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2006-10-20 02:11:41)
分类: 超级女声频道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韩国歌手米娜
 
    “用身体……”
 
    动宾关系词组,用在句子中其作用是状语,用来修饰一个行为动作,表示做这件事情是“用身体”,而不是用别的什么。“身体”本身是一个很平凡的词,但是一旦和性文化搭上边,就变得敏感起来。
 
    历史上有个概念叫“身体外交”,在中国,是个屡试不爽的妙计,叫做“美人计”,和中国的男权相关联,“美人”一般都是女性,自然也会有“美男计”。这本是相关政治的事情,这里不谈论政治,“身体外交”却被灵活的运用到各方面交际中,比较典型的是商界——要做成一笔单子,美人相伴,由桌上谈到床上;两个老板签合同,啥事都别提了,先到夜总会去娱乐一下。还有前段时间炒得翻天覆地的娱乐圈“潜规则”,且不管这件事情的真实与否,无风不起浪,这还不叫作“用身体”演戏,所以也归入“身体交际”的范畴。
 
    用身体演戏是这样一个样子?很多人会立刻想到色情片,这恐怕是一个极端,事实上现在用身体演戏很普遍,明星拍片签约,总有一些条款涉及到露哪不露哪,再看看网络的BT影片下载排行榜,只要有“性感”二字题头,下载量总会名列前茅,如果再加上具体的人物名字就更厉害了。用身体演戏的代表人物,像安吉丽娜.朱丽,莫尼卡.贝鲁奇等等,男人也有啊,布拉德皮特,不少女人看他的片子是为了做梦时候有个幻想对象,最近看了一个韩国片,一个情节是女主角把布拉德皮特的半裸海报从书上撕下来带回家,被男主角发现她趴在上面流着口水打盹……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美国男影星布拉德.皮特
 
    关于用身体写作,最初来自西方,从伍尔夫到西蒙波娃再到爱莱娜,本身就是女权的一个产物,她们“通过身体将自己的想法物质化了,用自己的肉体表达自己的思想”,本身好像不是件太离谱的事儿,传到中国,基本上成了描写性的小说,于是出来卫慧、棉棉这种以写性爱为业的“美女作家”。如果说她们还是在用“身体”写作的话,后来的木子美基本上就是在用“器官”写作了,木子美干了件好事,把所谓“用身体写作”的美丽面纱揭开了,这些文字一切无外乎下半身出发,用不着描绘得多么美丽或者伟大。
 
    说了一大堆题外话,来讲“用身体唱歌”。黎明有一首歌就是类似的名字,叫《听身体唱歌》,后来被卫兰翻成Chocolate Ice,后者被今年的成都超女熊文当了某一场的参赛曲目。黎明的歌这样唱:“我想听身体唱歌,从头到脚说服我,用你声音给我梳,我躲都躲不过;我想听呼吸唱歌,从头到尾镇静我,没有遮掩的儿窝,我什么都听过”,虽然唱得隐讳,意思还是挺明白的,先征服我的身体,再征服我的耳朵吧——这个就是用身体唱歌的基本流程。
 
    实现这个流程需要广泛的视觉刺激,电视、海报、网络图片提供了良好的场合,歌声不够好?没关系,去整个容,去隆个胸,铺天盖地地秀过去,穿得越少越好,实在觉得视频、图片失真了,还可以来一场性感的演唱会或歌友会。麦当娜都搞裸体演唱会,脱个两三件实在也不算什么。
 
    在唱片制作方方面,唱得不好没关系,长相好,身材火辣就好了,刘青云、霍思燕新片《我要成名》里面那个“马可”不是说了吗,她唱得再烂,也能让她去红馆开演唱会。所以传统的造星工程埋没了很多唱歌好却不肯脱或者不能脱的人才,不脱怎么会有好的销量?
 
