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黑社会,有啥了不起

(2008-08-26 22:50:20)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随想随写

    朋友“天一生水”兄弟在我发了帖《疤痕不是黑社会》后说,他手上的累累疤痕就是为了进黑社会做入门阶的。不曾想被我一个标题就否定了。

    哈,哈哈,哈哈哈。天一真天真呵呵,你白破身了呵呵。连“文亨穿月”那么白白净净的书生人儿,也说要了解一下黑的社会。那么好,我今天就简单介绍一下我所了解的这个社会。

    那个社会很白领,那个社会不可怕。有疤痕只能是两个可能:一是出手不顺失手吃了亏,再就是为赶时髦绣个狼啊豹啊,不管绣什么兽都纯属装饰千万别当真。真正的狠角色都开始戴眼镜了(像天一老弟弟那样不要化妆的,脸上没有血色是因为黑社会都在黑夜里活动只见月光不见阳光)。夏天都用长袖子遮住脖子胳膊和所有花色的。你们一定以为我是瞎猜乱蒙,但是道上有兄弟知道我说话是正确的。

    小F请我去同济立交下面的KTV玩。没多久就看见血腥场面。我腿有点抖。小F让我不要惊慌张,他照样老三老四地坐在罗圈椅子上,晃荡他细细长长的腿,把爆米花往嘴里扔。我总觉得他其实不喜欢吃爆米花,他在为每粒爆米花寻找入口。血已经溅在小F的花T恤上了,他用脚一下踢过去。嘴里轻轻一哼:会砍会铡伐?

    那个样子像极了督工的。打着砍着两边的人不晓得怎么又混在一起喝啤酒了。小F嘴里骂一句:垃圾。

    刚才还砍啊杀的那两边,都同时过来敬酒,小F指指我:兄弟。酒杯就齐刷刷奔我来了。场面有点像油麻地我有点惶恐。傻比比地想欠身打招呼,小F脚在下面轻轻一勾,不仅让我站不起来,腰板也立时挺了许多。“我吃官司的辰光,兄弟照应过的”。听他这么说,我很迷茫也很惭愧。没有啊,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早就出来了啊。哪怕事实上我那时候是可以照顾到他的,但是他在里面的时候,我确确实实不认识他的啊。“懂伐?这叫‘敲配丝’(切口),就是配合的意思”。哦,我明白了,原来这个黑社会也跟白社会红社会一样,作兴配合着说假话轧台型的。

    忘记交代,我认识小F是因为老六。这才算我真兄弟,有正当职业的。他们是在竹矿的战友。我认识老六又因为小陈,我的原同事,原来在竹矿做管教的。再加上我曾经在附近薛埠镇工作过,跟当时的黄矿长、邱政委还有后来的小魏政委,包括驻东岗那个武警中队的中队长小丁现在清潭派出所的丁警官,还有目前仍在矿上做领导的小孔等一大批管教干部都混得好。不信你随便问问老竹矿的人,他们一定都认识我,包括原来在矿部办公室现在女犯大队做教导员的那美女。

    跟这些劳改干警成为朋友最大的好处,可以帮朋友甚至是朋友的朋友,去看个人送点烟啊什么的小小犯规大家就睁眼闭眼算了。可是这让我结了不少人缘。他们一出来就把这个当大事把这份情看得特别重。你如果有人关在里面或者你自己不幸,我可以去试试照应但是不要让我犯法,比如炸监、越狱什么的事动都动不得你想都不要去想。但是至少可以保证在你刚进去的时候,不会按惯例享受牢头狱霸把你当雏儿一样,用很不文明的方法“侍侯”你学监规,这个我绝对保证。我自己冒充“新学员”在里面试过一个白天和黑夜。你想试也可以跟我说一声。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心里认可了老六和他们的弟兄。就觉得他们除了适当的“配丝”,比其他那些“社会”的人真实也更义气。有个兄弟半夜给我打电话说是在医院。我跑过去就问一句话,输还是赢的?输了我就拔脚走人,赢了我就自己掏钱为他包扎。他鼻孔里哼一声我就判断出赢了。其实我当时真希望他输了。就这一下子他就一直说我爽气。他说我要他手指头他不会皱眉毛我没有试过。但是前几年打了许多架他都说是为我出气,我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气要他多事。

    还有一次,我在开在地下室的“有名堂”喝茶,遇到美女小董就顺便坐下来聊聊。旁边的小光头不看我只看美女,看就看罢,眼睛里那邪态看得我不舒服。忍了至少3秒以上,够仁至义尽了。实在忍不住就很文雅跑过去,巴掌在光头脸上不文雅啪地一记。光头心疼他的新西装,这给我赢得了时间。在他脱衣服准备跟我打架的时候,边上冲过来一群人,噼里啪啦对着光头一阵死敲。不知道怎么地,其中有碎玻璃混进光头的头皮。那些人我真的不认识,但是我以后了解了,都是老六的徒弟,他们知道我是老六的朋友。

    光头后来跟我怎么交成朋友又怎么疏远的,以后再交代。反正是,美女小董每次看见我都怯怯的,不仅不领我救美的情,好几年了,远远就躲我连声谢谢都没有。

还有雪松,也很意气。现在连云港做化工厂,早就不冲冲杀杀了。因为我给过他一回“面子”,现在每次回来都要请我吃饭。这个社会分化得很厉害,大部分都从良了,除了吃屎的。吃屎不懂吧?也是切口,是吸粉的意思就是吸毒。真正那个社会的人特别鄙视吃屎的。为了表示同感,从本周开始我每周减烟两根。

    最搞笑是在夏天夜宵摊子上吃凉面。有戴金项链的赤了膊有意让我看他胸毛还有刺青。他直接拿了啤酒点了菜坐我边上,自己跟老板说:戴眼镜的买单。我笑笑,没有一点拒绝或反抗的意思。问我:认得我么?我摇头。再问:你为什么不反抗?认得某某?晓得他是我师傅?

本来不想跟他烦,听他说起他师傅,我就玩兴上来了。告诉他:我不认得你师傅,你师傅认得我。“哦?,你叫什么?”,我笑笑:你打电话把你师傅,告诉他我手机尾号是1177就可以了(我原来手机号,晓得的朋友一定知道我没有胡说)。他就真打电话。那厢电话里听说我尾号。很快就开了桑塔那两千过来。(那几年,两千正卖得火)。金项链被扯得一塌糊涂、刺青变得更紫更青……我就晓得他不是竹矿毕业的,一问果真是社渚出来的。从此他老远看见我就打招呼,香烟递到我手上不算,还凑上来点火。他早年在档里放水死切死涨,现在在医院门口卖花卖营养品成了守法良民。

    老六、小F、还有等等等等,为什么愿意跟我相处,中间还有许多故事。以后再写。结识那社会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一个人走夜路不害怕,很满足了也足够奢侈。

    朋友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开始写“小说”了。连厚道的朋友“青竹”也感觉我在写“小说”。这些文字我发誓不是“小说”。但我有“生活”大把大把。

    我可以把我的“生活”说出来,供给你们会写小说的去写。不收费的,只是不要学那美女小董,连声谢谢都不肯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墓色无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墓色无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