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绵软的黑洞,开放恣意

(2009-04-26 09:45:45)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随写

应该是绵软的黑洞,开放恣意。

周遭有光怪陆离的声音,我听出了友好和谐还有微笑,那些声音和微笑很熟悉。惟有不适的是他们的姿势,仿佛在尽力俯身围成一圈密不透风我只能在缝隙里获取一点空气。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知道,其实是被裹在白色被褥下安逸地躺了三天三夜。

那年我读高一将升高二。

当决定了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其实也想到许多。

但顾不上其他了,只对清清淡淡的庄严充满了饥渴。

早已有一枝银矢疾飞而去,心就钉缀在箭镞上。

内心告诫自己开弓没有回头箭。

但瞬间想象到祖母可能会产生的绝望和悲凉,还是生出怯弱。

其实真正令我恐惧的事情是,我怕自己成了伯有之魂魄。

不,准确地说,我还不如伯有,他最终还是有归属的。我却是个尚无子嗣的少年,甚至不确定是否会有善解鬼意的子产出现。

以致最后关头,我竟抱着玩耍的态度以舒解不安和紧张。我暗示自己必须证实和正视勇气的存在。

那时已经读了“行尽江南数千里”,以为岑参是有经验的,不过“枕上片时”工夫。

三个昼夜以后,我判断出:就算是梦,岑参的经验也并不靠谱。

诗人么,总归有点夸张。

一直觉得那些宣扬自杀的人自己却活了很久很荒谬。比如叔本华,生命从18世纪延续到19世纪,那时能存活72年算是奇迹。

后来知晓,他也是不得已,强不过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生死同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生死同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