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890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疤痕不是黑社会

(2008-08-26 18:28:02)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随写

    就像贾樟柯《三峡好人》中的那个外星人。在确信我眼睛里射出不敬不屈甚至含着侵犯意图之后,他迅速从讲桌后面跳将出来——他仿佛已经先天具备了可以惩罚我的理由和力量。起先我也没有意识到一双大手扇过来可能带给我的危险,持续着自己眼神中的挑衅。但是他手里确实手里捏着东西,还没有等我会意过来那东西的质地和形状以及可能给我的打击力,头上已经重重挨了一记。

    情况比我想象的要糟糕得多,血就热的冷的不明不白地从头顶顺着颈脖一路黏糊。我忽然就憎恨起自己来,竟然就相信了他的鬼话,他多次说过要把他三个女儿中的一个嫁给我做老婆。我一直以为可以凭借这一点可以避开一些危险。后来我得出结论那是他为了麻痹我的神经混淆我的判断软化我的意志,就为了今天这狠命一击。

    我心中感到无限孤独是因为班上所有的同学都大气不敢喘,虽然最漂亮的女生丽佳拿来了她的花手帕帮我擦血但被我拒绝了。最疼的时候我看见她眼睛里助纣为虐她向我射出仇恨的光芒,但是事后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诚恳向我解释说那眼光是做给他看的。

    其实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程达保对我下这么狠的手其实他自己老了以后也后悔了。在后来几年我还没有完成笜壮成长出起色的时候,他就用带忏悔意味的笑只喊我名字后两个字还不带姓以表示亲近。他知道他并不了解事情的真实面貌甚至全部过程。他总见我不听他讲课只看窗外的鸟叫,以为我换了方式和其他同学一样鄙视他的牙齿漏风。

    其实我喜欢他牙齿漏风的语调比其他老师多了风情无数的音节。可是他不这样看他只认为我喜欢挑战他的权威和尊严。他确实是明明只需要一只钢笔中山装口袋上插满三枝,我偷偷翻过他口袋,知道除了批作业的红笔其他那两枝里永远不灌墨水。要命的是我泄露这个秘密,虽然不是我直接说的。我公开在班上向他借笔用。他说学生不可以用红的,我说那就蓝黑墨水两枝中任何一枝。我无耻地要挟只是为了在丽佳她们面前出风头,仗着他多次说过要把他三个女儿中的一个嫁给我做老婆。

    木制的三角尺制造出红墨水一般的血后我也叫它粉身碎骨了。我怀着义愤折断了尺,死劲朝他眼睛刺去。他惊猝中去挡眼睛没有顾及下面,我一定不是有意的,他在我的攻击后比我头上躺血更痛苦地弯下身。因为我确信我必须自卫。可是后来我判断从此更仇恨我的是我的师母。及至他去世的时候我去吊唁,她按惯例哭丧时我都可以听出来她在指桑骂槐。我羞愧得没有勇气面对他和她三个女儿中的任何一个。

    等我长大以后,我就没想过跟丽佳搭讪。当然最主要是她也不敢理睬我了,作为国营理发店的师傅,她在为我理发时发现了我头上的疤痕就以为我是黑社会。其实除了天生的皮肤黑,我心即便是灰的也没有她想象得那么黑。

    她肯定忘记了那是我们10岁课堂里留下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