。言毕,自动其两耳,或前后动,或上下动,或只动其一,无不如意。然后向杜曰:君能此否?杜大惭,蓝曰:君之技也,吾之技也,皆生理特殊,不是武术。武术则须带战斗、战术性。我们对待绘画,亦由此受到启发,不可炫耀技巧,主要应看作品的艺术性。

孔雀,印度称佛母,置于佛像顶上。民间所称大鹏金翅鸟,即指孔雀。我国古时常将孔雀饲于苑内,颇似文禽,其实彼乃猛禽。印度蟒多,常为患于人,而蟒最畏孔雀,啄之立死。孔雀毛有毒,尾羽上的光芒即是毒,小孩如口衔之即丧命,如鹤顶一样。在印度,人遇蟒危害时常遇孔雀解救,故人敬之,塑于佛像之颠。凡艺术品能给人以精神上的解放者,人当自爱敬之。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陈子庄专辑(柒)鈥斺敗妒刍镆吠杲
57

二十多年前,我喜欢仿齐白石的画。有人买了给齐白石看,他很生气,说:我叫他跟我一起到北平来,他不来,就搞这个名堂!后来他写了一封信给齐老三,老三转给了我。齐先生的用心是很好的,他怕我只事摹仿而埋没了自己。

凡是大手笔,其诗、书、画都是一看惊人,是常人想不到的,因为他的胸襟不是常人的胸襟。

在评论绘画的时候,不要开口就随便就否定别人。人各有所好,比如有人就喜欢打油诗,李白、杜甫的诗虽好,但你不能强迫人人都去读李、杜。不要否定与自己不同风格的作品,各有各的用处。

无论对古、今人的画,都要从画面本身看其好与坏,不可人云亦云。严格地看画,严格地对待别人的作品,也就是严格地对待自己。譬如说,可以自问这幅画的毛病在哪里,我有没有这些毛病?等等。

我对自己的画还应要求严格一些,稍不如意者坚决不留。对自己的作品严格些有好处,如果放松,则容易堕落,先是原谅自己的作品,进而原谅旁人的作品,这样一来,艺术怎能进步?

我认为应当经常否定自己。自己评论自己的画要客观,就象评别人的画一样。这样就容易看出毛病。

我打算在写篆书上再下功夫。

我的画应进入苍老境界,既要有赤子之心,天趣盎然,而笔墨又要苍古。

我过去的画只能算习作,是信笔游戏之作,今后当在创作上下功夫。

我最近清出一批画出来烧毁。凡学前人痕迹重的,虽有笔情墨趣,弃之不足惜。要留的是有我自己面貌的、有独特风格的作品。

我去年画牛,自以为得意,今年再看则不入眼矣。这说明我的画尚未成熟,还在变,内心还是在想前进。我打算一、二年内暂时不画应酬画,以便集中精力,再进一步。

我的画倘谓有成,实依靠两个条件。首先是老先生的支持,齐白石、黄宾虹、辜培源、公孙长子、杨沧白、陈步鸾、谢无量诸先生均曾为我或讲授画理,或谈论书法。其次就是个人的勤学刻苦了。

看了一幅好画,睡不着,买不起,再看又不容易,于是心默手摹。这样做可以转变人的气质。他为何画得那样好?我为何画得这样孬?如此人尚在,我拜倒门前,作弟子也光荣。我三十岁以后经常有这样的想法。

有人名为好艺术,实是叶公好龙,看见真艺术反而害怕了,所好的是假的、虚名。这使我想起斗蟋蟀。养者饲以辣椒,蟋蟀则摆须振翅,状若觅斗,待对方蟋蟀出现,彼则畏葸退却,养者以细签拨尾欲令其前,彼蟋蟀则以为后面又遇强敌,惶惑四顾,其状甚可笑也。今之所谓好书画者,真正看到摆起纸来画画都把他吓一跳——他心里想的画画可能比道士作法还为故弄玄虚。

今之画者多不能题跋或跋语不通,实则对题跋应极端留心,题画跋语就极精练,因幅面有限,最多只几十个字,不通不行!

现在有不少画国画的模仿版画的效果。国画学版画,是把关系搞颠倒了。应当是版画在诸多方面向国画学。

书画一道,依附前人哪能会有好作品。故宫收藏品中好东西很少,真如凤毛麟角。历来凡皇帝喜欢的,好东西就不多。

五种爱爱技巧让女人呻吟到高潮(图) 写意山水画技法浅析 2013-07-08 12:3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