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籍邗沟

(2010-03-06 20:18:15)
标签:

扬州

祖母

情感

分类: 随想随写
   自晓得“骑鹤下扬州”的那“扬州”其实不是现在的“扬州”后,反而觉得心里搬走了一块石头。

    甚至李白烟花三月的去处究竟哪里,我也暗自希望不要跟我心里的扬州有什么搭界。就生怕那些柔糜包裹着的意味叫人消化不良。

    梦扬州,扬州是我想起祖母来最愿意往去的梦乡。很久以来,“扬州”是我某种心情的寄托和隐喻。

    我的扬州,是老祖母用文火慢慢炖就的清白肚肺汤,是一片片剔透的黑鱼剐片,是开洋淡菜五香八桂杂拌一锅烹煮出来的干丝……

    小脚老祖母是邗江人,上世纪三十年代和爷爷一起过江讨生活,一爿杂货铺子在社头小镇上一直开到公私合营。

    很小的时候祖母就告诉我邗江不是江。我后来知道,那是吴王夫差为了北上出江入淮挖的一条兵伐之河。

    脂粉地、销金窟,淮扬路上瓜州渡。在许多人眼里,南来北往扬州的,大都寻花问柳客。

    真他妈的冤煞。“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长萧声声扬州慢,声声是剑戈金击、马嘶血溅,声声是野火中废池乔木的呜咽……

    吴越之后此地被楚人叫作广陵。我固执认定“广陵散”里传递的英雄杀伐气息比烟花三月里的扬州,更接近这个城市本来的秉性。

    春江潮水连海平。历经杀戮,男人砍头女人充营,草木焚尽,几成荒芜城郭。广陵一曲却始终未散。

    烽火扬州路上尽是抗争,不屈、不买帐。真正识得扬州风骨的,莫过鲍照。

    你说得对,扬州十日,扬州人要没有骨头,清人也不会拿扬州开刀了。

    后来上海人以及上海那些猥琐促狭的近邻们,听见扬州话就莫名其妙地面目鄙夷,却喜极了花样生动的淮扬菜,包厨包佣也精挑“扬州帮”。我以为那是典型的小丑小人行径。

    没有扬州人的精致豢养,估计上海那鸟地方到现在还只是居着一群粗鄙的土狗罢了。

    曹丕就很服膺地于此地面对长江叹口长气说:“天所以限南北也!”

    不需似河南人那般费劲去挖他老子的墓来证实什么,扬州从容做着广陵大镇。

    很爽:老子和老子的老子,世籍邗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