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途辙志异

(2010-11-08 11:06:22)
标签:

恩施

罗云乡

舞阳河

旅游

分类: 随想随写

 

途辙志异

                                       1

 

秋水还是秋水,落霞却已酣眠在赣江。

没有孤鹜,有几个故人。

华灯神气、雄雄赳赳的滕王楼阁旁,陶博吾的字蜷在角落里,满脸满心的冷暖自知,满纸柴火气息:“写字写画,自欺自慰;有柴有米,何虑何求。”

到得之前,我们是经过了彭泽的。

闯入一条专为某大型核电而建但尚未开通的高速,以150迈的脚步从陶渊明身边落荒溜走。

他奏无弦琴,我羡无影风。

行走或驻足,但得个酣字可以。

 

                                  

                                     2

 

途辙志异

 

江南晚秋的树叶,叫我在车轮下被碾成下一个春天的肥泥。

车窗外,烟雨润山色,我着薄衫云中客。

呵呵,风雨骤,忽然就寒冷起来。就把车停下,卷缩在车里,看着山下的长溪发呆。

舟边鸥鸟自依人。这些流浪的途辄,真够奢侈的。

 

午后,黔地的一个大山里迷了路。

雨在山峦成了雾,有点惊慌,惊慌得忘记了饥饿。

终于拐到豁然开朗处:绝壁、飞鹤,渊深潭阔,细瀑积水面,鸳鸯自在。

 

山谷有人家,只独户,黄犬守园迎远客。

本只想讨口热水喝的,村姑怜心起,劈柴再起炊烟,刷锅洗灶,淘米切瓜,身手利索。

 

出门时还是秋衣薄褂,哪里晓得冬天说来就来。

冻得抖索,就往炉膛里边靠,那里暖和得紧。

火苗迎上脸来,红光一片。

无意中闯入的是个峡谷,蜿蜒盘出来以后,手机有了信号。

 

                                     3

 

 

时光早晚在天涯。

来到了赤水河边,河两岸弥漫酒香,黔北小镇醉在群山中。

借机在微醉的风中梳些记得不记得。

 

白天从镇远以后一直向西,然后偏北。

盘山路急转弯多,上下坡没有预见地逶迤成一条条长蛇。

一路雾蔼,忽薄忽重。

动不动就“此处几月几日死伤多少”的警示牌在吓唬人。

我却多了几分刺激,并不曾减速。

 

盘旋、越岭、穿过黑洞洞的隧道。

隧道动辄数公里,最长14公里。

黑暗中挟风过耳。

 

终于见着了舞阳河。

敛不住故国贵胄气象,稳稳当当辞了秋去。

风舟别蓬草,津浦水无意。只往前开……

 

三叉路口咯噔了一下:G75往重庆方向,G76往南宁方向。

把车停在斑马线上的缓冲区抽了一支烟。往去处去……

把硬币朝天抛去,落地即是命运。

 

呵呵,落地即是命运。嗯嗯嗯,心里不住点头的。

下一程去哪里,待定。

 

                                      4

 

实在不敢开了。狗屁公路,黑漆玛塔的。

后来知道是山间早已废弃的公路。白天开尚且歪扭摇摆,晚上恐惧顿生。

妈的,黑夜中发现自己其实是怕死的。

 

不管不顾地朝有灯的地方去。

因为我想的啊,看不见危险,说不定就真的没有危险了。

 

小县城里只有旅馆没有宾馆。

好不容易在一个很陡峭的山坡旁边找到现在这家可以上网的

在青藏线上走过,也没有遇到这么艰难的

 

有点怕的,公路拐弯处那么突兀,身边忽然伸出来的尖锐石块,就像走夜路时有人从背后闯出一只阴森森的手。

边上悬峭崖壁,不晓深浅。

即使你因为恐惧而想停车,都不确定是不是四个轮子全都安放在地上了。

 

往亮处去,就算一点点星光也好。

 

                                     5

途辙志异

 

恩施是被遗漏的地方。没有比心思更快捷的方法了。

八百里清江看过来,满眼的清澈平和叫我羞愧。

远远的石屏从天上竖立下来,笃定地安插在大地上。

 

朋友的包谷酒挡不住我车轮滚滚。

并不能确定将往的去除,是否真的就能攀那样的高。

不管了不管了。急转弯、上下坡、绕山转……没有拾阶而上,只管跃上葱茏管他娘的多少旋,天旋地转,发动机发烫。

 

待视线与石屏稍稍持平,原来千壑在脚底!

天爷,压在头顶。

身边朵朵云,轻又缓,陪我山坡弯弯绕。

 

天塌成坑,地陷成缝。

恩施大峡谷,分明是天地大博弈后残留的一盘棋局。

天边一团火,赤焰灼了眼。

群山披血袍,缄默,肃立,排柱列成行。

 

得佩服崖畔上的那些,红红黄黄的花儿枯荣自在的草儿。观棋不语真君子,把这场天地大战,安安静静看了多少年。

日出成霞,日落烧晖,石头黑了都能当柴烧。

 

峡谷的土家娃娃笑得甜。

每天12公里往返上学的路,急匆匆赶着回来,数星星看月亮,望一望背篓里的小妹妹。

哥哥叫招金,妹妹是招银。

 

我使坏教他抽烟。接过去点着了就飞奔:“爷爷,给你吃烟 ……”待娃娃到家,估计烟灰都已撒尽灭光。

立在石坡上看娃娃家,一个小小小小点。

炊烟袅袅,声声唤着娃娃归家路。

恩施,天地施恩。 

 

                                          6

 

途辙志异

顺着长江往下走,陆地上跟着三峡跑。

苞谷地、包头巾、长江被严实包裹在峡谷,何止三个峡,大小数不清。

江面起薄雾,前程模糊。前方有石柱,那就,在那里住宿吧。

 

车至丰都,断了路。

路人说,正在修路,边上绕行只要几分钟,便能返回正途。

绕,绕来绕去绕进深山。

上不得、下不得,越旋越高,天色愈暗。

干脆,天光彻底关闭,山道暗无天日。

 

黑暗做了屏障,心里没了底,反就生出硬闯的底气。

悬崖万丈,只是平铺的床。

终于看见生锈的路牌在车灯下温情脉脉,“罗云乡”。

罗云乡,云雾罗织的山乡。路边见客来,山民举家雀跃,眼神中流盼的,和我一样,“老天,终于看见活的了……”

 

杀下山来,鬼城丰都艳丽浮华,可比人间热闹真诚。

蒙头香梦,未见女鬼叩梦乡。此一觉,酣畅。

 

天明赶路,忽然想起,是日万圣节。我不信佛佛信缘,缘不信佛缘信我。

路不由人,人由路。

异也不易。

 


途辙志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