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老同事的非正常死亡

(2009-06-20 17:08:02)
标签:

老同事

死亡

怀疑

情感

刚有消息传来,多年前的一个同事也是老大哥,勤快也踏实的一个基层官员,昨天在一棵树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算算也是快退休的人了,何事至于此,坊间传说不一。

我到山区工作的第一天,他在镇上做宣传干事兼些办公室的工作。

我的办公室、宿舍都是他张罗的。还记得他把我领到食堂,跟食堂的大师傅介绍我,说我还年轻让多加点油水。

后来,他有一部分工作内容归我“领导”,所以就更多了联系。有时候,他领我去他家里,让他太太H大姐调烹山上的野味给我解谗。

不久,她太太又在我分管的镇茶叶公司做财务工作。

93年春天,我跟她太太一起到常州办事。回去时,我本来坐在副驾驶座。开了一段,我忽然觉得头晕,就想跟他太太换座位,换到后面躺下来睡觉。起先她死活不肯,说人家看见了会笑话:乡下坐车的习惯,坐在前面的一定是干部。后来经不住我坚持就换了。

我躺下之前,把前面她的座椅也摇躺了下来,说“H大姐你也休息一会吧”

半路上,到了丹阳皇塘路段。司机打瞌睡,车撞上了路边的猪窝。急促的停顿中我被惊醒:满头的瓦砾、草灰。

更恐怖的是:搭建猪窝的毛柱杠,碗口粗,越过她的头顶和我横躺着的身体,穿破玻璃,硬生生戳进我座椅的后背。

H大姐那里已一点没了声息,我跟吓懵了的司机赶紧摇晃她身体。隔好一会,才看见H大姐头上全是血。瓦片或砖砸破了她两颗牙,很奇怪的,中间的门牙好好的,门牙左右的两颗牙,各被削掉一半,齐崭崭的。

H大姐替我挡了一次横祸。后来茅山一带比较有名的方士李某某帮我相命,说我命硬。

在我离开那条“道”以后,一直传来H大姐的爱人一路升迁捷报。

偶而见到,也没有得志后的跋扈,依旧是很热情地握手。虽然寒暄已经多了点程式化的意味,但我不怪他,做他们那行,终究还是有说不清楚但肯定是很确定的规矩。

他究竟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现在已经成了永远的“谜”。

但是我猜测:现在,H大姐和家人一定是最悲伤的。

有没有人暗存庆幸呢?我很怀疑。他“安息”了,大概有人也会“安心”了。

作为老同事,我真诚祈祷他安息,更希望他爱人保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