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890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雪花膏的味道

(2011-12-29 15:23:21)
标签:

杂谈

那天傍晚,他穿着便衣从常州下了这趟火车之后不久,沪宁线被切断整整一周。

刚从哈军工毕业,他将去某机密国防基地报到。由于得到最高层的特别关照,他即将去的单位,并没受到很猛烈的冲击。

他此次回乡,是奉组织之命探亲。他知道,一旦报到后,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见到年迈的老父亲。

 

他被火车站前的这幕吓呆了:

被垒成工事的麻袋上,被子弹狠狠敲出一个个洞眼。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时有人走上来询问口令。空气中弥漫着弹药爆开后的新鲜硝烟……“和小时候放爆竹之后的味道差不多。”

他很后悔没有穿军装,平白就少了许多安全感。

 

天际全然无色,不时有流弹拽着白光在黑沉沉的夜幕中划过。去往夏溪一带的班车已经停开。得在常州城里过一夜了,他准备第二天再想法子,实在不行,哪怕步行也得回家。

家乡屋前的香樟气息,早就哧溜溜窜到心肺里了。

 

他快步穿过新丰街附近的街巷,好不容易寻着一间简陋的旅社。

旅社里已经簇满了或许和他一样的歇息客,“对不起,客满了”,满头银发的老汉在柜台里头闷声说到。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心存侥幸地四下看看,即便是一张躺椅也行啊。可是,连柜台一角都打了一床地铺。

“小伙子,外头在武斗,枪林弹雨的太不安全了,跟我回家吧”,三十多岁的少妇,声音很轻很软,即将下班的旅社服务员。

他一直记得她有一口很白很整齐的牙。他嗫嚅着不晓得说什么好,脸却是唰地红到脖子。

 

开锁、推门,他跟在她后面进了她稍显局促的屋子。

他忘记了更多的陈设,只有一张床。黑夜里,雪花膏之类的味道在鼻子面前飘来飘去。

许多年过去,他始终想不起来自己那一夜究竟是睡得很香还是根本没有睡着。

天亮了,他发现自己很安稳地倚在她怀里。

悄悄推门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叫醒她。

他记得那屋子应该是在河边,码头上隐约有清晨出来淘米洗菜或者汰衣服的身影。

 

他曾经以为是梦境。可是每个模糊不清的细节都提示他,确实有那个夜晚真实存在过。

“就算是梦,我也记得梦乡里的香。”

 

以后每次回常州,他都渴望能找到她,甚至不止一次拜托过常州的几任父母官。

一直到去年,在这位共和国副部长的办公室,他仍然让我寻找这位女子。

“雪花膏的味道是肯定有的,我鼻子很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