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吐”和“阿衣古丽”

(2008-07-12 18:43:07)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随写

名字太长,怕麻烦,我一般就叫他老吐,是从新疆喀什到江南来挂职的。

第一面没什么好印象,口气跟他肚子一样大:“我们喀什地区16万平方公里,比你们江苏省还大三分之一”。他是地区国土局长,一上来就死磕国土面积。

更气人的事在后头:“我们喀什女人,就算再冷的天,挨上她的皮肤就像搂着一团火。哪像你们这里的女子”,鼻孔里竟然鄙夷地“哼”出声音来。

“我操你妈的蛋,这不行那不好,你来我们这里混什么混你?!”

看我真动气了,老吐嬉皮笑脸从柜子上拿出黑呼呼的一罐,拧开盖。用勺子舀一点,硬朝我我嘴边塞。

“什么狗屎东西?不吃”,“好吃得很,蜂蜜加葡萄调的糊糊,壮阳”,见我不吃,他自顾吞下两调羹。美孜孜的样子,先是摇头晃脑,后来干脆扭起肥大的屁股在办公室里舞起来了。

老吐家是喀什民族宗教界最有影响的家族。他爷爷和父亲都是阿訇。

整天就跟我吹他那里的“阿帕毫嘉”(香妃)、“撒曼儿”舞。说到“撒曼儿”舞,他突然来了兴致,“看过《冰山上的来客》?就是阿米尔还有古兰丹姆跳的那种”,说着话就又神经兮兮地扭起来了。

“我教你一句维吾尔方言吧”。叽里咕噜大半天,终于学会了点模样。看我学得有点像,他眼珠子一转,又想起什么鬼点子。端起电话,就给喀什那头打个电话,话筒里叽里咕噜一通,然后让我接电话,“其他什么都别说,就说我刚才教你的那一句”,他悄悄叮嘱我。

“闷死你,亚克西古代漫丝(音)”,我也就照片实说了。电话那头先是一声不吭,再就听得不大熟练的汉语,慢吞吞地:“你好,我是阿衣古丽,谢谢你”,声音里,能感觉到她脸上有红晕朵朵。

我纳闷地朝老吐看看,他把电话搁断,坏坏一笑。

过了两三个月,天冷了。老吐给我拿来一件羊皮子马甲,绣着很好看的红花黄。老吐说,是那位叫“阿衣古丽”的MM寄来捎给我的。“怎么回事?”我问他,他还是坏笑,一直不说。

2000年底的时候,老吐回喀什了。走的时候,他送了张碟子给我,《我们新疆好地方》,全是新疆歌舞说:这里面有“阿衣古丽”。

一晃8年了。老吐现在疏附县做县长,我们偶尔也通个电话,都是请他接待我介绍去玩的朋友。每拨朋友回来都说:你那朋友真够朋友。

但是,我至今不知道老吐教我的那句维族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在电话里也再没提起过“阿衣古丽”。

曾经问过街上烤羊肉的新疆小伙子,得到的也是坏笑:“哈,哈哈,你这句话可不能跟女人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扎如寺的香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扎如寺的香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