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子陵
秦子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19,648
  • 关注人气:7,0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超女比的是唱歌还是砸钱?

(2006-06-27 09:15:21)
分类: 超级女声频道
[子陵] 超女,选手拼的是歌声?还是家底?
 
    ……来信的是个母亲,为了女儿的选秀拉票,已经花了15万人民币,倾全家所有,已经没有退路了……
 
超女比的是唱歌还是砸钱?
                             郝菲尔:难忍伤心泪,背后有“黑幕”?
 
    知道郝菲尔离去以后,媒体记者们必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心直口快、能爆猛料的好人物,果然看到了《金华晚报》记者蹲点火锅店搞来的新闻(详见本文附录内容)。在6月23日晚杭州决赛前一天,就爆出“郝菲尔炮轰天娱不合理条约”的消息,当时子陵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说的是大致是“既来之,则安之”的意思,看了《金华晚报》的采访报道以后,子陵打算收回前面这篇文章中的观点。
 
    子陵写了很多关于超女的文字,每一篇都尽量说唱歌本身的内容,除了因为子陵本身以唱歌为终生爱好之外,在我比较单纯的想法里——超女再怎么有水分,也是一个唱歌比赛吧;晋级选手唱得再怎么烂,也有其可取之处吧。何况这毕竟是个投票的“民意”选秀,老百姓又不都是专业的,选出来的偶有不符合演唱原则我也认为是合情合理,甚至去帮这种现象找理由。
 
    厉娜是我十分喜欢的一个选手,可能因为自身对中性美的欣赏,但她唱歌的确比起长沙其余二强来,显得没什么说服力,我姑且认为这是中性美带来的超人气。
 
    到了杭州的Reborn,就有点离谱了,因为她们论组合,不但没有出采的和声,连齐声唱都唱不整齐;论单个,很少听过唱歌能唱到声音这么抖的。香港乐坛的超人气组合Twins唱功一直被人所诟病,但据我听到的,比之Reborn之差,却如小巫见大巫。
 
    我还是找些理由来诠释,她们说进步就进步吧——事实上海选到杭州区决赛,我听不出Reborn有多少显著的进步,就连巫启贤和宋柯也选择一“骂”到底——还有那两张漂亮的脸,那只是穿件低胸背心就被好事者截了图来炒了半个多月“走光”的曼妙身材。我告诉自己,这是一场秀而已,而“秀”是需要有美女的,老百姓看美女养眼,选了也不奇怪。
 
    可是,事实上Reborn杭州区决赛之前票数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恰好通过这个样子,我甚至因此预料她们会在5进3时候离开比赛,却没有想到最后一场票数急剧飙升,居然拿了总冠军。之前唐笑就被人传言是人为地利用一些机构在炒票,我想不通怎么炒就没当回事,这次又发生Reborn飙票事件,与长沙总决赛的张美娜、张亚飞那两场诡异的“飙票”联系起来,让人很难不心生疑惑。
 
    正如郝菲尔说的,她就是天娱的“定时炸弹”,总决之前已经爆料了这么多了,再比下去还不是更多?天娱可能也慌了,急匆匆地就赶她走了,还弄得其他四位选手在VCR里面几乎同声一气说“郝菲尔,你有时候就是太冲动”之类的话,让一干“铁塔”们看了忿忿不平。赶走了有什么好处?当然有好处。天娱如果留下郝菲尔,被爆了料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把人赶走了,郝菲尔的爆料就可以被说成是“淘汰了以后的积怨”,到时候天娱公司只要不表态,一切都OK了——手里有和约呢,慢慢跟你郝菲尔玩。
 
    郝菲尔说了什么猛料让《金华晚报》如获至宝?
 
