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平安夜,只管做良民

(2008-12-25 02:08:14)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随写

我必须把今天这个圣诞前夜的活动交待清楚。

下班时候,车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接到小F电话说要请我吃晚饭,在长江路和清潭路交叉口的红叶酒店。我说我不去了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小F笑笑,“你调常州已经这么长日子,头一次约你吃饭”,依旧是笑笑,“人,我已经都约好了,都是兄弟。你看着办吧”。

电话那头像是打了个惊叹号,掐断。掉转头往长江路开。

摇下车窗,看着满眼的陌生,忽然生出一丝久违的熟悉。自己觉得好笑,我本就该适应小F那种语境的。

“红叶”院子里停满了车,小F的宝马邪里邪气横在口头。

服务员推开门,小F只淡淡一笑,很笃定地朝四坐扫视一圈:“多少年的老兄弟了,勿会薄我面子的”。这个我知道,面子是小F的命!

留给我的空位子就在小F边上,挨着我的是一直跟着他的兄弟小胖。小胖憨憨地碰碰我肩膀,细心地说,“外头衣裳脱落,当心感冒”。

对面是老P,在塔里木的戈壁滩上关了将近十年,“混到城里做新市民了?”眼神里坏坏笑着。小F轻轻搭过去话:“P骨头,记得送你去新疆辰光,你的常州户口,应该是被老派注销了的吧?”,老P没声响,扔过来一枝烟,朝我讪笑。

一群北方人,卷舌头讲话的,全不认识。

开席,斟酒。服务员给每人倒上大杯白酒。轮到我这里,我也笃定地朝小F看看。小F用下巴示意我看自己面前:我没酒杯,一杯白开水,冒着热气。

北方人疑惑地:“这位大哥,不……?”小F剥几粒花生米,很熟练地向嘴里扔,眼睛朝天,喉咙里嘀咕着:“你们不要烦,他胃不好”。北方人“哦哦”几声不再说什么。

席间开始敬酒,繁琐细节就不罗唣了。敬到小F的时候,北方人很礼貌地站起来,“老大……”,小F头一低,手摆摆:“等等,等等。麻烦你不要喊我‘老大’”,一米八几的北方人楞住了。

“‘老大’,‘老大’,听起来是够场面吧”,小F自顾咪口酒,“小兄弟砍了人,小兄弟砸人家场子,小兄弟吃屎卖屎(屎,毒品切口)……小兄弟做下所有事体,最后绑杀场、吃枪子的,总归是老大”。

小F两手一掸,花生屑屑飘飘洒洒,“看见这些屑屑拉拉的没?不做‘老大’,洒脱!”,站起来。仰头。满满一大杯白酒咕隆咕隆朝喉咙里倒下去。

记得小F在劳改队的时候,是“抗拒改造”的典型。敢跟管教对着干,也肯替忠厚老实的牢友出头。在里面,依然老大派头。社会上去看他的人也特别多,经常有朋友兄弟去送东西、送钞票。

小F告诉我和在座的,关在“二监”的时候,监狱长几句话点拨了他,是在全监犯人大会上公开讲的:“小F,你卵什么卵?!你以为你真是老大?有本事,你这个‘老大’就不会到我这里来!现在嘛,我,监狱长,就是老大!老子说叫你蹲小号就叫你蹲小号,说把你家里送来的菜甩了就甩了,你不服也得服!有本事,你出去以后比老子混得好,而且永远不被送到我这鬼地方来!”

出来这些年,做的是合法生意,“赚的钞票干净得不能再干净。我不做老大,我比做老大的时候,混得,还要好”。

“不过么”,小F明显有了醉意,舌头也跟北方人一样卷了起来,手搭在我肩上,“兄弟,为着兄弟你,我做回老大,也勿碍紧”。

我也笑笑。小胖赶紧过来扶他,“差龙,钱柜”。

于是我被要面子又不肯做老大的小F邀去了“钱柜”,还有那群北方人。

平安夜,进钱柜大门的时候,是几哩哇啦的管乐队。好玩的是:还没唱几只歌,北方人惊动了防暴队。

“大哥只管唱你们的,可劲儿唱!”,敬酒的一米八,还有那一群,包厢门口一闪,齐啸啸奔出去。风一样,疯了一样。

这般场景,果真久违了。我跟小F说,我老了。

“我是狗屁‘老大’,混则不好,弹不住了”,小F摇摇头,苦笑笑:“这班户头,瞎起劲”。

碰碰我的茶杯,“平安夜。我们只管做良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