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线象”里的真性情

(2007-12-19 00:09:33)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随想随写
    读村人兄评吴炜栋书法一文,发现他再而三地推崇“真性情”一词,细揣,极有道理。

    历代流传至今、被习书者奉为圭皋的若干法书名迹,其实最初也都是有实际用途的书写:便条、文章、留言、评论……至于后来成为鉴赏瑰宝,我理解是,是这些非理性的创作意识所生化出的美,教那些刀削斧刻、仪态矫揉的“艺术品”们相形见绌了。

    所以,书法的持久美,便只该在“真性情”中蕴积了。

    当然,审美的情趣和标准也会因时代而各异。就好比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的王羲之,就有敢对其不屑的:唐张怀灌认为王右军“有女郎才,无丈夫气”。

    这不奇怪:晋推平和风度,唐崇阳武之气。风气不一罢。何况,“有女郎才”的艳丽弥漫,其审美价值未必就输于“砺猛虎爪牙”般的雄强之势。

    阳刚啊、阴柔啊,只要都是“真性情”,就值当珍赏。

    “真性情”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事实是:朴拙率真的仪态总是更能击败流利妍媚的做作而打动观者,凝重简练的线象比挥洒无余的恣肆勾连更夺人魂魄,随意的布局一定更叫人向往自然与和谐……

    不妨试举一例:《鸭头丸》:明万历年间,《鸭头丸》终于落在我行医的老乡王肯堂手中。喜不自禁的王先生获至宝后,癫癫然跋下“获宝经过”,并自得地下结论“王大令书米老以为远胜乃父,当为定论”,然后恭恭敬敬地在贴水处题下:“晋尚书令王献之鸭头丸帖”。

    显然,王肯堂的“定论”多少有些书生意气。

    但帖中两行15个字中,的确可以发现,至少在写这张便条时,小王行笔更快、流贯倾泻的气息更畅、非行非草连绵不钝,其理性的束缚比他爹少了许多。

    彼时书写的性情使然?我估计是。

    这样的真性情,是千般精学、万般摹取而不得的。

    晚明有许多越过唐宋而直取晋人的先锋大家,如王铎、黄道周等,磨砺功夫虽足,佳品也颇多耀眼。但我个人以为,就倾泻时的流畅气势而言,他们总也难达到小王那样的神气。真性情,摹取不得。

    真性情,看似留在纸上,其实更多流淌在血液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