    看了报道就知道,郝菲尔的言语中涉及到两个及其敏感的话题:
 
    其一,就是前文中提到的“飙票”悬疑。报道中提到,春晓曾经对郝菲尔票数低的状况感慨,说“郝菲尔,没往里砸钱啊!”真是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啊,春晓老师。郝菲尔说,这应该是指她没有拿钱去给投票公司,没有花大钱去拉票。注意,这个“投票公司”和前段时间网路上出现的“投票软件”有点“共鸣”,但是却完全不是一回事。投票软件也许只是个“恶搞”,但是“投票公司”已经成了一个盈利机构了。我们暂且当这个名词是郝菲尔自己的想象,但“砸钱”两个字,却具有相当的震撼力。想起前些时候,有个博友的博客里面说,博客“Acosta-极地阳光”中提到一个网友给Acosta写的信,说来信的是个母亲,为了女儿的选秀拉票,已经花了15万人民币,倾全家所有,已经没有退路了——“已经没有退路了
 
    超级女“声”,谁能够告诉我,这个所谓的平民选秀,选手们拼尽全力在比的,到底是唱歌还是“砸钱”?到底是“声音”还是“家底”??
 
    其二,是现场节目组接到的“小纸条”。报道说,10进7的时候,董玟莹看到了赛程安排的纸条,“顿时就没了底气”。那一场我有印象,背包mm董玟莹是被淘汰了,而且是票数“突然死亡法”。我曾经写过文字,提到董玟莹发挥并不是很好,所以那篇文章中比较感慨的是孙闻雍和张媛的离去。董玟莹那一场演唱网络歌曲甚至出现节奏不对、忘词的小谬误,我当时觉得可能是心理素质不过硬,淘汰了也就淘汰了。现在看到郝菲尔的爆料,才想起来,原来如此……试想,当一个斗志满满的选手即将参加比赛,却无意中看到裁决自己命运的一方手中拿着自己即将被淘汰的噩耗,这将是怎样的一个失望与打击?试问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又有几个人能够发挥得好呢?我错估了董玟莹。
 
    这正印证了去年已经开始流传的“比赛前一切就已经尘埃落定”的流言,是“舞美师”等虚拟人物费尽心机、出尽洋相也没有达到的目的,却被郝菲尔这样一个刚刚解脱的局中人一语道破。
 
    这些爆料到底是否真的?5进3当晚,我们都看到了,一个大大咧咧的西北女孩,连同居男友也如同聊家常一样介绍出来——她已经没有什么想要成名的欲望了;再看她的父亲,一个嘴角时刻保持微笑,目光无比快乐、祥和的民间吉他艺人,唱着民歌,这两张真诚的脸,我不知道如果他们也可以说谎,这个世上还会有哪个人在说真话。
 
    或者是媒体的恶意栽赃?到底是不是,应该很容易判断吧。下面就附上那则新闻报道,是真是假,关注超女的人们,擦亮眼睛。
 
    音乐梦想不容玷污,请还这些拥有梦想的女孩一个纯净的舞台。
 
子陵R.D.Robins
2006年6月27日晨
 
 
[附录]发于《金华晚报》第十一版的相关新闻

   “天娱眼中我是一枚定时炸弹”   郝菲尔自称止步五强有奥妙

超女比的是唱歌还是砸钱?

赛后,郝菲尔与“铁塔”吃火锅庆祝。

 

超女比的是唱歌还是砸钱?

↑郝菲尔与男友。

    本报讯 24日晚,超级女声杭州赛区决赛落幕的那一刻,百度贴吧及各大网站的各个论坛相继炸开了锅,很多“铁塔”为郝菲尔鸣不平。郝菲尔本人是怎么想的呢?
    笔者在赛后的“铁塔”聚会上对郝菲尔本人进行了采访。性格直爽的郝菲尔对笔者提出的问题有问必答。

    问:对这样的结果感觉意外吗?
    郝菲尔:不,一点也不,我作好心理准备的。我和朱雅琼PK,她太有实力了,原创一直唱到现在,我真的很佩服。况且我早就不想晋级了,要不是怕“铁塔”伤心,我早不想比了。但是她也被淘汰了,我真的很不平。
    问:为什么?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想法?
    郝菲尔:自由,我是一个喜欢追求简单、自由的歌者。你们不知道,在这3个星期里,我向“天娱”提了不下20次,我要退出,我要退出,可所有的工作人员对我说:“菲尔,你要听话。”每个人都是这句。我做人的原则是认定的事一定会去做,而不想做的事就是死也不做。大家或许也听说过,50进20晋级赛起,要想继续参加超女比赛就一定要跟天娱签8年合约,当时我为什么会想也没想就签了,就是因为天娱一直拿“铁塔”来压我,说什么我现在已经是公众人物了,要有社会责任感。你想8年啊!多么长的一段时间啊!
    问:是怕雪藏?
    郝菲尔:不怕,反正现在我下来了,之后的事和我就一点没关系了,“天娱”爱找我找我,不找我,我就依旧过回我以前的生活。该去酒吧唱歌就去唱歌,想去哪去哪,反正我也不指望什么。

