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想要个花圈

(2008-11-05 22:13:12)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随写

不是生辰不是忌日偏偏想起这个人,我的老厂长。

他在大年夜的烟花爆竹里闭上眼睛,家人半夜把他从常州一院送往金坛的殡仪馆时,天上正是一场薄雪。

2005年的大年初一。没等给爹娘拜年,我就已行走在像盖了层白布的大地上去奔丧。

他爱人告诉我,他临终时“就想要个花圈”,想要一只有我们老工厂落款的花圈。

彼时,我们的老工厂,“金坛制药厂”,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一分为二:一半给了亚邦集团成了亚邦药业,另一半成了“太平洋印刷”旗下的“金远药业”。

在老厂长张开安时代,虽然只是家县级制药厂,但如今广告满天飞的“扬子江药业”,还有那风靡一时“白天吃白片、晚上吃黑片”,倒也经常派人来“取经”。

那会儿,我是这里的一名锅炉工。往里吸又朝外吐,一天三包烟,就在锅炉房里炼出来了。

老厂长对我好,为一桩小事:我要添一把螺丝起子,班长签字、设备科核准、厂长批准……手续繁琐得很。到张厂长那里去签字,老花镜看着单子,一边签一边问我,“小伙子,长大了有什么志向啊?”,一口盐城方言,也就顺口一问罢了。

我当时跑来跑去签字正在火头上,脱口就回:“志向不大,跟你一样,签字有效!”,惹得他抬起头来,“啊哟,看不出来么”,随手纸、笔一推:“春节到了,帮我拟个新年致辞”,噼里啪啦写了一阵,也往他跟前一推。

他看看纸,再看看我,稍一会:“下午就到政工科上班去”。

没多久,送我出去读书混文凭。过两年,我也到乡镇工作了。工厂挡不住地开始滑坡。

一次,我们偶然在理发店里遇到,他说起厂里发工资、买原料还缺口20万。心头一热,我就拍胸脯包揽:“我来”。回到镇上,我擅自在“权力”范围内借给老工厂20万。

也没经过集体讨论。财务善意提醒我:“准确说,你这是违纪,他们要是还不出来,你说不定还要吃官司”,虽然心里软档得很,嘴上却硬撑:“工农一家,互相帮助,犯个卵法”。实在舍不得对我那么厚道的工友,实在见不得老厂长急得脸上发了焦。

我离开乡镇时,老工厂虽然仍处在困境,还是一分不少还回来了。老厂长说,不能让我为他背黑锅。

就在企业爬坡有起色时,老厂长退休。他退休后不久,厂子被政府改制给私人。后来,又几经肢解。

从此,老厂长整天在换了招牌的老工厂门口转悠。有好几年时间,到处去寻原先挂在厂门口的木制厂牌下落。

但他只望见别家院子里的残影。

在有薄雪的那个大年初一,我提笔在花圈上落下款:金坛制药厂全体职工 敬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