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子陵
秦子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19,160
  • 关注人气:7,0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八·一八遭贼记

(2006-08-18 17:51:15)
分类: 都市生活频道
    将近中午从电视台出来,蹬了才买半个月的车车就溜达去东街口安泰中心,想去安泰中心的东南琴行,经过一个店子看到好像有裤子卖想把车子靠在店外进去逛逛,等锁好了一把,两把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背着小布包的中年女人,气势汹汹地伸手,我愣了下才反映过来是看车的。心想买裤子不是主要目的就算了,开了锁要走。没想到那个女人没有收到钱,恶狠狠地说了句“那么漂亮一辆车,还想免费停?”我心里纳闷了一下,停车收看车费还和车子漂亮与否有关了?
 
    没多想,直奔安泰中心——这是一个购物城的一个大型商业区,由很多位于几幢建筑物一层中小店组成。此地是福州最繁华的地带了吧,市中心,与福州市鼓楼区区委政府仅百米之隔,再过去有一个派出所(后话中要提到),所以经常有警车来回巡逻,此外,满街都是行人,路两边都是专卖店。我把车子按惯例后轮用月牙形防盗锁锁在路边铁栏杆上,前轮还有个红头固定锁。等了一会没人来收看车费,心想可能就几分钟吧,就回头冲安泰中心里面去了。途中发现有个一直在那排车子附近晃悠的猥琐中年男子笑嘻嘻地尾随过来,始终隔了几十米距离,直到他晃悠到我的车子附近。我开始就以为他是看车的,就回头去要找他给钱,可是却发现那人不见了。我于是折返去了东南琴行,就聊了几分钟出来,远远地发现,原来停着偶蓝色的“爱车”的所在空空如也。
 
    我有点不相信是被窃,走过去转悠了几圈,问了旁边一些做生意的有没有看到是不是谁拖去了,一个个都摇头说什么也没看见。旁边听着一辆旧车的主人提了一本书跑来,一边开车锁一边问:“啊?车子不见了?”我不得不点点头,终于接受了人生第一次丢自行车这个残酷结局。虽然没有人生第一次钱包失窃时候那样惊惶失措,但是还是十分失落的。
 
    脑子空空走了没几步,那部旧车的主人叫来了警车,说让我去找警察。那警车无奈地靠在路边,副驾驶座上的警察小伙子漫不经心地问了我一些情况,我描述了一下,没多久,他就说“很难找了,如果你想报案,带上自行车发票去前面的派出所吧。”然后就叫同伴开车走了。我视线离开警车的一刹那,看到不远处有一堆自行车停着的地方,有一个穿着大围裙的黑瘦中年男子在冲我诡异地笑——看车的?就这么几步路,如果不那么着急的话,可能就可以避免了。
 
    我忽然想到大学时候陪伴我的那辆“飞鸽”,曾经多次出现在我那时候青涩的文字中,从买来到最后临近毕业因为忘记停在哪里了而丢失外,停在外面忘记上锁数次,从来没有交托给什么看车人,从崭新到陈旧,从未丢失过。这可能跟运气成分有关,但是不得不让人有些许怀念杭州的“治安”。在来到福州的最初,这边居住较久的亲戚跟我说“你要一万分小心这里的‘贼气’”,我当时一笑而过,现在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报案?那就去报案吧。我一摸出钱包,发现发票居然一直都在钱包里,于是就向那个警察指的方向走去。途中,经过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政府,几列招牌挂着。
 
    一个警察在给一个夹着公文包的年轻人做笔录,我跑出去复印了发票坐在一边等着,听上去是送货员被户主殴打致伤的事情,那个警察做笔录做得非常仔细,反复询问,遇到一时想不起来怎么写的字还回头去问同事,于是等了很久。
 
    一个小时不到,那个年轻人起身离去,那个警察说道“让你久等了”。我以为也要做笔录,心里想了很久关于前后状况和车子外形的描述,正准备施展口才的时候,却听他说:“这种情况基本上找不到啦,你真的要报案嘛?要不就做个简单备案吧。”我愣了一下,说“破获盗窃团伙的情况下也找不到嘛?”因为之前在杭州有同学自行车遭窃后来在盗窃团伙破获中找到了,失而复得,虽然我并不奢望再寻回爱车,但类似“完全没希望”这种话应该从一个人民警察嘴里说出来吗?后来看到其他几人脸上的笑意,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很好卖啊。”一个警察说,“你这种几乎全新的好车,一两百块就转手出去了,很多人要的,到买车人手里就不可能找回来了。”
 
    可是买卖赃车是违法的啊。
 
    正在做备案的那个警察头也不抬说:“越是杀头的生意就越有人做,赚钱啊。”我一时语塞,不得不承认了下来,只是那满街的警车,那漫不经心的警察,那冷漠的路人,他们的车子没有失窃的时候吗?我想起失窃的时候一个乞丐大妈对我唠叨的话来,她说,“那些贼都是团伙,可凶了,有一次我看到有个在开锁就过去要钱,他回头喊了声‘滚’,我就跑开了。”
 
    原来有些地方,贼是主子。
 
    我忽然想起那个贼头贼脑的猥琐中年男子,想他应该算是嫌疑犯吧,就想描述一下,希望给警方破盗窃团伙一点帮助。那个警察却说:“你看到那个人开你的锁骑你的车了?”我说没有,如果看见了还不阻止啊,但是他形迹可疑啊。那个警察笑了,说“说不定人家是看你帅多瞄几眼呢。”我无语,于是不再多说,转身出了派出所的门,这才想起忘了向辛苦做备案的警察致谢。
 
    因为工作的关系,只好又去买了一辆自行车,这次是辆折叠车子,不过终究也是不能提着逛进商场吧?经过一片自行车停靠区,看到了一个戴帽子的看车人,背对着路,看不清楚脸,本来这半个月已经熟悉了,此刻却又觉得这个人群变得陌生起来。
 
    “你不知道?看车的和偷车的是一伙的,如果你不把车子给他看着,立刻就会被贼给偷了去……10分钟不到?那种人偷车都是团伙行动,不要说10分钟,1分钟估计都够了。”
 
    这是丢车后聊天的一个店主说的,看他一个老福州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司空见惯了。
 
     “那么漂亮一辆车,还想免费停?”
 
    原来如此。
 
    不知道在看这篇文章的人有几个人知道“贞观盛世”,据说那时候大户人家从来不关门,因为治安良好,没有窃贼。虽然只是个传说,也不由得让人神往。
 
    再想到杭州,自然远远达不到“夜不闭户”的治安水准,但是比起福州来,可能要好了很多了。希望福州能够压压这令人尴尬不安的“贼气”,变成一个让人比较能够放心居住的城市。
 
    仅以此文纪念几个小时前失窃的“爱车”,是一辆好车子,不管最终被谁买了去,希望你能够好好待它。
 
 
 
秦子陵 R.D.Robins
2006年8月18日傍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