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敌台,敌台……

(2009-05-01 10:41:54)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随写

烧饼碎屑从嘴角掉落塞进键盘的隙缝,里面原先就安生了为数不少烟灰。

那时候,也是咬着半块烧饼,躲在被窝里偷听“敌台”。实在弄不清楚“米国”在哪里,“雷根”又是谁。

现在回忆起来,我一准是奔铁匣子里的背景音乐去冒这个险的。记得是二胡,撩得人心头紧一阵酸一阵的,不自觉地就浸在八辈子大怨大苦里。

敌台那边的人说普通话,字不正腔也不圆,跟咱们中央台的比,差远了。

但甜媚度比古巴红糖的味道强大多了,柔绵。

那样靡丽的声音,像蛇或者丝绸一般,在我脖子上绕来绕去,滑溜着索紧我的呼吸。果真是声音里的SM游戏?不会的,SM的概念那会只该是棵栽在月球上的葱。

那时候,没有“巴人”,也没有“村人”。小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但每张面孔都不新鲜。除了在邮局门口的小摊上翻翻“大众电影”封面上的巩俐(错,是龚雪),再没其他的事。

所以一得空就屏气凝息搜索那些哧溜游进耳朵里的声息。正像在某个老宅的幽深处,发现了一条通往后院的夹弄,没法子不兴奋不已。

寄挂了莫名冲动却无处可去时,我深埋在个色的声音里获得属于自己的个人体验。以致根据语音来决定自己对别人好恶的恶俗,一直坚定地没改。

许多年以后,在台北街头我仍然试图在粗嘈的城市声响里觅那根天线。

长期以来,我傻比比地以为,该有长长的有好多节竹竿联起来的天线,才可以把声音捅那么远,送到我不通汽车的乡下。

肯定的,那种式样的声音成了我接近自由的方式。

有一天,贾樟柯的电影里少不了高音喇叭。他总是病态地要求他的音响师把他作品里的声音弄得“糙些、再糙些”。我靠,你天天大鱼大肉腻了,非叫人再嚼青菜叶。

1983年严打的时候,我最关心“收听敌台”在不在打击范围里。身边的给毙了好几个,我却安然。寂静了一阵以后,又开始拨弄我的旋纽。

过几年,台湾那边的声音渐消。90年代,我们自己这边的播音员也开始甜媚起来,分外妖娆。我以为敌台又活跃,还公然活跃。

也就公然听了。再后来,更靡丽。及至现在,敌我全无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