    歌曲的优劣也无所谓,哪个公司没有歌曲量产流水线?要多少歌有多少歌,实在想不出来还可以从国外的作品原版照抄,填个词就可以了。反正买唱片的那些人只看唱歌的够不够hot,歌曲听着顺耳不就成了。所以这个用身体唱歌的赚钱行当,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那一批不知道是听歌还是看美女的市场受众造成的。
 
    这可苦了我们这些真想听歌的人了,好的音乐没人捧,全是流水作业产品,叫个美女来,身上就裹几块布,前凸后翘,扭两下,也不知道是在唱歌还是在念经,便宜了眼睛折磨了耳朵。这还听什么歌,不如关了声音专心欣赏美女得了。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某三人歌唱组合成员肖迪
 
    还有些歌唱不好,知名度不高了,就开始拍暴露写真,加入写真女郎的“抚慰”浪潮,再配一条新闻——某某某拍摄性感大胆写真,一夜之间网络上图片到处都是,知名度又回来了。很多不认识她的人于是去google一下,哦,原来是个唱歌的,不是三级片演员。
 
    这两年来了“超级女声”,打的招牌是选“声音”,的确选出了不少好声音,虽然比赛过程中,所谓粉丝群体混进来一大批只看人不听歌的,也给比赛制造了不少前凸后翘的性感尤物,但比赛始终没有偏离选取好歌手的方向。
 
    可是当比赛结束,一些通过唱歌比赛冲刺出来的选手成为准艺人或是艺人的时候,却毫不吝啬自己的本钱,挑战“赤裸”极限,拍摄诱惑写真,脱了个不亦乐乎。她们的歌声什么样子?记不清了,满眼“玉体横陈”,白花花的都是肉,大有义无反顾投身“脱衣女郎”行业的势头,有些拍摄尺度,直逼色情女星写真,真是当仁不让啊。
 
    就子陵所知,稍作引见。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叶一茜,本来口碑就不是很好,在我所在的福州,对她的非议比较多,不外乎说她的“二奶”事件,不管真假,好不容易搏出位,本该好好唱歌给自己正一正花瓶形象吧——说实话,在被“柯楠”的“许茹芸”论教唆坏前,这孩子唱歌还是不错的——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干脆“破罐破摔”拍起了色情味道很浓的写真,这个idea的提议者,可算是把叶一茜“送佛送到西”了。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林爽,从2004莱卡到2005超级女声,一直都是“实力派”的代名词之一,就连这样的“靓声”超女,也玩起了Bra诱惑和豹纹狂野,你也不是没有歌唱的本钱,为什么要学人家“用身体唱歌”呢?是不是现在不玩性感就做不了歌手了?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邵雨涵,恕子陵寡闻,这个名字从前没有听说过,恐怕不拍这组暴露照片,认识她的人就不会有这么多,这是属于典型的一类只能用身体唱歌的歌手。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关于Reborn姐妹,她们参加超女本身就是个错误,如果是选美什么的,她们娇好的身材和健美的皮肤会更加有帮助。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何洁,比较遗憾的一件事,何洁在舞台上带给子陵的感受是活力,是对现场的掌控力,还有那种无比的自信,而不是低胸和超短裙。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冯家妹,这个恐怕感到遗憾的就不只是子陵一个人了,冯家妹在参加2005超女的时候是典型的“玉女派”选手,而且外型和歌唱实力俱佳,堪称当年除了韩真真之外的“遗珠”之冠。在沉默了很久以后,忽然冒出来这些“床第诱惑”,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子陵甚至一度怀疑她是不是要放弃唱歌,去做“情趣写真女郎”。
 
 
用身体唱歌的超女们
 
    安又琪,怎么说也是个冠军,虽然人气上斗不过同届的小姑娘张含韵,也不用打“成熟”优势牌去拍“透视装”吧?再看中间这“三个字”,拍给男人看的,不透视也不行啊,相比上面的林爽和邵雨涵,这个尺度算是轻的了——这“男人装”也算是“害人不倦”了。
 
 
    摘一句柯以敏接受记者访谈时候说的话:“看看林爽的那些照片,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家里都有,那些杂志,安又琪、叶一茜……不如大家都脱了来出写真集好了,肯定大卖啊。叶一茜把胸都挤成这样了,何不彻底一点呢?”
 
    子陵的结语:用身体唱歌,终究是个谎言,因为所赢得的不是听歌的人,而是看戏的人。做一个歌手,可能需要一些辅助的东西来衬托歌唱的表演,但是决不是这样极尽赤裸之可能,通过刺激听众下半身感观来捕获他们。歌手要多想的事情,是怎样去唱好一首歌,关于乳房和臀部的事情,请交给写真女郎去做吧。
 
秦子陵
2006.10.20
 
 
 

“超女”之名已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