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华夫饼干

(2010-03-08 11:22:55)
标签:

饼干

方丈

华夫

上海

杂谈

    荷珍,名字土气得让我有些泄气。

    想当然以为来自上海的女人名字里即使没有“娜”字“莎”字,差不多也该占个“丽”或者“美”什么的。

    那时该有六岁。刚跟爹爹去过趟省城,回来咋咋呼比划给邻居拖鼻涕的说,南京长江大桥好长,比社头公社到指前公社还远。这是我走过最漫长的路,跟着拉练的军队屁股后面,看着兵们从田埂上过、水陆两栖坦克从河里过。

    社头公社不通公路,一条大河、几片帆船联系着外面的欣欣向荣。最让我们欢欣雀跃的,沿岸边追赶着洋龙鬼子的排灌泵船,看船屁股上犁飙出一浪浪翻滚的水花,还有水面上展翅对称的涌道。

    至于上海,遥远得像隔了几层星空。人造革挎包或其它商品上比比皆是拼搭成高楼模样的美术体“上海”两字,由此知道了这个城市并臆生出关于那里的多少画面。

    荷珍被生产队安排住在奶奶家,我觉得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上海一下子距离如此之近了。此前,找不到理由地认定女特务美女蛇太太姨太太这些字眼应该跟上海脱不了干系。

    “二大庚”解放前在上海做过警察,对于上海他显然是权威的但资讯极其有限。唯一没有忘记的是他说的一段顺口溜:“没得法,当警察,文明棍子腰里夹,大头皮鞋咔嚓嚓”。我总弄不清他究竟是在泣诉苦难身世还是在炫耀伪警署生活。

    还是回到介绍荷珍罢。这个上海女知青的父亲是“上海号”远洋轮船的政委,搭档的船长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冯品德,十届中央候补委员。她爸爸常跑外国码头,所以荷珍屋子里老有各式花样的洋铁皮罐从上海寄来。

    只有当荷珍捧着新寄来的洋铁皮罐,才会让我确信她真的来自上海。

    她每次都很郑重很神秘地把我叫进她的屋子,并不就轻易立即打开,充满了仪式意味:先把脸贴在铁皮上磨蹭好一阵,呆子一样看着铁皮罐,一看就是大半天。

    我就死不识相地盯着她手里看。我晓得罐子里的第一块滋味一定是我的,那是她给我的奖励:绰号叫“方丈”的年轻社员想跟她恋爱,我手里拿块大砖头死活不让方丈靠近奶奶家门框。

    后来朋友说,看来收买你很容易。其实跟收买无关好伐!“方丈”在我眼里就相当于癞蛤蟆。荷珍走路一幅笃笃定的神气,还有浅笑疯笑包括哭起来揩鼻涕的样子,我都喜欢。

   “方丈”拿乌金烂泥手枪和子弹壳做的哨子塞到我手里试图收买,虽然我心里喜欢这些甚于华夫饼干,但我还是把鼻涕一揩,不屑地把那些贿物狠狠砸回他裤裆。

    荷珍摸摸我头揪揪我鼻子开心地说,“小赤佬,懂清头”,连连说,连连揪啊掐的……奖赏就是铁皮罐子里的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华夫饼干。

    我把它掰成一小块一块的,用手指甲沾着舔,似乎不用舌头牙齿,一滑到嘴里,就立即和津液消融成一体……

    “好吃吗?还吃伐?”荷珍笑吟吟地看着我的吃相,铁皮罐子却不从怀里放下,“再想吃就跟荷珍阿姨讲啊”。

    我忽然就有了羞耻:前面寄来的那些罐子里,我曾熬不住地悄悄打开偷吃过好几次,并掰给邻居那些拖鼻涕的一起分享过。

    荷珍回上海前,很正式地送给我一罐华夫饼干我好长时间都没舍得打开后来却不见了踪影。

    荷珍自此以后再没遇见过,算算岁数,现在也该有60岁了。但是每次在超市柜台上看见华夫饼干,总会想起这个叫荷珍的上海知青。

    走路一幅笃笃定的神气,还有浅笑疯笑包括哭起来揩鼻涕的样子,都很好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世籍邗沟
后一篇:微博·微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世籍邗沟
    后一篇 >微博·微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