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双卿,绝日梦里弄弦歌……

(2009-05-17 13:09:16)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随写

毛定海教授忽发思卿婉文《我爱卿卿》,并嘱我应和。

毛老夫子聊发思卿狂,缘由竟起自那位文字曼妙的河南博友名唤“卿卿”。

此间“卿卿”,说的却是我家乡的清代女词人贺双卿。

一竿子插到迄近三百年的康熙时代。

“甚春魔,做一场春梦,春误双卿”。

期期艾艾的,我确定毛先生是被卿卿撞了一下腰  :) :)

 

他着迷的那阕《凤凰台·记吹萧》,倒也是我曾不着意便能记得大致。那是淡墨写在青竹叶上的: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朝。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死死,夜夜朝朝?”

双字二十余叠一气连络串起来,果真不见斧辟凿削。没有法子不心疼双卿的夜夜朝朝  没法子,只好“写写描描”。

 

我这个博客名:“板桥流水”,说起来也该着和双卿有瓜联的。取自段玉函书与贺双卿的那则《山花子》有句:

    “秋月香花存旧句,板桥流水换新题。总是不堪重见处,认柴扉”

段玉函,双卿的老粉丝。山凹清溪边与双卿得遇,自此便想法与之唱和。那时没有短信,差谴个童子,总磨破了嘴皮子外使小钱几串。

双卿一定是读出了信号:既是同情怜惜,但挑逗追求意味也显而易见。

双卿提笔回和,用粉写在玉簪花的叶子上:

    “世间难吐只幽情,泪珠咽尽还生。手拈残花,无言倚屏。

     镜里相看自惊,瘦亭亭。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双卿?

段玉函忽然后悔起来,疑惑自己的惹动春心是否恰当、是否残暴。

双卿生活的“绡山”,我的青春在那裁成四、五年的长长一截。

段玉函喜欢林深幽静处的书院。他可以定心地与那双卿雁字鱼书。不斟、不酌,只顾他的酣畅。

 

却有蝉很坚定地渴望遇着破旧的庙宇。没有禅音,焦灼的蝉儿在夜色里空也不空地喘急呼唤。

嘶鸣,哀也欣畅!灼热,筋搏脉张!解得白龟八卦里的性情密码,苦蝉,撕去紧束的翼,这对可怜的蝉啊,自得其乐。

最好是风如语、雨如丝……千年的红狐打开笑靥的门扉,烛影摇曳了双双心思。

赶什么鸟功名!京城,咱不去了。乡试咱也罢了。只抒在黑夜里的长卷上,遣倦抒意。

 

读双卿,怜她只作孤飞凤,绝日梦里弄弦歌。可是梦里梦外,她自有她自己的幸福。

扰不得,扰不得。菊花虽痛奈何霜?锦思花情,岂敢烟熏尽?

 

便是双卿的铠甲,也只在庄周造弄时,在压迫的折磨和愉悦中,蝉蜕。

如前夜,蘸微爽,蝶去自垂首。

“日长酸透软腰肢”后,心灵当静谧安详。

是的,太昊伏羲也该体谅一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