    问:接着有什么打算?
    郝菲尔:想休息,想回家,“超女”对我而言,我已经完成了我答应的事,我没答应的事我是不会妥协的。
    问:怎么说是妥协呢?
    郝菲尔:你们还不知道吧,现在的我在天娱眼中就是一枚定时炸弹!所以我淘汰是实在正常不过的了,再不把我赶下去,我随时都会爆炸的。
    问:炸弹?不至于吧?
    郝菲尔:就是比赛的前一天,我对一些媒体实话实说,把我们与天娱之间的合约啊、安排啊什么的透露了出去,也许很多东西他们是不想让外界知道吧,就比方说合约不签就不许继续比赛。还有,春晓老师偷偷在我面前感叹:“郝菲尔,没往里砸钱啊!”
    问:比赛还有其他费用?
    郝菲尔:不是,我的理解是我没有去拉票,没有自己掏钱给投票公司,让其帮自己投票。还有应该就是没有去打通关系吧。
    问:你的意思是有黑幕?
    郝菲尔:没参加超女之前,我觉得是金子总会发光,比赛有水分也正常,但万万没想到是如此的商业化操纵。就三位评委来说,他们本身都很公正,但他们也有压力……
    问:你们事先知道自己的命运?
    郝菲尔:不是,开始我们都不知道的,就是有一次,10进7那场比赛,我们中的一位选手在广告时间里无意中看见一位工作人员手上的纸条,顿时就没了底气……
    问:是哪位选手看见的?
    郝菲尔:不能说,我和她是好姐妹。(在笔者的“软磨硬泡”下,郝菲尔终于透露是唱《背包》的那名选手)

    问:有什么想对“铁塔”说的吗?
    郝菲尔:有,我希望“铁塔”们不要再为我浪费钱了,什么短信复活,该谁谁去,和我已经没关系了。这样连自己选歌权利都没有的比赛,我不想继续了,我喜欢唱歌,唱自己喜欢的歌,不想为了这些商业化的东西而不唱自己,不做自己。
    问:比赛的歌曲是导演定的?
    郝菲尔:导演一会儿让我唱那英的歌,一会儿让我唱王菲的歌,一会又不许我唱英文歌。不管适不适合我唱,也不管我会不会唱。
    问:后悔参加比赛吗?
    郝菲尔:真的有,但都已经这样了,我也只能对想参加超级女声的姐妹们说,首先要有特色,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二是要听话,要没有脾气,性格上要没有棱角,绝对不能像我这样固执,太有性格。三是家里要有钱。
                               本报实习生 王 琤 文并摄

 
 
[附录2]
    关于文中提到的刊登在“Acosta-极地阳光”的信,我事先是在一位博友的页面上看到她提起的,有朋友留言询问,我就特别去“极地阳光”里面找了一下,帅哥在文字中所刊的信件内容是这样的:
 
亲爱的acosta:
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一名参加某个选秀节目的孩子的家长。为了给孩子短信投票造势。我已经花了15万。你知道。我在一个县城。这个数字对于我们全家来讲。过于庞大。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
……
 
子陵不敢擅自转载Acosta的原创评价内容,含信原文链接如下:
 
 
 
插播链接广告...

 

非常感谢您的光临!请您为子陵投票

超女比的是唱歌还是砸钱? 

 

[附录3]子陵关于2006超女的另外一些文字:

超女成都7进5:与黄健翔一同来救场,冷门将成主旋律?

 
更多内容,欢迎来访子陵的博客主页彼岸-天使禁猎区
 
我的原创长篇灵异小说(连载中)——彼岸(壹~叁部) (第肆部)
 
 
一点声明:未经子陵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原创文字部分,谢谢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