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890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蓝旗营的老人(二)

(2012-05-15 00:10:05)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随写

翟中和院士的寓所也在蓝旗营,与沈克琦先生前后楼。

而另一位常州老乡,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文史大家袁行霈老先生,则与翟中和同一幢楼同一单元。

 

在翟家客厅,我看见了启功题赠给他的一首诗:

            心光照处眼俱明,

            拾得花枝一两茎,

            造化无心人有言,

            写他春晚殿群英。

从落款上看,启功写这几句的时候已经85岁,但老先生的确厉害,寥寥几笔就妥帖交待清楚翟老的职业:生物学家。

而头一句“心光照处眼俱明”真是有意思:翟先生是我国生物电子显微学的重要开拓者之一。

 

和上一节对沈克琦教授的采访大同小异:省溧中的朱心红校长,“五一”节后将翟中和院士的联络方式交给我时,并不确定翟先生是否会接受我的采访。

事后证明朱校长多虑了。

“两处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不只是独属他白居易的感怀。

插补一句:去年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在文学老人屠岸和平里的家中聊了一上午。离别的时候,诗人忽然用常州方言吟起王维“君自故乡来”的思乡句,教人动容。

 

老人心里,故乡总在童年的那头。

时隔70多年,翟老仍然记得在溧阳乡下读书时的情形,“光着脚丫,油纸伞的伞柄就顶在肚子上,逆风走向离家6里的学堂。”

看我有些走神,老先生剥开一块糖果递过来,“吃糖、吃糖”。

其实我是试图在他的叙说中还原场景。

 

老先生的健康去年出现了一些状况,行动已稍有不便。

悉心照料他的,是夫人杨澄教授,卓有成就的细胞生物学家,做科研一直做到70岁。因为翟中和的病情,她把自己的实验室交给了年轻人。出生名门的她,声音清脆,言语干练,丝毫听不出来是位老太太。

蓝旗营草坪上,坐轮椅被人推着的大都是男士,几乎看不见女士。

杨澄说:除了工作,女士们回家还有大量家务杂活要干,“反而增加了锻炼机会,增强了体质。”

 

对翟老的采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按惯例下楼散步的时间到了。

家人第一次提示的时候,他装着没有听见。

老先生紧紧攥住我的手说,“我们继续,继续聊”。

手被他攥得微微有些生疼,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好像生怕我会趁机挣脱开。

 

过一会,杨澄又轻轻唤了声:“中和,先下楼转一会吧…”他眉头刷地扬起来,极生硬地一摆手:“不去!”

歇几秒,赌气似的再次提高声调客,“不去不去!今天不下去了!”

厅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老先生的脾气总算亲眼目睹了。我们过去所熟悉的翟中和院士,的确都和“脾气”有关:在“干细胞美容”事件中,他曾力抨用“科学”蒙蔽大众牟财的丑行!当有人热炒“人类生殖性克隆”时,翟又一次公开发声,反对违背人伦进行任何生殖性克隆研究!

立场一概鲜明不暧昧,言辞一概猛烈而不留余地。

 

脸上愠怒的红潮还未消去,老先生又指着满桌果盘招呼我,“这种巧克力好吃,不腻”、“再剥个香蕉”、“要不,我们聊聊音乐…”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那一刻,我似乎懂得老先生的用心良苦。

“这样吧翟老师,我陪你下去转转行不行?”我试图寻到更恰当的方式,我无权剥夺老人呼吸新鲜空气的时间。

“那就,边转边聊?我们继续聊?”老人家生生捏住我的手腕,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扶着老先生慢慢走到门口,他忽然在鞋柜边停下。保姆立刻会意地,取出一双擦得锃亮的黄色皮鞋替他换上。

然后下意识收拾一下袖口、领口,出门,下电梯。

即便在轮椅上,他也不愿有一丝邋遢马虎。

我忽然想起翟老弟子们的叙说,“翟先生做实验报告时,甚至对报告厅的灯光亮度、窗帘是否拉上的细节都很关注。”

 

而蓝旗营的老太太们,一旦发现自己的老伴稍有不修边幅,总有这样一句口头禅:“你看看人家翟院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